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27 大了

匠心 沙包 3442 2021-09-07 00:44

许问和郭安认识只有一天――也许还不到,彼此之间就有了一种奇特的默契。

大家没有说,但都心知肚明。

这是作为顶级工匠的认可与默契。

最重视什么、最在意什么,对事物有着怎样的价值与判断……在这方面,他们根本不需要多余的言语,自然而然就能知道。

可能也是因为这份默契,许问摆明了来历不明,郭安也一丝多问的意思都没有。

这天晚上,许问和左腾就睡在这里。

郭安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山洞,许问两人拣了些草,给自己随便搭了个铺,将就着睡了。

第二天,左腾跟许问交流几句,戴上面具,出了山洞就走了,许问则戴着一个陶土面具,跟着郭安一起回到了梧桐林中。

出门的时候,有光村村民都已经不见了。

那尊陶像再次被拆开,零散着摆在山洞跟前的空地上,吸收阳光。

这样子,一点也想不到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作品,以及昨天晚上它有多美。

郭安难得跟许问多说了两句话,对于那棵梧桐树,他是怎么规划的。

他有了一个想法,想做个木像。

当然不会跟那个陶像一模一样,那只是刺激了他的灵感,他另外有自己的打算。先不跟许问说,等做出来许问就知道了。

他一边说,一边做着常规的工作,削着木片。边说边说,一点也不会妨碍他。

许问没有帮忙,只是盯着他动作,突然抬头问道:“你是自己到这里来,然后被那座雕像吸引了不走的吗?”

郭安声音一顿,脸上淡淡的微笑也敛了起来。他答道:“不是。”

“那你为什么要留下来,你……”许问话没说完,突然看向一边,然后起身,藏到了另一棵梧桐树后面。

片刻后,山道上走来一个人,戴着木头面具,身形跟昨天那个一模一样。

他走到这里,狐疑地看了一下四周,问郭安道:“你在跟人说话?”

“没有。”郭安矢口否认,直接问他,“有什么事?”

面具人又打量了一下四周,许问放缓呼吸,他什么也没有发现。

不过他也没有在意,举起手里的东西,递到郭安面前,道:“你新产的木片不行,后面注意一下。”

郭安一愣,停下手中的工作,眯着眼睛看他:“哪里不行了?”

“尺寸大了一点,晾干以后装不进盒子了。不是什么大事,后面注意做小一点就行。”面具人满不在乎地说,说完把手里的木片洒到他面前,雪片一样零零碎碎落了一地。

他确实没把这当成什么大事,交待完了,转身就要走。

郭安却站了起来,盯着脚前的那些木片,大声说:“这不可能!”

“什么可能不可能的。”面具人有些不解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说,“大了就是大了,事实就是这样。”

“这不可能!”郭安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声音比之前更大。

“你不信也没办法,自己试试就知道了。”面具人有点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试过之后,记得做小一点!”

他就是为这事来的,说完就走了,根本不理郭安后面还想说什么。

郭安瞪着眼睛,看着他的背影离开,又自己说了一遍:“这不可能!”

他固执地抿着嘴,弯下腰,拣起面具人撒在地上的木片,然后从怀里摸出那个木盒。

盒子里还有两个发黄的木片,郭安犹豫了一下,把它们拿出来,单独放到一边。

然后,他把地上的木片一片片地放进木盒里。

第一片放进去的时候,他的姿态非常坚决。但第二片进盒子的时候,他的动作就明显慢了一拍。

第三片、第四片……他的动作越来越慢,拿起第五片的时候,他的动作完全停住,然后,双手剧烈地颤抖起来。

面具人拿过来的木片是浸过忘忧花汁的,色泽淡黄,比郭安刚削出来的颜色更深,差别非常明显。

这很正常,因为它又多经历了几道工序,需要先把生木烘干,再让它吸饱忘忧花提炼又溶解的汁液,再度晾干。

木头吸水会发涨,干燥会缩小,这缩缩涨涨,尺寸的变化是固定的,原初尺寸全靠郭安掌握。

当然,这中间也可能会有其他因素,譬如烘得不够干,木片尺寸也可能变大,但郭安上手就知道了,原因不是这个。

他停顿了好一段时间,再次开始动作,动作缓慢地把那些木片放进了盒子里。

前面很顺利,放到最后一排的时候,果然跟面具人说的一样,木片尺寸太大,放不进去了。

郭安低着头,紧盯着手上的这些东西,迟迟没有动作。

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放下手上的这些东西,去砍了根树枝,重新执行之前的那些工序。

他的动作明显比之前要慢一些,下刀非常小心。只削了几片,他就停了手,凝固良久,直起身子,长长吐出一口气。

“你知道。”他头也不抬地说。

面具人走后不久,许问就出来了,一直在看着他。

这时,他听见郭安的话,点点头,嗯了一声。

“你刚才想说的就是这个。”郭安说。

“是。”许问承认。

“你一早就看出了我已经失去了控制,没办法心到手到,刀随意动了。”郭安像是要把自己的伤疤彻底撕开一样,说得更明白了一点。他语速很快,带着一丝恶狠狠的味道。

“只是少许失控,还没有到那种地步……”许问试图安慰他。

“放屁!”郭安却大声叫了出来,携着无比的愤怒,他猛地起身,把手上还没削完的木头、木盒,还有那些木片全部扔了出去,远远地甩到了一边。

但许问留意到,直到这个时候,他仍然紧紧地握着那把钟意刀,好像它真的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郭安站在原地,喘着粗气,胸口剧烈起伏,头和脖子一起涨得通红。

然后,他突然有点呼吸不过来一样,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同时不可抑制地打了个呵欠,耸了耸鼻子。

他下意识摸了一片之前放好的木片,抬手准备往嘴里塞。

手刚抬起来,他的动作就停住了,然后,他低着头问许问:“你觉得,我的问题是它给弄的?”

“不是我觉得,确实就是。”许问说。

“你怎么知道?”郭安挑衅一样地问。

许问不说话了。

“说啊,你怎么知道!”郭安更大声地说,他手里提着刀,恶狠狠的,看上去有点吓人,一脸随时有可能挥刀砍过来的样子。

许问回视他,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然后他说:“确实就是如此。”

他的语气十分笃定,带着毋庸置疑的确信,非常平静。

这态度仿佛对郭安造成了更大的刺激,这时,他又打了个呵欠,然后,他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身体下意识地蜷曲。

他一只手提着钟意刀,一只手拿着木片,想要举起然后又放下,再次举起又再次放下。

他的额头青筋乱跳,眼中全是红血丝,眼角渗出泪水,鼻涕也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他脸部肌肉扭曲,表情狰狞,仿佛正在忍受着极其巨大的痛苦,这让许问想起了曾经在文献里看见过的很多描述,有点不忍心地转过了头。

他刚刚转头,就听见郭安咆哮了一声,接着“啪”的一声,是木片被砸到地上的声音。木片小很轻,能发出这么清楚的声音,可想而知郭安有多用力。

然后,喘息声、咆哮声、呻吟声接连传来,许问静静地听着,几次张开嘴,又闭上了。

郭安已经出现躯体反应,毒瘾已经很深了。这瘾可戒,但是非常难,最关键的是就算戒了瘾,郭安的身体反应也是几乎不可逆转的。

毒就是毒,它麻痹了郭安的大脑与神经,身体最细微的部分。而像他们这样的顶级工匠,一项基础能力就是对身体的控制力,失去这种控制力,还叫什么工匠,还称什么顶级?

毒瘾发作,十分痛苦,郭安最后站都站不住了,只能滚在地上,跟泥土以及那些木片滚在一起。

木片有他刚削出来的,有面具人刚拿过来的将成品,还有两片他吃剩下的,伸手可及。

郭安只要吃下这些就能解除痛苦,但他就算难受得在地上打滚,也只是抓着那把刀,抓着泥土,没有去碰那些木片。

最后他挣扎着熬过了这次发作,喘着粗气,坐了起来。

许问早就已经回过了头,一直在注视着他。看见他这样的坚持,他心里确实非常佩服,但也很同情。

他知道,这痛苦不是熬一次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