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852 老树白梅

匠心 沙包 2616 2021-09-07 00:44

许宅的修复直播还在持续,热度令人意外地持续着,每到特定的时候会有一个明显的上涨波动。

今天就是这个上涨波动的时候,因为又一个新的建筑即将修复完工了。

上个修复完成的建筑是三月厅,修完时候的景象即今很多人记忆犹新。

从阴天的室外走到室内,如同直接走入了三月的暖阳之中,那一瞬间的感受透过屏幕都强烈得要命。

后来三月厅成果展示这段单独被剪了出来,配上现场的实景照片发到微博,转发高达十万。这是一个可媲美国民热点事件的数据。

同时,它修复过程中的一些细节被整理成文,发了出来,形同给流金竹打了一个漂亮的广告。

卢定那边还没有正式将流金竹的相关各类制品上市,但已经有不少消息灵通的找到他开始订货了。

流金竹产量有限,手工艺品也不可能实现规模化生产,其实很适合现在这样的定制状态。可想而知,它将会成为山阴村的一项全新的支柱产业。

不过,三月厅落成最大的宣传效应还在许宅本身。

这一次,官方宣布新建筑即将完工的那一刻,就有无数人上好了闹钟,等着看个现场了。

许宅真的是个奇妙的建筑,超乎了他们所有人的想象。

这一次,它究竟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新落成的建筑当然就是五味斋。

这天一早,直播画面里就出现了许问的脸,微笑着给屏幕前的观众打招呼:“大家好啊。”

“早!”

“好!”

弹幕瞬间刷屏。

平镇展销会至今已经过去将近一年半,许问的直播也将近持续了一年半。

修复直播居高不下,他本人也近乎是一个大主播了,有相当一批死忠粉和路人粉。

当然,他要忙着修复,绝大部分时候都不是由他来掌镜,甚至他也不会一直出现在镜头里。

但只要他出镜,该时段的热度就会增加,而要是他拿起了镜头,直播间热度会瞬间达到顶峰。

“许问的镜头是有温度的”,这几乎已经变成了粉丝们口中固定的安利语。

“今天万园有点冷,不知道你们那边怎么样。”许问拿着摄像机,招了招手,开始往许宅里面走。

他们现在站着的是许宅后院,这里观众们几乎已经看熟了,但今天又有了一些与平时不同的景象。

现在是二月底接近三月,最近有一点倒春寒,天气格外冷一些。

后院的池塘里莲叶已经枯了――最早的时候许问还担心了一阵,还好它没有那么离谱地违背自然常识――池塘旁边长着一棵梅树,可能是有点懒,开得比普通的梅花迟了点,但放在这时候,也算特立独行。

那是一树老梅,白梅。它枝干崎岖,乌黑如铁,一身白花却晶莹剔透,冰雪一般。白梅经常会显得凄清,但这一树却不同,反而灿烂辉煌,十分夺目。

它首先映入许问的镜头之中,直播间屏幕立刻被各种各样的惊叹刷屏了,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全屏截图。

“树上好像有个东西。”一条弹幕首先发现。

“是猫?”

“球球!”

许问走到梅树跟前,向它伸手。

白梅之间,一只黑猫探头,金色的眼睛与镜头对视。

然后,猫头蹭了蹭许问的手,轻快地跳到了他的肩膀上,稳稳坐住。

“球球你好啊!”

弹幕热情地跟它打招呼。对于许问这只宠物,他们都已经挺熟的了。

最早会有点奇怪他竟然会养猫,结果过不了多久,就觉得这猫天生就该是属于他――不,属于这座宅子的。

“太有灵气了!”

很多人都这么觉得。

许问接了球球,往五味斋方向走,一路看到了很多景物。

其实许宅后院还没开始修,只稍微打理了一下。但华夏古建筑往往就是如此:荒宅野园,亦会意趣横生。而且它每个季节都有每个季节不同的美,冬天草木凋零,经常会显得荒凉枯燥,但这里,一荷一梅,都会让人心生禅意。

“我们这次修复的建筑名叫五味斋,是一间厨房兼餐厅。根据我们调查判断,这里的女主人应该很擅长厨艺,五味斋是她自用的。日常给家人做饭做菜,聚会时招待亲朋好友,都是在这里进行。”

许问一边介绍,一边领他们走进去。

五味斋是个独立的院子,被围墙围起,可以从园中小路直接走过去,也可以从三月厅起居处沿走廊走过来。现在走廊还没有修好,只能从后园绕。

五味斋园中环境十分幽雅,有松有竹,有水有鱼。

许问手一转,正好有风拂过,树叶轻轻颤动,水面拂起波纹,无人感觉到风,却令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阵心旷神怡。

弹幕安静了一会儿,然后“舒服”两个字刷成了一片。

确实舒服,东方韵味十足,这是根植于所有华夏人内心深处的审美,几乎每个人都能第一时间感受到。

五味斋是一个复合型结构,总共由餐厅、厨房、储藏室三部分组成。

许问他们前期调查的时候就发现,下方还挖有地窖,其中有一个是冰室,当年许宅的主人就算是夏天也能享用冰块。

“当时工匠的一些思路就已经很先进了。”许问走进厨房,来到角落,按下一处开关。

清澈的水流顺着陶管汩汩流出,流进了一个水盆。

“卧槽,水龙头!”

“什么玩意儿!”

“古代就有这个了吗?”

“那是不是还有自来水?”

弹幕震惊,再次刷屏。

“当然不可能是自来水,那是工业体系下的成果,古代是怎么也做不到的。”许问看见屏幕上的文字,笑着摇头,解释道,“这引的是井水,用了最基础的虹吸原理……”

许问说着,走到后院,带他们去看后面的机关。

弹幕持续震惊,被古人的智慧惊呆了,此时许问却又有些出神。

其实修复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个机关很有点眼熟,跟他们为逢春城民居设计的差不多。当然不可能一模一样,这个还要更先进更复杂一些,但基本原理是一致的。

是巧合,还是……

他没有多想,很快收回心神,道,“这次我们修复的核心重点,是这个灶。”

他走回厨房,对直播间观众介绍道,“这是我平生所见,最奇妙也最巧妙的传统炉灶。现在,我来给各位演示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