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53 一个故事

匠心 沙包 2999 2021-09-07 00:44

许问做了个梦。

他又回到了许宅。

许宅神秘莫测,许问到现在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好像处于时间的夹缝中一样,可以观测接触到,但又连接着不同的时空,让他可以在两个世界里不断穿梭。

他回许宅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此时许问却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他是飘浮在半空中的!

这是一个很新奇的感受,他可以从各种各样不同的角度去观察许宅,可以平视,可以俯视,可以以一个贴近地面的角度向上仰视。

用这种方式,他可以看到它的整体了,不再仅局限于前院、四时堂、后院池塘等局部感官,而是一个相互勾连、关系非常明确的整体。

许问换了个俯视的姿势,脑子里回忆着阎匠官给他讲的课。

所有建筑都是功能性的,不同的建筑有不同的功用,对功用的设计与利用形成了建筑各部分之间的相互关系。

当然阎匠官的表达方式跟这不太一样,但大意就是如此。

理解了建筑的功用,就能理解它的大致结构。

譬如这座许宅,它一共分成四个部分,第一是住宅区,主要包括许问之前认为的前院。这也是许宅当前被损毁得最严重的部分,只剩下建筑的基本雏形,不仅破旧,有大量违章建筑需要拆除,还有很多部分不见了。

第二部分是书房,以四时堂为中心,旁边还有一些附属建筑,一共三幢。许问之前只注意到了四时堂,都没注意到它们。

第三部分是园林区,以那个长满杂草的池塘为中心。

居高临下看过去的话,这池塘的规模应该比许问之前想的更大一点,算得上是一个小湖了。湖的那一头还有一些别的建筑,就座落在湖畔, 已经完全废弃,大半淹在了杂草里。

这样看起来,四时堂已经是其中保存得最完好的一幢了。

换了刚得到许宅的时候,发现要修的地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多,许问肯定会慌一下。

但现在他很淡定。

很多时候,一个人心里慌是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或者不知道该怎么做。

现在许问对许宅也有很多不解的地方,但至少他在做什么了。

许问睁开了眼睛,又是一天。

天还没亮,营地上各种声音响起来了。年轻人们的声音,生气勃勃。

没一会儿一个人探头进来,叫道:“水烧好了放在外面了,正在摊凉,十四哥你一会儿出来喝!”

“好,马上。”许问应了一声,棚里其他人也纷纷打着呵欠起来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西漠队所有人都管许问叫起了十四哥。

一开始许问还有点尴尬,这样叫的不止是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年轻工匠们,还有那些中壮年的老师傅。

他拒绝了好几次,最后还是江望枫拍着他的肩膀笑:“总比他们管你叫老师或者师父什么的好吧?”

许问脑补了一下,终于勉强接受了这个称呼。

从他第一次站上“讲台”开始,每晚上课的基本上就是他一个人了。

时间越久,这些前往西漠的工匠们就越明白他们学的是些什么。

这是可以改变他们人生的学问。

是的,这已经不是他们惯常认知里的“技艺”了,就是学问 ,坐在高堂上的那些先生们才能学的。

朝廷竟然把这种学问免费教给他们了,许问竟然能作为这种课程的讲师,还能把那么深奥的学问用这么简单的方式教给他们,这都是令他们很难理解的事情。

在他们朴素的想法里,许问就是他们的老师,只叫一声哥,已经是看在他年龄的份上了……

现在,许问的行李不用他自己背,窝棚不需要他搭,洗脚水有人给他打,还有人提议过做个轿子扛着他上路。

许问当然拼命地拒绝了,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很尴尬。

他走出棚子,一阵冷风吹过来,他打了个寒噤。

最近气温降得很厉害,路边的树叶再不见一点绿色,几乎已经黄透了。

赶路的时候不觉得冷,晚上睡觉的时候会觉得,早上刚起来的时候尤其感觉明显。

说起来,西北现在已经很冷了吧,到时候到了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地方买衣服……

上路要轻装简行,许问带的东西不够多,过冬的袄子只有件薄的。

这些东西全是连林林给他准备的,许问没多管。

现在想起来,这些东西大概能支撑他到西北,剩下的就得到地方去买了。

不过他之前挣了点钱,这次出门带在了身上,有地方可买的话,那还是不用愁的。

许问琢磨着这些事情,不知为何心情有点低落。他找了个僻静地方打了套战五禽,汗水从毛孔里蒸腾而出,在空气里变成细密的雾气。一套拳打完,他的心情也好多了。

“喝水了。”许问回到营地,许三递了杯水到他跟前。

许问喝了一口,水是温的,才烧好不久。

他看了一眼四周,好些人拿着竹筒杯,一边喝水一边说说笑笑,清晨的微光照亮冰凉的空气,气氛愉悦而轻松。

就像在旧木场时一样,许问带给西漠队的变化不仅仅只有晚上的那些课程。

他引领了很多全新的“时尚”,喝水就是其中一种。

这个年代的底层人民很不讲究,衣食住行都是。

对他们来说,只有讲究人和月子里的妇人才喝热水,大部分人渴了直接在缸里舀一瓢,没缸直接捧河里的喝。

许问在旧木场的时候就主喝烧开的水,一开始钱明还嘲笑他穷讲究,像个姑娘家。

结果许问给他讲了个故事……

一个故事,听得钱明和师兄弟们全部脸色发白,彻底改掉了喝生水的习惯。

这次到了外面,许问的习惯很快又被发现了,结果这次许三先下手为强,提前找了个机会把那故事给他们讲了一遍。

三百人脸色发白,当天赶路,好些人渴得嘴唇干起皮也一滴水都没沾,晚上歇下来,营地里到处都蒸腾起了热气。

一个故事,就把这些人的习惯彻底地给改变了……

匠官们听说这事的时候也很无语,但没过多久,黄匠官拉住许问偷偷地问:“听说喝生水脑袋会掉下来,是真的吗?”

许问一本正经地说:“是我二婶娘家村的事,我是听说的。”

黄匠官唔了一声,点点头就走了。

这次出发之前,许问发现他也开始烧水喝了。

许问抬头望天。

不管什么时代,这种微信谣言式的故事都是很有市场的……

“今天我们只赶半天路。”收拾好了集合之后,黄匠官站在队伍前面说,“午时左右我们会到晋城。这次我们不绕城过了,直接进城。给你们半天的时间添置东西,还是小组单位,一人脱队全队扣分。”

接着他又说了几条规矩,非常严格。逾时不归的除了队伍里其他人要负连带责任以外,另外还有严厉的惩罚,最严重的会被当成是脱籍逃窜,那可是重罪,连家里人都会不得安生。

黄匠官的话说得很重,但队伍里没一个人放在心上。

人人喜形于色。

赶了这么久的路,终于可以放假啦!

“中午到晋城之后,你不要乱跑,我带你去个地方。”这时,阎匠官走到许问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与此同时,晋城郊外,连天青敲了敲马车后厢的门。

“林林,起来了,城门开了。”他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