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96 诱惑

匠心 沙包 2907 2021-09-07 00:44

瞬间的迷茫过后,许问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他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个人的名字,接着心里一阵喜悦。

他强行镇定下来,去看手里的信件,目光触到字迹,眉头却皱了起来。

这不是连天青的字,也不是连林林的。

连天青很擅长变幻字体,许问看到过他的笔迹,就不下十种之多。

但看得久了,许问于这些不同之中,又能看出一些相同了。

字如其人,连天青在没有刻意掩饰的情况下,笔锋笔触间总会透出一些狷介不羁的气质。

所以自由创作时,连天青最擅长的是行草,酣畅淋漓,流水不断,真正的大家风范。

不过连天青很少这样写字,只有一次不知为何心情非常不好,闷在房里写了很长时间的字。也就是那一次,许问彻底看清了连天青的字,再也不会弄错。

所以他现在能非常确定,这封信肯定不是连天青写的。

那会是谁?

信上的字是标准的馆阁体,最没有个性的那种,内容也非常简短。

“子时龙头村第一个三叉路口。一个人。”

没有落款。

许三在旁边看见了,眉头顿时紧皱,道:“没头没脑,不知道对方有什么安排,这不能去!”

相对的,许问却没有说话。

许三是很了解他的,顿时警惕起来:“你不会要去吧?”

“这信是指名道姓给我的?递信的人是谁?”许问沉吟片刻,突然去问乔脊。

“是个本村的孩子,两岁多,话都说不太利索。不过言十四三个字说得很清楚,感觉是谁特地教过的。对了还有这个。”乔脊突然想起件事,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递给许问,“这是那孩子送信的报酬,一颗桂花糖。糖他吃掉了,糖纸我抢过来了。”

“这是仁本斋的桂花糖!”许问看见糖纸上的花纹就睁大了眼睛。

仁本斋是于水县的一家糖铺,以桂花糖最为出名。当初许问到于水考县试,除了给连林林带了一车纸以外,还带了其他一些首饰糖果等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其中就有仁本斋的桂花糖。

带回去之后,连林林果然很喜欢,吃的时候总会非常幸福地眯起眼睛,让旁边看她吃的人也会觉得享受。

她这种女孩子是绝不会吃独食的,觉得好吃,就会分给师兄弟们。有时候许问活干得好好的,突然连林林会跑过来,对着他张嘴“啊”一下。

这种时候,许问一定会跟着一起“啊”,那样嘴里就会被塞进一颗糖。香甜柔润,吃的时候会从舌根处泛上一抹花香,那甜味仿佛会一直渗进心里去。

有时候许问也会不小心看见连天青被投喂。这种时候,表情严肃的中年人尽量想保持姿态,但好几次许问都发现,他刚刚背过身嘴角就翘起来了,显然也被甜到了。

想起那段日子,许问忍不住露出笑意,小心翼翼地把那片糖纸展平,摊在了手上。

“到子时还没有动静的话,我就过去一趟。”许问对许三说。

许三看见那片糖纸也沉默了,当初他当然也是吃过小师姐的糖的。他点点头,郑重地对许问道:“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小心。”

“嗯!”许问用力点了点头。

收到信的时候他们就有了预感,果然到了子时,村外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好像那群山贼全部都已经忘记这件事情了一样。

许问没有掉以轻心,跟许三一起给西漠队各人安排了轮班值夜,这才看准了时间起身,独自一人往村外走。

许三在后面看着他,突然又赶了几步,赶到许问身边:“我跟你一起去,真没有危险的话,你再一个人上前。”他不容置疑地说。

“嗯。”许问看着他,微微一笑,没有拒绝。

村里人多,非常热闹,走出村口,周围刹那间就冷清下来了。

山里很冷,一阵阵山风呼啸而过,吹得许问和许三一起缩了缩脖子――他们穿得不少,并不是冷,而是条件反射。

两人对视一眼,一起笑了。

“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山。”许三说。

“我在画上见过,但进来在这山里走,也真是第一次。”许问说。

“画的话我也在师父那里看过。”他这一提,许三也意识到了。

两人一起抬头,看着面前乌压压的黑影,不知不觉一起停住了脚步。

“只看画的话,我真没想到大山其实是这样的。但是看了大山,我又觉得,山的确就应该是画上那样的。”许三抬头仰望,感慨地说。

许问听见这话,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

“你看我干什么?”许三问。

“就觉得你把我的话抢了。”许问说。

“哈哈哈哈。”许三爽朗地大笑起来。

“好久没看你笑得这么开心了。我还以为你一直不太高兴。”许问说。

“嗯,一开始多少是有点。”许三也不否认,“考不了徒工试还是挺可惜的吧,但没多久就好了,能进这个队也是运气,而且越走越觉得,考不考徒工试都是那么回事,什么都不懂,考过了又怎么样。”

他再次抬起头来,仰望大山,轻声道,“更何况,我现在觉得,留在江南考徒工试而错过这样的风景,其实也挺遗憾的。”

几句话间,两人已经看见了前方的三岔路口。

月光透过稀疏的树枝,在黄土地上投下模糊的光影。惨白的光线里,地上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两人一起停下脚步,对视一眼,再次往前看。

路口有棵歪脖子树,一缕月光投下来,照在树干的正面上。

“树皮上好像有字?”许三眯着眼睛看。

“过去看看。”许问确定了周围无人,当先往那边走,很快两人就看见了树皮上刻着的字。

“沿此路走五十八丈。”还是写信那人的笔迹,同时配有一个指向的箭头。

“走吗?”许三问道。

“走。”许问往那方向看了一会儿,点头道,““你先回去跟匠官说……”

许问话没说完,已经被许三打断,“我跟你一起。我看见你给匠官留了字条。”

许三语气坚决,许问也没有再拒绝。两人顺着树皮继续往前走,那人算得很准,果然在五十八丈的位置又看见了一条岔路――说是岔路,其实并没有人铺过,只是走过的人很多,踩出了一些痕迹而已。

岔路口又有留言,指出了他们下一步要走的方向。

两人悬着心,如此一步步向前,几次想打退堂鼓,许问和许三都想到了那张糖纸,决定再坚持一会儿。

如此走了很长时间,衣服也被树枝挂出了一些口子,他们终于翻过了一个山头,看见了一个新的山坳和一些灯火。

这里有人住!

师兄弟两人一起打起了精神,加快了脚步。

两人来到坳口,抬起头,看见了灯火掩映下来的一排五个窑口,虽然光线极暗,也看得出比龙头村的精美许多。

这造型让两人心里同时浮现浮现出一个名称,身体瞬间僵住,脚步一顿。

不会吧?他们被引到山贼的大本营――五窑寨来了?

正当他们犹豫不定的时候,五窑寨门口涌出来一批人,嘈杂的叫声从那边清晰地传了过来:“他们来了他们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