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40 代价

匠心 沙包 2670 2021-09-07 00:44

岳云罗翻身下马,大步流星走进竹笛巷十七号的院子里。

她明明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但却熟悉得像是天天上门一样。

院子里非常冷清,正对院子的厢房门大敞着,门口有个炉子,上面放着一个陶盅,正在炖着什么。

岳云罗的目光落在上面,眉毛马上皱了起来。

她当然能认出来,这是一个药盅。

平白无故怎么会摆个药盅在这里?这里谁生病了?没听说啊?

她心里本来就有点着急,这时更不犹豫,加快脚步走到房门跟前,飘出的药味也更加明显。

“怪哉,看着像是惊厥,脉象也对,但药敷针扎都用过了,就是醒不过来。”一个陌生的低声在房中响起,听上去像是大夫的。

惊厥不醒,谁?林林吗?

岳云罗的心马上悬起来了,她一步迈过门槛,一眼看见坐在床边满面忧色的连林林,略微松了口气。

然后她看见床上的人,立刻“咦”了一声。

躺在那里,双目紧闭,眼珠子在眼皮下面微微跳动,仿佛极为不安的,是连天青!

连天青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当然非常清楚――比谁都清楚。

他会惊厥,简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回事?”她沉声问道。

连林林本来正俯身看着她爹,一边听着大夫说话,听见外面脚步声,疑惑转头,看见岳云罗,瞬间呆了一下。

她怎么会在这里?不久前她私下跟自己见面,还装成了陌生人,并不打算跟她相认的样子啊。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心中一闪,相比起岳云罗的出现,她还是更关心连天青现在的情况。

“大约半个多时辰前,阿爹正在跟我说话,突然就厥过去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连林林如常说道。

这时岳云罗走到了她身边,俯身去看。按理说,她应该把位置让给岳云罗的,但连林林坐在那里动也不动,身体还微微一侧,阻挡了一下。

岳云罗敏感地意识到了,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走到了另一边,伸手按住连天青的手腕。

“那之前你们在说什么?”她问道。

连林林没有阻止,眼睛紧盯着她的手,道:“我们正在谈论当年天云山上发生的事情。”

岳云罗手一僵,沉默了着按完连天青的脉搏,有些意外地道:“心跳很快,但还算正常。”

大夫点头附和:“确实,这样像是受惊了,而且还在持续的受惊中!”

持续的受惊?

这话本来就很奇怪了。

无论岳云罗还是连林林,谁不知道连天青的性格?

那真是一个天塌下来了都会面不改色的人物。

什么事会让他一直处于这样的状态?

“把你们说的事情具体给我讲一讲。”岳云罗深吸口气,示意大夫出去,然后对连林林道。

连林林突然抬眼看见,问道:“你是谁?我都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跟你说?”

“我……”岳云罗欲言又止,她看着连林林,明明很简单的一句话,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喉咙一样,完全说不出来。

连林林一时意气嘲讽完这一句,立刻意识到连天青还躺在床上,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

她深吸一口气,冷静地道:“对不起,我知道你是谁。你来之前,我们在谈论当年你们的事情。”

然后,她开始给岳云罗复盘刚才谈话的内容。

岳云罗低着头,心中掠过一道尖锐的疼痛。

之前连林林问她是谁的时候,她有点难过,但现在她才意识到,更难过的其实是连林林冷静地、不带一丝情绪地说出她是谁!

但这是她自找的,是她当初离开时就应该清楚自己将要付出的代价。

再想到不久前许问对她说过的她离开之后连林林遇到的事情……

她深吸口气,指甲陷入手掌,强迫自己认真听连林林说话。

片刻后,惊讶弥漫在她的脑海中,她抬起头,看着连林林问道:“莫明丢失了一些记忆?”

“是。然后,他连自己丢失记忆这件事也忘记了。直到刚才,他说有什么壁垒仿佛松动了,再然后,我们并没有讨论这件事情,他莫明其妙地就倒了下去。”

连林林困惑地回忆着,担心地去摸连天青的额头。

他额上全是汗,眼皮下的眼珠子动得比刚才更加剧烈。

连林林以前见过,一些做恶梦的人会变成这个样子,连天青是在做梦?他梦见了什么?

看他的表情仿佛并不惊慌,反倒更像是……惊喜?

认出连天青现在的表情之后,连林林稍微松了口气,没之前那么紧张了。

要是小许在这里就好了……他一定会告诉我一些什么的吧。

就算他什么也不说,只要他在这里,就会让人很安心的感觉……

连林林用帕子给连天青擦了擦汗,听见岳云罗在旁边问道:“倒下之前在说什么?细细给我讲一讲。”

连林林转头去看她。

这是我的母亲。

她之前就知道了,但这时与她说着父亲的事情,却又意识得格外清晰。

这样看起来,岳云罗很年轻,大约只有三十左右的年纪,鬓发如云、明眸皓齿,是如果她不认识,会真心实意赞一句美丽的水平。

相比之下,躺在床上的父亲,脸上已经镌上了深深的皱纹、头发里掺了些银丝,显得有些苍老。

以前在旧木场的时候,有些新来的比较大胆的徒弟,譬如罗梢这样的,还偷偷问她是不是她父亲的老来女。

但连林林知道,她爹其实没那么老,只是经历了一些事情,生活也过得很平凡,看上去像是经历了一些风霜而已。

这是人生的经历,各人也都有各人的选择,没什么可指摘的。

只是……

连林林在心里叹了口气,微笑着抬起头,道:“阿爹跟我说,你们之间没什么误会,一切皆是必然。他想通了,然后这……应该是突破了吧。”

想通了?

突破了?

这一刻,无数种情绪涌上岳云罗的心头,弥漫开来,变成了浓浓的茫然。

她看着床上的连天青和坐在床头的连林林,恍然有了一种感觉,自己被排除在了这两父女之外,变成了一个局外人。

而这,确实是她八年以前做出的选择。

其实早就知道,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甘啊……

这时,躺在床上的连天青的眼珠子突然停止了转动,气息逐渐变得稳定而平静。

然后,他的身形淡去,就在连林林和岳云罗两人的眼前,从床上消失了――

无影无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