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64 鲁班书

匠心 沙包 2644 2021-09-07 00:44

“真的诶,这里、这里、这里都有名字的。先前都没留意,真有意思!”

听见中年人的话,连林林立刻跑回冰雕群那里仔细看,果然看见了之前忽视掉的东西。

也是这些冰雕群太让人震撼了,他们只顾着欣赏,没留意到每座冰雕不起眼的位置,其实都有着各位工匠的“签名”。有的是直接就是留名,有的是不同样式的表记,用各种方式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不做不许进?”连天青淡淡地问,语气平静,听不出什么意思。

“不不不!”闻多味连忙摆手,“只是稍做交流,如果不愿的话,也可以无需理会!”

纯凭自愿,就有这么多大师,精心完成了这么多强悍的作品?

许问心念一转,就明白这是为什么了,他拿起一把凿子,放在手里掂了掂,转头问他师父:“师父,你要来玩玩吗?”

“不了。”连天青摇头,又道,“你倒可以试试。”

许问也有这个意思。他没做过冰雕,以前也没想过,但他乐于尝试各种不同材料的手感。

“大师可以直接在这里选择冰块,也可以自己到山上去采,我们会有人帮你运下来。”闻多味见许问要动手,连忙说明,并不因为许问的年轻而稍有懈怠。

许问抬头往他手指的方向看,后面就是雪山,冰封雪盖,一派美丽而又寒冷的景象。

“我取这里的就好。”许问也向他笑笑。他又不是要雕刻什么绝顶的大作,只是想稍微试下手感而已。

“是是是,大师请随意。”

许问刚要走到用作材料的冰块旁边,就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接着远远传来一声质问:“女人?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

在场的女性只有一位,不用说当然是连林林。许问马上皱起了眉回头,目光扫过同样皱眉、明显不满的连天青,落到来人的身上。

这一看,他的目光顿时有些惊奇。

刚刚从山道拐弯处走过来的这两个人,迎着雪光看得清清楚楚,这两人的身材都非常矮小,更显眼的是奇小无比的脑袋。这脑袋怎么会长得这么小的?

许问再一打量才发现,这是因为他们的脑袋大小是正常的,但是他们的脖子特别粗,肩背向上隆起,特别厚,反衬得脑袋小得不正常了。同时,他们的手腿都很粗短,呈现不正常的扭曲,总之就是两个畸形人。

但是同样的残疾怎么会有两个,还凑到一起去了?难道是得了一种他没听说过的怪病?

原来是畸形人啊,那没事了。畸形儿长期生活在其他人奇异的目光下,心理很多都会有点扭曲,能正常开朗地面对人生的真的非常难得。

“鲁班伪书。”这时,许问听见连天青轻轻说了一句话,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厌恶。

连天青的喜怒并不难辨,但这种厌恶许问还是第一次见。

鲁班伪书,那是什么?

许问他们正在打量的时候,这两人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走路姿势有点奇怪,许问一时间说不出是哪里奇怪。

走得近了,看得更清楚,这两人是一老一少,老的那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眼神也更冷漠犀利,刚刚那句话,就是他说出来的。

而年轻的这个外形看上去其实没有年长那个那么畸形,他看上去非常疲惫,完全无心去理会他师父说什么,好像被这远道而来的漫长行程给累坏了。

两人走到跟前,老的那个站定,又打量了一下连林林,撇了撇嘴,正想说些什么,闻多味连忙上前打断,指着桌案,把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

老的那位毫不犹豫地拿起桌上一把锤子,?熟练地放在手上掂了掂,哼了一声说:“那当然是要来一个的。我去看看冰。”

他正要从他们旁边擦肩而过,许问就听见连天青开口了。

“林林,许问,你们记住了。鲁班伪书这东西,你们可千万不要去碰。学了鲁班伪书,肢体残损畸形还是轻的,那是要断子绝孙的!”

连天青话音刚落,老头的目光就射了过来,带着一些怨毒地问道:“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你不配知道。”连天青轻描淡写地说。

“是,师父,我记住了。”许问轻松地应道。

连天青最宝贝的就是他的女儿,老头刚才这句话还有这个眼神,明显激怒了他,他这话就是在指着鼻子痛骂。

但那又怎么样?许问听得也很不爽。

“阿爹,鲁班伪书是什么?”连林林好奇地问。“鲁班书你听过吧?”

“听过!是圣人鲁班写的一本书,记载着土木建筑方面的技艺规矩,爹你书房就有一本,我看过好多遍呢。”

“鲁班伪书,是后人假托祖师之名,衍生出来的一本邪书。上面也有很多匠艺技巧可供学习,但在此之外,还记载着很多咒法邪术,流毒无穷。传说练了鲁班伪书,必然要缺一门。鳏、寡、孤、独、残任选一样。”

连天青毫无避讳地上下扫了那两人一眼,冷笑一声,“看来是真的。”

连天青略略低头,看那老头的下半身,许问顺着看过去,发现他的左腿竟然是一条木腿。

他先前走路姿势虽然有点怪异,但挺稳当的,许问竟然没有发现。

“放屁!”老头瞬间暴跳如雷,“鲁班书是货真价实的祖师亲笔,没有这些东西,是因为你那是残本!缺一门是因为祖师爷因丧妻而诅咒后人!”

他一转身,对自己徒弟说,“当年祖师新婚就被召到都城做活,他想他老婆,于是做了一只木鸢,骑上木鸢就可以回老家跟他老婆见面。结果他老婆好奇,晚上偷偷摸摸去骑那个木鸢,结果坏了事,怀孕动了胎气。在鸢上流血污了咒法,木鸢掉下来了,把他老婆给摔死了!一尸两命!祖师伤心又后悔,诅咒学了鲁班书的后人缺一门。这世上要不是没有女人额外生事……”

他没有再说下去,转头又狠狠瞪了连林林一眼。

许问想了想,安慰连林林说:“你别生气,毕竟有人不是他娘生下来的。”

连林林其实没有生气,但还是很配合许问地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

“他有娘的话,怎么会觉得女人的血是一种污染,会脏了他们家咒法?而且,要是他们的同门都这么瞧不起女人的话,娶不到老婆也很正常。”

“哈哈哈哈!”连林林听得一愣,接着哈哈大笑。

“有道理!”她给许问比大拇指。

老头一愣,正想破口大骂,突然脚边蹲下了一个人。

倪天养蹲在他左腿旁边,用手捅了捅那条木腿,问道:“你这腿是怎么做的?为什么能动?能拆下来给我看看吗?”

他仰着头,三连发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