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79 反对

匠心 沙包 2573 2021-09-07 00:44

这一天,许问很晚才回到明山为他们准备的营地。

西漠苦寒,晚上是真的非常冷,许问有战五禽护体,也还是感觉到浓浓的寒意。

真是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他冻得一激灵,小跑着回去,一眼看见火把下面缩着一个人,穿着皮袄也冻得缩成了一团,在等什么的样子。

许问愣了一下,小跑过去,看见是明山。

明山眉毛胡子上都是冰雪,但还是向许问露出一个笑容,道:“你回来了。”

“您这是……在等我?”许问愣怔着说。

“您是我请来的客人,我当然得照应周到了。”明山笑得很和煦,给他指了个方向,说,“您的帐篷在那里,条件有限,没法一人一间,只好把你跟你师父安排到一起了,没事吧?”

“没事,这样很好。”许问连忙说。

“那您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扰了。”明山笑着向他拱手,姿势还是有点哆嗦。然后,他转过身,向着营地边缘的另一个帐篷走去了。

许问看见他的背影消失才往他指的那间帐篷里走,掀开棉帘进去,一股热气立刻迎面扑来,冲得他又一个激灵。

篷里篷外,竟然像是两个世界。

“好暖和!”许问忍不住赞叹了一句,“怎么会这么暖和?”

夜已深,连天青还没有睡,他掌着一盏灯,坐在案边看着一卷东西。

灯火明亮,把他的影子映在帐篷的里子上,不摇不晃,让许问心里的温暖越发明显了。

“抄了你的点子。”连天青头也不回,又翻开一页,嘴里说道。

什么意思?

许问没明白,等他里里外外检查了一圈之后,才笑了起来。

这里搭的是帐篷,不是挖的窑洞。帐篷是棉的,很厚,外面还有油毛毡之类的东西,本身就很防风保暖。

但能在如此的寒夜保持这样的温暖,单靠帐篷本身不可能做到,还做了一些其他的设计。

这设计跟许问在绿林镇外,为逢春城难民做的那个非常相似,往下挖深了一些,引了火道,用火来增温。

这的确就是抄的他的点子,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建出这么大的一个营地,足也可见明山和流觞园的实力。

许问看完回来,没问连天青在看什么,反倒是连天青自己把手中书卷递了过来,说:“你来看。”

许问接过来看了两眼,立刻就明白这是什么了。

是今天下午那些大师们的“会议记录”。

祝老汉的事情来得突然,好像打乱了流觞园即定的流程,但其实并没有脱离流觞会本身的宗旨。

流觞会把这么多顶尖的工匠大师邀请到一起,就是为了请客吃饭吗?

当然不是。

他们请了这么多人,就是为了像这样让他们畅开来胡乱“闲聊”的。

他们技艺精湛、经验丰富,脑子的每一条褶皱里都藏着独门技巧与成形或还未成形的新想法。

他们这种情况,呆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做着早就熟练的那些重复过千百次的工作是没用的,想要突破,必须要多看多想多交流。

这流觞会,就是给他们准备的一次绝佳的交流机会。

只是在明山本来的计划里,这次交流应该放在饮宴之后,有一个主题,使用一些道具、做出一些仪式感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席天幕地,还是这种冰天雪地,乱糟糟的就开始了。

但不管环境怎么样,思想和灵感碰撞的火花仍然是实实在在的。

明山早有准备,专门安排了一批人,每组人旁边分配一两个,快速把大师们谈话的内容全部记下来。

连天青递给他的,就是这些记录。每一卷的字迹都不一样,但格式统一,专业术语准确,显然是经过了不段时间的统一训练。

连天青能拿到这些也不奇怪。今天许问揭穿了祝老汉的巫术,连林林和倪天养从酸雾下面救了他们,于情于理明山都要感谢的。

不过,即使这样,还是感觉流觞园很无私啊,跟这个习惯藏一手的时代格格不入的样子。

不管怎么样,这正是许问想看的。他二话不说,坐下来靠在灯旁边,就一卷接一卷地看了起来。

这些记录是大师们的“闲聊”,虽然谈话的起点是祝老汉和他的“巫术”,但聊嗨了之后,他们的话题远不止这些。

到了他们这们层次,肯定不会再去细讲这一刀怎么落、这一斧怎么走等更加基本功方面的内容,注意力集中到了更高的层次上。

最近境界上的领悟、新风格新样式新器物的出现、最近流行趋势的变化……

这些讨论很有意思。虽然这个时代信息交流的方式非常有限,效率极其低下,工匠们整体给人的印象也是保守落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重复着自家的传承工艺,连花纹和饰样都很少变化……但在这些顶级大师的身上,许问却看见了对新事物的好奇与探索,充满了勃勃的生命力。

突然,一份卷轴被推到了他手边,许问抬头,连天青对着他点了点头,微微示意。

许问放下手中那卷,先拿起了这个。

看了几行他就扬起了眉。

这是关于全分法的一段讨论。

最近官坊推行全分法,做了不少相关的培训,这些大师们也有听说。

不仅新进坊的要学,那些在官坊做了几十年的老工匠也要重新学,学了还要考核,还要照做,还要纳入今后的管理里。

大师们都听说了这事,官坊的存在对于民间工匠来说,俨然是个风向标。朝廷这么关注这个东西,它究竟是什么,意味着什么,会给今后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几乎每个人都很关注。

――不得不说,他们还是很敏锐的。

流觞会的与会者成份非常复杂,有李全这样的内物阁大佬,真正的皇家工匠;也有陈二根这样的官坊底层成员,一通交流,大师们也就清楚这样所谓的全分法究竟是什么东西了。

许问一目十行,看完了他们的讨论。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大师们对全分法很不看好――不,这样说还是轻的。

他们其实就是非常反对,甚至有比较极端的,想让李全上书工部,令朝廷中止此事!

全分法主要是由内物阁推行的,李全对它比较了解。

一开始他在给其他人解释,解答他们的疑问。

但渐渐的,他竟然像是被说服了一样,明显犹豫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