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12 变化

匠心 沙包 2775 2021-09-07 00:44

昆井全名昆井建筑有限公司,拥有二级建筑资质。

与班门一样,他们也是一家传统建筑的门派,门派建成时间远比班门晚得多,但公司建得早,现在混得也比班门好。

他们一直打着交流的招牌想看到宗正卷,之前都被班门拒绝了。

一年前开始,他们试图使用一些别的手段得到宗正卷,甚至还派了小偷过来班门偷。

最危险的一次,小偷已经得了手,出门的时候被发现,总算及时把东西追回来了。

“也是那次我们得到了口供,才确定是昆井干的。结果这班龟孙死不承认,非说是人家陷害他们,还阴阳怪气地说是我们嫉妒他们搞的鬼。我呸!”陆五气得重重呸了一声,还好记得这是什么地方,没有真把唾沫吐出去。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同行,对方来了必须得去接。陆立海已经带着荆三叔和陆远出去了,留下陆五在这里把前因后果对着许问讲了一遍。

“想得到宗正卷……他们门内自己没有这样的传承吗?”许问沉吟着问。

“有当然还是有的,但不成体系,比咱们的差远了!想当初……”陆五说着又想回忆往昔荣光,但抬头看了看许问,还是讪讪地闭了嘴。

有宗正卷有什么用呢?一大半的东西都没有继承下来,现在还要叫这么一个小年轻过来辨正,一群老东西还输给这个小年轻了……

许问点点头,没有发表意见,只是看了看天色,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开始吧。”

百里启和马玉山本来正像听八卦一样听这些传统门派的恩怨情仇,这时一看时间,马上分头干活去了。

许问拿起宗正卷,翻到第一页。

他看到上面的手写文字,刚才那种微微熟悉的感觉又来了。但这点感觉实在太轻微,就像掠过脸颊的一点蒲公英种子,轻轻一触,瞬间消失。

他还是想不起来这感觉是哪里来的。

不过他也没多想,很快就认真地投入了工作中,仔细去看书卷上的内容,随手在旁边的纸上做笔记。

第一、二、三页记录的是木工的入门技巧,劈、砍、锯、量等等。非常基础,但有一些自己的技巧与规矩,图文并藏,流程详细,没什么可质疑的地方,也是班门现在在用的。

许问在纸上写了个一,又写了个画圈的正,表示此处不需要辨正。

第四页就不一样了。

第四页在目录上对应的就是“十八巧”三个字,到达正式内容的时候却只有第四第五两页。

这两页上,有十八巧的介绍,有其中四种的完成图形,许问认出来是杉木巧、桐木巧、松木巧以及樟木巧。

这四种木材在班门世界,有三种属于下三品,一种中三品,都是比较便宜常见的木种。

但十八巧这东西,分类上只是基础中的基础――从它在宗正卷上的排序就能看出来,但其实非常复杂,细节非常多。

当初许问学这个的时候,是连天青手把手教的,指点了很多手法和施力方面的决窍。即使如此,最初入门的杉木巧,许问也用了足足一年时间才全部掌握。

这种东西,单用文字和图片是很难完全表达出来的,宗正卷两页纸画了四个图形,任何一个没接触过十八巧的人都不能靠这个学会――一种也不行。

不过这两页的结尾处也写明了,此处关于十八巧的内容只作备注,宗正卷外另有别册进行详解。

“这个别册在什么地方?能看看吗?”许问叫住旁边陆存高询问。

陆存高的态度一如即往地友好,立刻凑过来看,片刻后很有些遗憾地摇头叹气:“这个早就已经失传,可惜了,后面以十八巧为支撑的许多技术都无法再重现。”

许问大概也猜到了,点点头,在手边的纸上写了一个二,然后也圈了一个正字,跟了一个“待补”。

陆存高站在旁边,居高临下地看见了,眼睛瞬间就亮了。他下意识地深吸了口气,但什么也没说,一句追问也没有。

许问翻过这两页,继续往后看。

第六页紧跟着的是一个与十八巧无关的技术,名叫“四合削”,有文无图,陆存高立刻在旁边解说:“四合削也是失传了的,后来我们根据中间的一些描述提取变形,设计了‘小四合削’。尚不能完全达到这上面表述的效果,但在一些场合也还是好用的。”

许问点头,写了个三,圈了个正,陆存高的眼睛又亮了。

他深吸一口气,试探着问道:“小四合削我也擅长,不知正宗的是什么样的?”

“我不知道小四合削是什么样啊……”许问无奈地说。

“赶紧的,拿家伙来!”陆存高立刻向旁边吆喝,点了五六种工具和材料。

“我去拿!”还是那个平头最机灵,立刻一跃而起,跑了出去,很快就把他要的东西全部拿了过来。

以往,这种宗正卷里的秘技轻易是不会给别人看的,但这会儿陆存高可顾不了那么多,东西到手就马上现场给许问演示。

平头借着地利之便挤到了旁边,超近距离地看着,陆存高也没有赶他。

四合削会放到这个位置,其实也是相当基础的技巧,陆存高是绝对的大匠水平,动作极快,不到三分钟时间就彻底完成了。

平头看得眼花缭乱,还没观察清楚就结束了,没能学到什么东西,表情不禁有些遗憾。

陆存高完全没留意他,只是期待地看着许问,许问想了想,笑了起来:“这种变化倒是挺有趣的,特定场合没准比原来的四合削还好用。”

说着他又思考了一下,接过工具,拿起另一块材料,道:“它原本是这样的。”

许问信手做来,动作不比陆存高之前更快,但更稳定、更流畅、更清晰。

虽然两次的工序不完全一致,但自然有相通的地方。平头连看两遍,一次明白了正宗四合削应该怎么做,不仅如此,就连刚才小四合削的流程似乎也明白了不少。

“原来是这样!”平头都能学会,陆存高当然更没有问题,无比兴奋地拍了下巴掌。

“不过小四合削的变化还挺有趣的,我觉得还可以有其他变化……”许问沉吟了片刻,再次操起家伙,现场即兴发挥,开始给四合削进行进一步的衍生与改进。

他做完一种又是一种,转眼间就设计了三四种出来。

陆存高经验非常丰富,眼光极为老道,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改进针对的是什么情况,有什么样的好处。

平头就没他这种本事了,但他知道这机会是非常难得的,目不转睛地看着,拼命去记,先把流程记下来再说。

山上一片安静,除了百里启和马玉山以外,几乎所有人都聚在许问身边,看着他现场演示。

这时,从山下走上来一行人,其中一个鹰钩鼻子看见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挑高眉毛道:“咦,今天是班门的大日子吗,怎么这么多……”

他话音未落,就被陆存高头也不回的一声大吼喝止了。

“闭嘴,安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