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38 在水中

匠心 沙包 2490 2021-09-07 00:44

不会水的人落进水里,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肌肉再发达,力量再大,在这种情况下都不可能施展得出来。

那两个划桨的和尚几乎瞬间就慌了,一个下意识就撒了手,另一个抓着木桨不放,但这一点也不能帮到他,两人都在湖水里载浮载沉,向着四周掀起剧烈的波浪。

左腾划着手游在旁边,突然间,他向许问甩了个眼色。

许问还没有反应过来,左腾就已经游了上去,抓着拿桨那个和尚的头皮就往下按。

那个和尚正在努力维持平衡,眼看着将要有一点成效了,被他这样一按,顿时沉进了水里,开始含糊不清地惨叫。

许问吃了一惊,左腾的表情冰冷得毫无转圜余地,好像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一样。

许问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阻止。

他是很少经历这样的场面,有点不太适应。但他又不是圣母,这几个家伙看上去是和尚,其实就是匪徒。对方明摆着是冲着要他们的命来的,那就算是被左腾弄死了也没什么好惋惜的。

另一边,江望枫看着左腾的动作,竟然也向着另一个和尚游了过去。

他同样游到对方的身边,试着把那个光脑袋往水里按。还好这个脑袋比水里的瓢还要更沉一点,他才按了两下,它就已经咕噜咕噜地彻底沉了下去。

江望枫先是松了口气放开手,接着又有些紧张,急急忙忙地转头问:“现在怎么办?他,他要淹死啦!”

听见他的声音,许问和左腾一起回头。

左腾张开嘴正要说话,突然转头看向另一边,叫道:“那家伙要逃跑了!”

说着,他扔开手里半死不活、连叫都不太能叫得出声的光头,追着老实和尚快速游了过去。

掉进水里的一共三个和尚,这两个离他们比较近,老实和尚则一开始就比较远。

他落水前就已经发现了不对,抱住了船散架后最大的那块木板。

然后他非常狡猾地趴在水面上,完全不去引起别人的注意。实际上,他的手和脚不动声色地在水下动作,慢慢地与许问他们拉开了距离,想要逃跑。

许问其实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但他没有出声,也没有动作。

老实和尚貌憨实奸,是三人中最危险的一个,非必不得已许问绝不想跟他打交道。这种情况下,就算敌弱我强,他想逃跑许问也不想拦着他。这种人,距离越远越远越安全,谁知道他还藏了什么后手?

结果没想到左腾这么冲动,想都不想就直接追上去了!

但是左腾上去,他也只能跟着。现在他们是同伴,他绝对不是那种会放下同伴不管的人。

“喂,你们要干什么?怎么就把我一个人扔这里了?我一个人要怎么办?喂!”江望枫跟两个正在往水里沉的半死和尚呆在一起,弱小可怜又无助。

左腾一直在往前游,许问在他后面不太远的地方,他也不敢大声叫,怕打草惊蛇,也担心前面离得不太远的老实和尚听见了,会起些别的心思。

老实和尚的确不会游泳,但他抱着木板,也不可能沉下去。

他知道后面两人在追他,但他生性就很沉稳,也并不因此感到慌乱,一边拼命向前划水,一边调整自己的姿势,速度竟然在不断加快。

许问紧紧盯着他的举动,心中有些凛然,同样加快了速度,想要追上左腾,把他拦回来。

这时就陷入了一种非常微妙的情况。

泳技最为熟练的当然是左腾,他是惯熟了游泳的,速度也最快。

其次是许问。他才学会游泳不久,游起来姿势还算不上好看,速度当然也被落了下去,比老实和尚好上一些,但比左腾又差了不少。

在这种情况下,许问离左腾有一段距离,不方便大声说话;左腾离老实和尚却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追上,更不想放弃了。

最后终于还是左腾更胜一筹,首先追上了老实和尚,拉住了他身下木板的一角,用力把它往自己的方向拉。

老实和尚当然不会让他轻易把它抢走,挣扎着拼命把它往自己那边扯。

两人抢夺了一会儿,许问终于赶到,这种时候他当然不可能再阻止左腾,于是他什么也没说,直接游到了老实和尚身边,按住他的肩膀,用力把他往水里压。

两个对一个,这种情况下,老实和尚终于没办法再只顾手里的木板。

他脱开手,反手去抓许问的胳膊,手一探就稳准狠地捏住了他的麻筋。许问半身发麻,瞬间失去平衡往水里沉,但他非常清楚现在他们的优势在哪里,索性浸在水里,用力把老实和尚往底下扯。

水花四溅,两人在水里不停地扑腾。

这时左腾也甩开了手里的木板,上来帮忙许问。

他的水性的确是好,但完全不会打架,过来反倒帮了倒忙,被老实和尚抓住当成跳板,趁机浮上水面换了口气。

水中一片混乱,大量的气泡往上升腾,每个人都在呛水,每个人都在划动自己的手脚,完全分辨不出方向。

不知过了多久,许问突然脚下一实,仿佛踩上了什么东西,身体站住,不再下沉。

他先是一喜,紧接着心里又是一沉。

果然,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厮打到了一座湖心小岛的旁边,脚底踏上了实地,终于不用再担心被淹死了。

但是同时不用担心这一点的还有老实和尚,他眼睛发红,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吐了几口口水,直起身对着他露出一个笑容。

此时晨光微熹,他的形貌清楚地显露在蒙蒙的青蓝色光线中。许问从来没想到,这样一张憨厚老实的面孔,竟然会有这么邪恶可怕的时候。

“觉得你爹不会游泳,想趁机搞死你爹?”他晃了晃脖子,发出清楚的咔咔声。

他有点喘气和咳嗽,但很明显并没有因为刚才的水中厮打受到太多影响。他用力把手上那人往前面一拧,只听见卡擦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折断了。

他下半身仍然泡在水里,状态却与之前已经完全不同。

他拎着左腾问许问:“要不要转身逃跑看看?”

左腾脸色铁青,紧紧咬着嘴唇,汗水与湖水混在一起,完全分不清楚。

他就这样轻易而举地被老实和尚制住,右手的骨头同样被拧断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