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105 嘣

匠心 沙包 2688 2021-12-11 07:27

许问正准备走出去,这位陌生的熟人就摆了摆手,自己走了进来。

他看着那尊鲁班像,眼中仿佛有异彩闪过,恭恭敬敬地对着它行了个礼。

然后,他走到鲁班像旁边的软榻前,一屁股坐下,舒适地长叹一口气,道:“我还是第一次过来……真看不出来,连天青这样的人,竟然这么贪图安逸,这房子也建得太舒服了。”

“房子是人住的,当然越舒服越好。”许问应道。

他确实是真心这么想的。

“有道理。那你的意思是,人把房子建得漂亮,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喽?”这人脸上皱纹很多,但相貌看上去非常慈和,此时笑眯眯地抬着头,看着许问问道。

“赏心悦目,也是一种舒服。”许问道。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譬如说,家中摆设,整洁当然是最舒服的,但是在没有仆役的情况下,一昧追求整洁,会给生活带来不便。可若是家中过于混乱,同样不便的同时,会让心情烦躁、思绪紊乱。所以,在设计布置的时候需要做好安排,方便整理,摆设也要注意。”

这人从出现开始就没有通名报姓,也没有问许问的。许问仍然极其自然地与其交流,完全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好像在此时此地,就是有一种极其自然的氛围,能让他们所有人都熟悉起来,在同一个基准线上进行交流。

许问这番话在这个时代非常少见,在这里,有钱人家都雇得起仆役,穷人家单是维生就已经很困难了,哪有闲心像这样去注意生活质量?

只有在现代,生活水准达到了一个基础水平,但人均可居住面积小、时间不充足的情况下,才会格外讲究许问所说的这些问题。

这在这个时代并不是一个好的例子,不知为何,许问在这人的面前很自然地把它举了出来。

说完他才想起来,这是连天青的居所,也算是他家了,基本的待客礼仪还是要有的。

客人来了,得上茶招待。

他一拍脑袋,环视了一圈四周,熟悉地走到某处,拿出了全套的茶具,以及上好的龙井。

虽然地方变了,但屋子的格局没变,放东西的地方也都是他熟悉的那些。

他的心里涌出一阵温馨的情绪,唇畔不知不觉露出了微笑。

他动作熟练,红泥炉上本来也温着热水,没过一会儿,茶香溢了出来。

那人的视线一直跟随着他的动作,许问把茶敬到他的跟前,恭敬地问道:“还未请教先生尊姓大名?”

“我姓令狐,名叫令狐一德,这个不重要。你刚才说的那些,是你在另一个世界得到的经验?”那人若有所思,突然问许问道。

许问猛地抬头看他!

与此同时,他的手也颤抖了一下,不过到了他这个程度,肢体尤其是手部的稳定已经达到了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所以他手中的茶水一滴也没有溢出来,表面的涟漪也很快散去。

他稳稳地把茶杯放到令狐一德的面前,微微一笑,然后问道,“请问先生是如何得知的?”

在此之前,令狐一德连连天青的居所也没有来过,就算熟悉也是有限。

而且许问相信,以连天青的个性,就算是非常熟悉了,他也绝不会随便把许问的秘密讲给别人听。

所以,令狐一德绝不是从连天青口中知道这件事的,只可能是……

刹那间,许问的脑中再次浮现出了那个巨大的、挟带着无以伦比粗犷威势的过山车,心里稍微有了一些明了,接着又产生了更多的疑惑。

“呵呵,那当然是因为,我也去过啊。”令狐一德轻轻拍了一下大腿,笑呵呵地说,“我去的几个地方也很有意思,感觉跟你说的这个不太一样,不过多少也有共通之处。再根据你的来历来想,这一猜……不就猜到了吗?”

他说得非常轻松,好像再也顺理成章不过,许问却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好几点异样。

去的几个地方?

联想到那个过山车,这必定指的是另一个时空。

那这几个地方,指的是同一个时空的不同位置,还是不同的时间线?

许问犹豫了一下,直接问了出来。

令狐一德一点也不意外,轻松地说:“是这样的。当你晋升到天工三境,也就是那个临界点的时候,如果你心存疑惑,你就会自然休眠,前往另一个世界以求解惑。假如你的疑惑没能在这里解开,便会送你去下一个地方,可能是一个新的世界,也可能是这个世界的其他地方。”

他解释得非常详细,许问认真地听着,趁机继续问:“最终,当到达天工境界时,真的就能全无疑惑吗?”

“那哪能呢?”令狐一德呵呵呵地笑了起来,“世界如此之大,无边无际,怎能丝毫无惑?这顶多只能解你心中特定的疑惑――还是它认为你该被解答的疑问。”

“它?”许问不解地问。

“它。”令狐一德囫囵划了个圈,对着许问眨了眨眼睛。

是指……这个世界,这个班门世界吗?

它有意志?

这一切都是它的意志?

许问心里无数想法,一时间有点不知道从何问起。

令狐一德不催他,仿佛也没有问题想要问他,自己从旁边拿了一碟瓜子儿,自顾自地嗑了起来。

这感觉,好像他今天来这里,就是专程为许问解答疑问的。

过了好一阵子,许问终于抬起头来,问道:“所以,这些人聚集到这里,真的是因为这个世界末日将至?”

令狐一德嘴巴一停,意外地说:“我还以为你会继续问这个世界的真相是什么。”

“问了,你就会告诉我?”许问反问他。

“呵呵。”令狐一德笑了两声,诚实地回答,“不会。”

他又嗑起了瓜子,“这种东西,当然是你自己的作业,得要你自己去打探。至于这个末日嘛……”

他停顿了一下,只能听见轻微的瓜子壳碎裂声持续不断,过了一会儿,他才抬起眼睛,看着许问一笑道,“可以说确有此事,但究竟是不是末日,还得再看。”

“看什么?”许问追问。

“绝境之中,尚有一线生机。”令狐一德嗑瓜子的速度还挺快,这么一会儿工夫,一整盘瓜子全部变成了壳。他拍拍手,站了起来,轻轻一弹许问的胸口,道,“就看你能不能把握得住了。”

他把手揣进了袖子里,慢吞吞地就要向外走,许问眉头紧皱,跟在他后面问:“要看我?我若是把握不住,这个世界,还有你们……”

令狐一德一点也不紧张的样子,背对着许问,问道:“你看过烟花吗?”

许问一愣,答道:“看过……”

“嘣!”令狐一德的手比划了一下,嘴里同时发出一个声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