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40 贴心

匠心 沙包 2620 2021-09-07 00:44

“哇,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又不敢真的把他们弄死,只好淹到一半,半死不活地捞起来放着……我是不是太怂了?”

江望枫裹着条毯子在江岸边发着抖喝姜汤,一见到许问就眼睛一亮,连忙迎上来跟他小声叨咕。

许问看了一眼,肿/涨的眼眶让视野有点狭窄,但他还是能看见那两个和尚倒在旁边昏迷不醒,正是随手扔给江望枫的那两个。

“他们是穷凶极恶的歹徒,我们又不是。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保,这样很好。”他很自然地说道。并不是安慰江望枫,而是真的这么想的。

江望枫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露出一个笑容。

这一天一夜发生的事情,真的给了他极其巨大的冲击。

“嗯,我还是觉得这样才对。”他高兴地说,接着又关心起了许问的伤势,“你没事吧?看你的脸,肿得跟……”

“猪头一样?”许问随口说,觉得嘴角有点疼,抹了一把,手伸到眼前全是血。

“你怎么这么说自己!”江望枫明明自己也是这个意思,却埋怨起了许问。

江望枫一高兴起来就忘了很多事,但有人不会忘。

“许小兄弟。”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许问回头看见,行礼道,“武夫人好。”

武七娘并不奇怪许问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她从旁边婢女的手上接过一碗姜汤,亲自递给许问,道:“秋湖深寒,喝点热汤驱驱寒意。”

等许问接过之后,她郑重其事地行礼,道:“江望枫受人诱骗,把你引到静林寺连累了你,我代他向你道歉。江望枫!”

她一叫,江望枫就像兔子一样窜了过来,缩头缩脑地向许问说对不起。

许问愣了一下,摇头道:“敌暗我明,总不至于为敌人的阴谋负责。”

“不为敌人阴谋负责,不错。但要为自己的愚蠢负责。考试是自己的事情,关菩萨什么事?无事来求符,本就不该!”武七娘斩钉截铁。

“我错了……”江望枫羞愧地小声说。

“放心,你爹那些佛像,我回去就全给他砸了。”武七娘轻描淡写地表示。

“爹会疯的……”江望枫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完全没声了。

武七娘没再理他,从旁边婢女手上接过一个药箱,等许问喝完姜汤,要亲自给他敷药。

“稍等。”许问却并没有顺从,转头去看另一边。

武七娘迅速看出他的心思,开口道:“一起前来寻你的除了我们这边的人,还有孙大人和悦木轩齐老板。”

她简明扼要地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讲给他听。

许问听说可以不受门禁影响直接参加考试,就算早有预料,还是松了口气。

“林萝湖太大,飞鸟群遍及的范围也不小,我们分成了多支队伍分头行动。我这边先寻着了江望枫,他指路我们去找到了你们。孙大人他们还没有回来。”

武七娘说话的时候,左腾在旁边非常紧张地听着,但忌惮某些事情不敢多问。

武七娘看似注意力全部都在许问身上,其实对周围的一切动静都没有错过。她转向左腾,打量了他一下,又转向许问,认真地道:“你们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对我说,我会尽力帮忙。”

许问犹豫了一下,对左腾点点头。

左腾深吸一口气,终于开口,小声说:“事关我义父左谦,他之前跟这些和尚也是……”

他说话的时候,武七娘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表情,只是凝神细听。这明显让左腾放心了不少,说得越来越流利。

“原来如此。此事的确不便让让孙大人他们知道,但是放心,我会处理。”听完之后,武七娘点了点头。

她说得并不用力,甚至有些平淡,但话音刚落,左腾就松了口气。

许问留意到了,有些意外。

他之前收到的情报里只有天作阁的历史、传承与当前的简单情况。

他知道天作阁当代的直属传人是江望枫,也知道当代家主,也就是江望枫的父母是江月白和武七娘夫妇。

情报里没有写明,许问也理所当然地理解成为了家主是江月白。结果之前听江望枫他们说了他才知道,天作阁现在竟然是女户,也就是女主当家,江月白只是入赘进来的赘婿而已。

不过也难怪许问会误会。按理说江月白入赘,江望枫应该跟着武七娘姓武的,姓江本来就是很不常规的事情。

不过现在看起来,武七娘这个一级工坊的家主,绝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武七娘允诺完左腾,站起来走到另一边,叫了几个人细细吩咐,那几个人同时应声而去。

没过多久,一条小船靠岸,左腾眼睛一亮,迅速迎上前,结果目光马上黯淡了下去。

是徐林川被接回来了。

他本来就受了伤,又泡了大晚上水,现在胳膊肿得老高,不停地打着摆子,这时是被捕快连抱带拖横着拉上岸的。

许问过去看了一眼,摸了摸他的额头。

皮肤滚烫,发着高烧。情况不妙,这肯定是伤口发炎了。搞不好要糟啊……

“赶紧给他找修个大夫吧。”许问对武七娘说。

武七娘也摸了下徐林川的额头,点头喊人。

这时,附近突然传来喵的一声,许问迅速抬头。

捕快从船上捞出一只黑猫,球球挣扎了几下,从他手上跳下来,扑到了许问的身上。

“你的猫?太有灵性了,要不是它,我还发现不了这小子。他待的位置淹不着,但太隐蔽了。”捕快笑着对许问说。

徐林川掀了掀眼皮子,勉强看了球球一眼。他的唇边泛起一丝苦笑,接着眼睛一闭,彻底晕了过去。

许问有些惊讶,揉了把球球的皮毛,球球抬头看他,金色的眼睛与他相对。

徐林川一开始要对球球不利,跟他不算完全的同伴,但许问绝不愿意看见他死掉。

球球以德报怨,是体贴他的心情。

许问露出今天第一个笑容,贴着球球湿漉漉的鼻子蹭了蹭。

又过了一会儿,孙博然他们也回来了。

他们带回的是几具尸体,左腾下意识就要上前查看,被武七娘不动声色地阻止了。

果然,一共三具尸体,有圆通的,有另外两名会游泳的和尚的,就是没有左谦的。

显然左谦干掉他们之后,在官兵来之前就离开了。要不是武七娘及时阻止,左腾就把他暴露了。

孙博然看见许问,先是面露喜色,接着脸色又是一沉。

他上下打量着他,直截了当地问道:“你这个样子,还想参加考试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