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46 风向

匠心 沙包 2606 2021-09-07 00:44

孙博然?

熟悉的名字映入耳中,许问的注意力瞬间集中了过去。

屋里明显是姚师傅和周志诚两师徒,隐约的中药味从门里传出来。

“孙博然……他倒的确是江南人士,但是是怎么把这尊大佛请过来的?他不是一直在京城的吗?”姚师傅声音里有着明显的惊讶。

“还有一点师父你注意到了没有?”将近一年没怎么见面,周志诚的声音更加沉稳成熟了。他笃定地说,“去年徒工试还有之后的百工试,都是一文二工的考官配备。朱大人主考,宋秦两位大师为辅。今年,朝廷则直接指定了孙大师为主考官。论及个人技艺,孙大师当然更加高明,但是朝廷这样的做法……”

这个角度倒很有趣,也很有道理,周志诚一提,许问就意识到了。

没错,按照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士人的地位一直都是更高一点的。虽然朝廷出于某个缘故想要提高工匠的地位,但在百工试这样的重大事件上,还是选择了让店主人代表譬如朱甘棠来主持大局。

当然,朱甘棠虽是文人,但擅长书画,能够主持建筑,本来跟工匠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但是今年,朝廷直接让孙博然这样的大工匠来担任了主考官,这是不是代表着朝廷在提升工匠地位的进程上又向前推进了一步?

而且孙博然……就是他知道的那个孙博然吗?

制作愿者上钩雀替,擅长人物雕刻以及情景建筑的那位?

看那个雀替那么陈旧,许问还以为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呢……

吕城完全没注意这些,两句话及几个转念的工夫,他已经走到了房门跟前,恭敬地敲了两下门,说:“师父,许问来了。”

门里的谈话声戛然而止,没一会儿,姚师傅竟然亲自迎了出来,满面笑容地向许问伸出手道:“啊呀,我们的新任物首来了!”

“什么新任,都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姚师傅太客气了,许问有点不太适应,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下一任物首出来之前,你就还是新任,哈哈。”姚师傅对着许问眨了眨眼睛,畅快地笑着。

他携了许问的手,带着他一起往里走,感慨地说,“去年我为咱家资格担忧的时候,真没想到新任物首会花落我家。人世之无常,莫过于是。”

许问进了门,浓郁的药味扑面而来。他耸了耸鼻子,问道:“姚师傅,您身体不适吗?”

“老毛病了,没啥大事,就是药不能断。”姚师傅笑着一指吕城,“你放心,这次这小子跟我一起出去,他会好好照顾他老师父的。”

“师父你一点也不老!放心,这次出去交给我了!”吕城鼓着嘴巴说。

周志诚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接下来几个人就着接下来的安排讨论了一下。

孙博然大师虽然是江南人士,但是长年在京城主持建设大型工程,已经很多年没有回过故乡了。

关于他的事情,姚师傅知道得真不多,他的性格喜好,一概都不清楚。

不过据周志诚打听到的消息,这位大师现在已经回了江南到了桐和府,他们这次出去报名,按理说孙大师会召见上届各物首的,他们很有机会在考前先见上主考官一面。

感觉许问像是通过一次物首证明了自己,姚师傅也会跟他商量另一些事情了。

稍微议论了一下考试相关的传闻之后,姚师傅说起了另一件事。

“咳咳,最近还有一个传言……据说朝廷要给咱们这些工匠定级。”

“定级?什么意思?”吕城第一个问出来。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有多大的本事,就是几级的工匠。回头自家在外面接活也好,朝廷安排大件工程也好,都照着这个标准来。”姚师傅说。

他说得虽然简单,但里面包含的信息量却非常大。

毫无疑问,这是官府方面又是一次力图加强对工匠的控制的举措,但就像徒工试一样,从中肯定也会衍生出来很多问题。

这个级别是按什么标准定的?

定级方式是什么样的?

没通过定级的工匠怎么办?

会直接砸掉他们的饭碗吗?对他们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所有的变革都会带来重重问题,这个也不会例外。

许问以前不会理会那么多,但现在,他却不由自主地开始思考。

譬如姚师傅现在就有点发愁了:“怎么说这个现在还是传言,具体会怎么样还不好说。不过我这身体……”他长叹了一口气, 抬头看许问,“你回去问问你师父,看看他怎么看这件事。”

姚师傅眼中有着期冀,许问应了一声,跟他约好明天出发的时间就退了出去。

他刚刚出门,就听见身后传来惊天动地的咳嗽声,听上去姚师傅已经忍了很久,终于在这时候忍不住了。

许问回头看了一眼,回了旧木场,找到连天青,把姚师傅的话转达给了他。

“哦。”连天青就只简单地应了一声,一句也没多说。

“姚师傅大概想要个章程。”许问提醒。

“这说风就是雨的,要什么章程。兵来将来水来土掩,死不了人。”连天青仿佛并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他手上研究的这个青铜宫灯正到了关键的地方,他专注于此,摆明了懒得管这个事。许问才说了两句话,他就挥手要撵他,说:“没事了吧,没事就回去收拾了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出发。”

“还有一件事。”许问说。

“嗯?”连天青漫不经心。

“刚才姚师傅提到,本次桐和府徒工试的主考官,是孙博然孙大师。”许问说。

理论上来说,连天青没提过,那本画册上也没写过,许问应该是不知道孙博然的名字的。所以他现在的话里带了一些试探的意思。

连天青提前大半年让他研究孙博然的风格,难道是一早就知道下届主考官是他了?

提前这么久知道这件事情,连天青消息也太灵通了吧?

他一直在旧木场没出去过,是怎么知道的?

没想到连天青听见这话,却像是比他还吃惊的样子。

他抬头看许问,眉头紧皱:“此事当真?”

“是,据说外面已经传开了。这是第一次以工匠大师作为主考官,周师兄说代表了朝廷当前的风向。”许问说。

“那个另当别论。怎么会让孙博然当主考官的?”连天青放下了手中的工具,凝神思考片刻之后,看着许问说,“这样的话,你这个魁首还真的危险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