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07 时空

匠心 沙包 2563 2021-09-07 00:44

身为一攒坊的少东家,魏斗下的态度跟刘嘉诚他们并没有什么区别。

他就像是一个最最普通的学徒,在征询许问他们意见之后,跟着一起干活,让干什么干什么。

许问一开始还以为他们是冲着刘胡子来的,结果等到刘胡子照常出现之后,他们一个个还是目不斜视,该干嘛干嘛。

昨天刘嘉诚他们还向着他行了个礼,今天他们就像把他当成了一个普通路过的老头子。

许问有些意外,不过既然他们是这样的表现,他也给了相应的回应。他对他们的态度跟对班门师兄弟的差不多,怎么要求自家兄弟,就怎么要求他们。

这些年轻人显然都是有备而来,他们一点也不惊讶,面对许问的高要求,每个人都在认真思考,然后照样执行。

许问跟班门这些师兄弟们同吃同住一起学习了两年,基本上算是他们的半个师父,他们的水平怎么样、能力极限在哪里,其实他是很清楚的。

所以,他提出的要求必定是他们能做到的,只是要再多动动脑子想想办法而已。

但这四个年轻人他都不熟,提要求是对他们的考验,也是对许问的。

然而许问很快就摸清了他们的底细。

魏斗下的基本功在四个人里是最扎实的,但第二天来的那个名叫申半缘的少年的天赋最强、脑子最灵活。

他们四个人明显很相熟,加起来倒是很好的搭配。到后面他们自己可能也发现了,时常凑在一起,由申半缘出主意,魏斗下等人进行实操。

接着,他们也像是跟许问较上劲儿了,尽其可能地完成许问的要求不说,还在他所说的基础上进一步进行了改进。

这也是他们跟班门师兄弟的不同之处。

许问跟班门师兄弟们系出同源,大家知根知底,不免也失去了一些新鲜感和拓展性。

但是这四个不一样。他们明显来自于不同的大工坊,虽然年轻,但已经各有其擅长之处了,某些方面他们的所知所学是超出许问个人的边际的。

于是,他们的改进相当于也是对许问的挑战与考验,在这个过程里,许问不断地看到新的东西,比前两天更加投入。

在小小的一片被清干净的垃圾场上,不同的思路活泼泼地撞击着,不断闪现出新的火花。

刘胡子在旁边抽着旱烟,把这一切收进了眼底。

以他的经验,年轻人们的这些“猫腻”他当然看得清清楚楚。

一开始他还有点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渐渐的,他越来越专注,表情也开始变得认真起来。

最后,他怔怔地看着他们,手上动作完全停止,烟锅里的微微火光轻轻摇曳着,再度熄灭了。

你追我赶的,这次修理的进度比之前两天还要快。

下午三四点钟,全套家具就已经陈列在了垃圾场上,等待最后的抛光了。

“这个……真想不出来,应该怎么弄?”魏斗下对着一个柜子冥思苦想了半天,终于过来问许问。

那是许问之前提出来的一个点,魏斗下他们想了半天还没琢磨出来要怎么做,最后选了折衷的办法。

这办法做出来的结果跟许问要求的差不多,就是手段比较麻烦,有一定碰运气的因素,一看就知道不是“标准解法”。

申半缘还有点不甘示弱的样子,魏斗下则直接过来问许问了。

“其实很简单,只需要用这个过渡一下……”许问也不瞒他,直接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其实就是一个小窍门,有点脑筋急转弯的感觉,想不出来的时候就是想不出来,但只要有一点,马上就通了。

魏斗下几个人恍然大悟,申半缘以拳击掌,大声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他脑瓜子果然很灵,马上触类旁通,继续道,“除了这个,别的时候也能用上啊!”

他很快又举出了几个例子,吕城的眼睛跟着也亮了,声音抬得比他还高,“对对对,还有……”

两个一唱一合,兴高采烈地说了起来,旁边其他的师兄弟们纷纷应和。

今天的天气有点阴,太阳隐在厚厚的云层后面一直没有出来,但这一刻,小小的垃圾场上像是笼罩着一层亮堂堂的光芒一样。

刘胡子一直在看着他们,这时他突然站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走到许问身边。

“小子,现在没事吧?”他说。

“啊?”许问愣了一下,问道,“前辈有事?”

“唔,跟我来。”刘胡子叫了一声,也不等许问回答,转身就走。

许问看了看其他师兄弟们,跟了上去。

刘胡子带着他在锅响巷里穿行。

这段时间他们到这里就直接去了那个垃圾场,后来甚至直接找了近路,目的性非常强,很少像这样在巷子里闲逛。

巷子非常窄,两个人并肩而行都觉得有点挤,两边宅子门对门,开门踏步就能到别人家,几乎没什么独立的空间。

空间上无法隔绝,生活领域就开始随意侵入。

走在巷子里,到处都是声音,破锅烂瓢、打鸡骂狗、桌凳碰撞……

浓浓的生活气息充斥在这个空间里,虽然嘈杂,但有一种莫明的平和感。

“您在这里住了多久了?”许问向来不是主动开口的那种人,这时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却突然问道。

“七十八年。”刘胡子信口回答。

“七十八?”许问的确有点震惊。

刘胡子今年九十岁,也就是说他从十二岁开始就住在这里,从来没有搬过家。

这在现代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那也是因为老头子活得久,这巷子里从出生到死都没出去过的多的是。”刘胡子撇了撇嘴。

许问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

矮小的房屋,狭小的天空,逼仄的巷道。

相比之下,他在帝都时租的那间房子已经算得上是奢华了。

而真正缩小的,其实不止是居住的环境,还有一个人的眼界。

这个时代,没有电视、没有报纸、没有网络,一生处于这样的环境里,看到的想到的会是什么?

不知为何,走在这样一个地方,许问突然有了两个时空混在一起的感觉,莫明的有了一些感触。

“你师父也在这里住过。”

许问正在一边到处看一边出神,刘胡子的声音突然把他拉了回来。

“他还给我留了一样东西。”他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