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712 力有不逮

匠心 沙包 2684 2021-09-07 00:44

此时,平镇某处的某个宅子里,几个人正争执不下。

他们面前有两个投影,左边那幅投出来的是一张照片,正是许问刚刚拍下来的第二张,也就是河埠那张。

右边的则是许问刚刚提交而未获得回复的工艺“沉流积石”。

“在同一个地方找到两种不同的手艺?”一个花白络腮胡子的老人问。

他穿着唐装,虽然年纪已经大了,但仍看得出魁梧的身材。

“这也不奇怪,万物皆由技生,做什么东西不需要技术,不需要手艺?垒石和在水里垒石头本来就是不同的手艺,分别提交怎么了?”另一个跟他岁数差不多,身材比较瘦弱的老者说。他的脸上有些病态,但话语非常干脆利落。

“话是这样说……”络腮胡子挠了挠头,有点困惑,“但这样是不是有点钻空子?”

“确实有这样的空子,他能钻,那就让他们钻。问题在于……”旁边另一个身穿中山装,貌相非常严肃的老者凝视着前方道,“他这些手艺究竟是不是真的,为什么这几个名字,我们一个也没听说过?”

“这个沉流积石我没听过,但佛光雕肯定不是假的!”又一个头顶光光的方脸老人斩钉截铁地说。

说到佛光雕,在场的五名老者都沉吟了。

那个瘦弱老者正是姓高,是算房高族内受到正式传承的老师傅。他们算房建筑这次拿到的展场是石厅,一看到土地公的背景,就看出来这是石厅外面的水墙和石埠。

进驻石厅的时候,他们就里里外外全部都看了一遍,一来是想好好欣赏了解一下这幢名声响亮的古宅,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探古活动做准备。

这是入驻这十五幢古宅的每一家都在做的,他们会把所看到的技艺全部都登记下来,标以简介。这些会登记成册,作为这次活动的数据库,成为探古活动的技术支持。

所有参与者提交上来的技术,会先一步与数据库里的资料进行模糊比对,一致一样的直接通过,不同的也不会直接否决,而是会提交给由五人组成的顾问团进行再一次的人工评核。

这次探古活动不是没有门槛的,要参加必须要有一定的资格。

参加者要么自己有一个公司,那肯定得收集一定的技术;要么拥有某个传承,本身是有名有姓的;再不济,也要考过技工考试,拿到证书。

这样相当于把参与者先筛了一遍,不管是自家传承,还是从外面收集来的,所有参加探古活动的人手上肯定是有技术的,而这些技术,他们未必全部知道。

这次探古活动的一大目的,就是收集流落在民间的技术,做到各家的交互交流。

这当然也符合这些家族的需求。

所以,他们不会贸然放过任何一个陌生的技术,必定会就着它的简介好好研究一下。

佛光雕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引起他们的注意的。

这尊土地像的位置太偏僻,算房建筑调查的时候并没有留意到,但到了算房高这种层次,一件东西是好是坏,只要过了眼,没有看不出来的。

他们看见土地像的照片就知道了,这确实是好东西,好雕工,好技艺!

而相关的技艺简介一出来,他们就发现确实听说过,尤其是方家,他家直到今天也是庙匠,专门给寺庙做建筑、修复或者雕刻等等的。

佛光雕在他家不叫这个名字,而且失传了一大半,但确实有记录,还不少。

方家家传的典籍里,有专门一个章节对它进行描述,写了很多它的前因后果与种种相关。

这是一门实现心中虔诚信仰的技术。

是的,庙匠跟普通工匠有一点情况大不一样,他们非常需要信仰,通常认为只有笃信的虔诚才能雕刻出真正优秀、充满神性与灵性的作品。

他们中间的有一些人可以单靠信仰获得成功,但更多的会发现一件尴尬的事情:他们没办法用自己的手描绘出心中的想法――没那个技术。

于是有些人总结出一些技巧,怎样更好地体现心中的想法,渐渐形成了一整套方法,佛光雕应运而生。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佛光雕在他们内部引发了巨大的争论,惹出了一些事件,最后,这套方法也变得残缺不全,只留下了其中的一部分。但它的好处就是这样,它本来是一堆技巧的集合,留下一部分也能用,并且延用至今。

五人顾问团是轮换制的,由十五家中各派出一个大师傅,五人成团,轮流参与。

今天值守的五人里面,正好有方家的,名叫方守一,就是那个光头方脸,他看到许问提交上来的佛光雕简介时,又惊又喜,连看了三遍,毫不犹豫地给判了个通过。

他抱着那张土地公的照片看了半天,恨不得马上动身,去看看土地公的实物,也看看提交的那个人。

他还表示,如果这个人手上真的有全套的佛光雕技术,方家必将重金求/购。

方守一还在激动着,新的消息就传来了。

这个不知姓名、只有编号的人接着又提交了第二项、第三项技术,别人千辛万苦才能找到的东西,在他手里跟吃大白菜一样简单。

最关键的,还是他提交的技术本身。

佛光雕虽然残缺不全,但好歹是有记载,也有一部分内容的,可以对应得上。

犬牙错和沉流积石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犬牙错看照片上的形态以及对方提交的简介描述,可以理解,所以他们也给判了通过。

但沉流积石一方面是没有听说过,另一方面是水下的技术,照片上并不能呈现,这要怎么判断?

再接下来第四项、第五项技术接连出现,许问的主力支持者方守一都沉默了。

这,都没听说过啊!

而且这也提交得太快了吧?

他说的是真的吗?

还是半真半假胡诌的?

如果真的是胡诌的,他们给判了通过,回头被发现了是不是太丢人了一点?

但如果是真的,他们误以为被骗了判了不通过,那也很尴尬啊!

“能看一下这个人的信息吗?”算房高问道。

“抱歉,结果出来之前都不能。”工作人员依照规则说道。

所有人都犹豫了,也是这个时候,许问等了一会,没有等到结果,立刻就猜到了他们的想法。

“这个规则还是有一些漏洞。我们也并非无所不知,自有力有不逮之时。”算房高缓缓说道,旁边四名老者缓缓点头,无一人自傲自得、对此表示异议。

“先放一放。这人若真有本事,那后续肯定还有……”

算房高话音未落,“叮”的一声响,新的提交刷新出来了,所有人同时看向编号――

甲四十二号,还是刚才那个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