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69 “小”困难

匠心 沙包 3045 2021-12-11 07:27

这天他们很晚才下了仰天楼,那时已经入夜,吴安城的灯笼全收了,不像余之成还在的时候那样灯火通明,却越发显出了天上的星月。

连林林靠在许问肩上,许问轻轻揽着她,两人一起仰头。

两个小孩坐在旁边小声说话,争先恐后地去摸角落里的一只小龟。

所以走下仰天楼的时候,许问的心情非常宁和,唇畔也带着笑意。

他们回到所住的客栈,正有一个人在等他们。

是悦木轩的一个管事,见到许问就迎上来,恭恭敬敬地送上几张大周通兑的银票。

许问有些意外,一问才知道,原来宗显扬的那些铁像已经卖掉了,一个不剩,卖的价格比预想中还要高得多。

最先买的是一个当地非常出名的文士,只买了一座,说是要回去当镇纸。

结果没过两天,他又找上门来,跟着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友人,两人都还要买。

那文士说是每天写字画画的时候对着这尊铁像,就灵感逸飞,整个人像是被从什么束缚中解放了一样,有一种无尽的延伸感。他的友人来探望他,也有同样的感觉。

这很明显是铁像带来的,两人振奋极了,要不是当时天已经晚了,那真是恨不得马上就去悦木轩。

于是第二次来,他们不仅自己又各买了一座,还加买了两座,准备送人。

这样的文人都是有自己的圈子的,能够激发灵感、引发人无尽想象的奇形铁像,引起了很多人的好奇与追捧。

三天之内,许问寄卖的铁像不仅全部卖完,后面的价格还越来越高,几乎有点拍卖的意思了。

以悦木轩跟许问的关系,当然不会私瞒什么,都是有多少给许问多少。

许问拿着这个比他预想中还要多出不少的银票,心里百感交集。

这个时代的钱对他来说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他不愁吃喝,工具材料也没缺过。但这个钱的数量……

是不是说明好的艺术作品,不管什么风格,不管什么时代,总是会引发人的共鸣的?

“我回去看一眼。”悦木轩的人走之后,许问对连林林说。

连林林秒懂,微微有些紧张地说:“嗯,我帮你守着!”

这一守就是一夜,连林林看着躺在床上的许问的身体,表情从平和到微微皱眉,眼神越来越紧张。

她坐在许问床边,紧紧地盯着他不放,不错过他身体甚至眼皮任何一点微小的动静,但除了风还是只有风,许问纹丝不动,像是睡着了,又像是已经……

不知不觉中,连林林已经紧紧握住了许问的手,仿佛只有皮肤下面微微的血液流动,才能让她感觉到一丝安心。

她就这样定定地看着,目光从未移开,直到屋外的天光从稀薄变得明亮,孩子们的声音在外面出现,许问的手才轻微地动了一下,眼皮子也微微一动,往上掀了一掀。

连林林猛地抬头,直到这时,她才发现一晚上没动,身体已经完全僵住了。

这猛地一动,脖子到肩膀全部抽筋,剧痛瞬间袭来,让她忍不住“哎哟”了一声。

许问的眼睛猛地睁开,一把扶住她,问道:“怎么了?”

“脖子扭了……”一瞬间,连林林的眼眶有点发热,心里又觉得有点委屈,捂着自己的脖子说。

许问的手轻轻移开她的,覆在了她纤细的脖颈上面,轻轻揉动。温热的力量感透过肌肤的每一根纤维,渗了进去,连林林顺势低下头,心里某种莫明的情绪也渐渐平复了下来,只残留了极其轻微的一点酸楚。

其实一直都在,只是以前她有意忽略了而已。

每当这个时候,她都格外能意识到,她跟许问其实是两个世界的人。而这之间的联系,其实并不稳定。

也就是说,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许问就会消失,从此再也不在她面前出现。

而她,对此无能为力,没有任何办法阻止。

“你不用一直这样守着我的,应该自己去睡。”许问不知道她的时候的心情,带着一丝感动,轻言细语地说。

“我想守着你。”连林林有点固执地说。

“那也应该起来活动活动啊。怎么能坐到把脖子都扭了?”许问一边给她按摩,一边有点好笑地说。

连林林鼓着嘴,没有回答。

“我刚才回去了那边,四处看了一看。许宅的修复还在进行,他们遇到了一点小困难。现在后院开始施工了,就是你看过的那片池塘。我们计划尽量保留池塘的原貌,只稍微清理修葺一下,主要是池塘旁边的石子路,要重新铺。”

许问一如往常地给连林林讲自己在做的事情,随着他的讲述,一个全新的、她从未步入过的世界出现在连林林面前。

可能是因为听他讲得太多次了,对于这个世界,她也有了一些熟悉感与亲切感,好像自己真的在其中生活过一样。

“你知道的,这石子路也是有讲究的,选什么石头,怎么铺,就像作画一样,每个细节都要考虑到。文物局派来了一位这方面的大师,石路铺出来,真有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走着走着,就让人心静了。

“我上次回去的时候,石路已经铺好,结果这次回去,突然要重铺。池塘莫明其妙地涨水,把石路全淹了,石头还没被固定住,全部都被冲乱,只能重铺。”

“啊。”连林林听得愣住了,问道,“为什么涨水?”

“不知道,我们派人潜进了池塘底部进行察看,什么也没发现。”许问说。

“啊……这池塘是不是有点什么古怪?我记得以前你说过,池塘里的红莲,不是它的季节也盛开着,红艳得有点诡异。”连林林说。

“没有了,自从正式开始修复之后,许宅有特异之处的范围就渐渐缩小,到现在,只有四时堂二层跟其他地方不一样。池塘红莲夏天开放,只是持续的时间比其他地方稍长一点,别的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潜入池底,只发现有一眼活泉,别的什么都没有。”许问道。

“那看来只是巧合了……”连林林沉吟道。

“出问题的地方还不仅是这里。新修的许宅跟原本最大的区别,是要引入水电网络等一些现代化设置。结果最近发现,接进来的水管和电线很容易出问题,总会有某段断掉,水电没法接进来。”许问皱着眉,有点苦恼。

他回去的时间在连林林看来只有一夜,实际比这长多了。

他在那里,跟其他人一起找了很多原因,想了很多办法,都没办法解决。

“就像……许宅本身在排斥这些东西一样。”这是他当时最强烈的感觉。

“但是它不是相当于是找上门来,让你修它的吗?”连林林疑惑地问。

“是啊……这种事情,只能找荆承来问,但他已经好久不见人了。”许问无奈地说。

连林林也轻轻叹了口气,道:“那只能再继续找原因了。”

“是啊。”许问点头,“陆处跟我说,古宅古墓经常会出现这样奇怪的事情的,有的能查出原因,有的不能。尽力而为,实在不行的话,再找其他办法。”

许问确实在为这件事情发愁,不过他也不想让这种氛围在两人之间持续太长时间,话题一转,谈到了这次回去的主要目的。

“我回去之后,模仿着宗师傅的风格,也做了一套五个的铁像,托人拿去售卖。”

“然后呢?”连林林对此很感兴趣。

“卖得很好。”许问带着微妙的感慨,坦然说道,“比我预想中还要好。是拿去拍卖的,价格比预估的直接翻倍。参与拍卖的人也很多。”

“好的东西,不管到哪个世界都是好。”连林林轻声道。

“是啊……”许问轻声回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