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76 决定

匠心 沙包 2664 2021-09-07 00:44

上次阎箕提议让许问去竞争“那件大事”的主官。

当时他并没有说那件大事是什么,现在这封信里写明了。

三年后,西方某国使节将要到大周来面圣,这是第一次有如此之西的国家来此,朝廷对此非常重视。

为了彰显大国声威,迎接外来使节,大周皇帝决定在对方进入大周之初,给对方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那就是在河西走廊的这一端建立一座新的行宫,留给使节落脚,同时体会大周的煌煌国威。

为了迎接一人建立一座行宫,还是在西漠这种地方。

无疑这是一种非常奢侈浪费的行为,但在这个时代却很正常,满朝文武也没有反对,于是就这样决定了。

三年时间看似很充裕,但对于建立一个完整的行宫来说其实是很紧张的。

更别提这座行宫究竟要建在哪里,现在还没有正式确定呢。

为了此事,这次派来西漠的服役工匠与往年不太一样,经过了特别的挑选,不乏实力强劲、擅于统筹规划的人选。

他们当然拥有合适的资格,拥有选择建宫地点的权力――虽然最后择定的地点还需要进一步裁定。

除此之外,这位主官一经担任,还将负责整个西漠服役工匠的统筹与管理之职,相应的物资、材料、钱粮全部都由他一手统管,只接受相应人员的监督。

这就是阎箕之前所说的“事关千万两白银、十余万役夫”了。

一座集西漠全力建造的行宫,的确应有这样的手笔!

当然,除了权力,这件事关乎的还有沉甸甸的责任。

这个时代,权力交给你了,你干不好的话,可是会杀头的。

这封函令是交给阎箕的,上面还有工部和内物阁的双重印章。

许问手执函令,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内物阁精挑细选这么多人,组成一支队伍来西漠,对这件事不可说不重视。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么多人,不算隐姓埋名的许问的话,中间只有一个江望枫通过了徒工三试,算是符合主官甄选的资格。

江望枫浪漫可爱,性格很好,但很明显不是做主官的材料,内物阁如果一开始就是挑选的他的话,有点不太合理。

但许问的出现是意外情况,内物阁总不会把他这种意外情况纳入考虑吧……

内物阁派了队伍过来,就不可能放弃竞争主官。更别提正如阎箕所说,他们这支队伍,必然要拧成一股绳才能发挥出最大力量,换了主官,打得四零八落,就没这个效果了!

时间正在快速流逝,许问陷入纠结。

就算不管这些事情,阎箕现在很明显是想推他上位的。

但一方面,主官这个位置代表的不仅是巨大的权力,还有巨大的责任。

他真的有本事肩负起这么大的重任吗?

函令后面还附了一张申请的表格,表格上留出空格,要填出建城的核心队伍与预定地点。

到时候,主官竞争的相关环节,将与申请的内容联系起来。

显然,这就是阎箕交给他的处理办法。

只要他指定他手下的核心队伍是南粤将要接受惩处的这支,他就暂时获得了对它的处置权,可以改变他们的命运。

如果他赢得竞争,之后在正式建城的时候统管的是所有西漠工匠,可以对核心队伍进行调整。

但前期竞争的时候,他配合使用的队伍只能是他指定这支,不能更换。

行宫是大型建筑,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在建立过程中需要有大量统筹与协调的工作。

月龄队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双方已经很有默契了,这支南粤的队伍素昧平生,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他还不了解呢。

即使他真的要去竞争,带着月龄队也比带着这样一支队伍胜算更大!

而以他现在一路上所做的事情、与阎箕等人达成的默契,他即使不参与竞争,前途未来也非常可期。

而如果他带着月龄队竞争赢了,背负上了那个重任的话,更会所向披靡,掌握巨大的财力与权力,获得极为难得的挑战自己能力的机会。

而且排除一切因素,还有他之前拒绝阎箕的原因。

他要去竞争,只能暴露自己“许问”的身份。

这事关连天青的行踪,未得对方的许可,他不能这样做。

现在只要他停留在这里,等着时间过去,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事实上,这件事本来也跟他没什么关系,就算他什么也不做,也不会有人说他一句什么。再说得清楚一点,他来这个世界是为了学东西,他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那群南粤工匠的死活跟他有什么关系?

一瞬间,许问的脑海中掠过无数个念头,仿佛潮水涌上,又渐次褪去。

他握紧那封信函,转身向秋月明问道:“有笔吗?”

“有!”秋月明连忙回答,从旁边拿了一支,递到他的手上。

“外面那支队伍,你知道他们的编号吗?”许问问道。

“南粤六队。”秋月明表情有些古怪,但还是很快回答了。答得很快,没有去查,仿佛早有准备。

许问落笔很快,迅速在预备队伍那里填上了南粤六队的名字。

后面是行宫预备建筑的地点,许问笔尖微顿,再次落了下去。

逢春城!

一边秋月明看得清楚,目光微微缩了一下,看了许问一眼,脸上露出了佩服的表情。

许问选了最难,但也能帮助最多的人的一条道路!

许问迅速填写完毕,署上了自己的名字。

许问。

本名。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按要求按上指印,把笔还给了秋月明。

他向外走去。

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没什么可后悔的了。

唯一对不住的就是师父,但相比之下,还是人命更重要一点。

到时候见了面,再向师父负荆请罪吧。

在此之前尽量不跟他们联系,应该不至于泄露他的行踪。

许问心里带着一些淡淡的惆怅,走出了联合公所的大门。

“你果然在这里。”刚一出门,一个声音带着笑传来,很有特质的声音,许问瞬间就听出来是谁了。

“吴大师!”他诧异地抬头。

“你赶时间是吧,边走边说。”吴可铭笑吟吟地走过来,跟着他一起往外走,脚程很快,显然也知道他要去做什么。

“您怎么在这里?”许问真的非常惊讶。

“先不说这个,你是不是应该向我道个歉啊?”吴可铭笑着看他,问道,“为了保你师父,险些把我一杆子支到江南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