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841 沐光迎风

匠心 沙包 2903 2021-09-07 00:44

“这是今天的信。”

一个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子下了车,径直走到连林林面前,把手里的信交给她,同时交出的,还有一个很大的包裹。

“谢谢大哥!”连林林接过信,仰着头看着黑衣人,笑了起来。

她伸手就想拆信,但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小心把它收起,准备一会儿拿回去慢慢享用。

她拆开包裹,检视里面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一些生活用品,有些是她托对方买的,有些则是那边主动给她安排的。

岳云罗很不像一个真正的母亲,但这时候还是尽到了母亲的职责,在这荒僻之地也尽量照料着她的生活。

连林林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检查了一阵之后,在里面发现了一个小陶罐,是之前都没有的。

她拿出来拿了一眼,有些意外,是一罐松子糖。

“嗯,那是,那是我给你带的。”黑衣人突然出声,有些不太自在地说,“这么荒郊野岭的,很久没吃过糖了吧?我路过外面镇上,给你带了一点。”

连林林注视着他,没有说话。

在这目光下,黑衣人仿佛更不自在了,继续解释道,“很多人排队,应当在本地比较出名。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买了最常见的一种……”

他话音未落,那个陶罐就已经被递回到了他的面前,连林林依然看着他,摇了摇头。

“我不能收。”她说着,微微一笑,又取出那封信,在黑衣人面前晃了一晃,道,“我好像没跟你说过,这是我情郎写给我的信。”

关于跟许问的关系,她从来没有说得这么直接明白过,这两个字出口,她的脸颊立刻微微红了一红,但眼波流转,情意呼之欲出。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觉得你像我家里的妹妹,对,小妹妹!”黑衣人连忙解释。

但连林林还是伸着手,意思非常坚决。

“嗯……”黑衣人沉默了,过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把陶罐拿了回去。

“我非常喜欢他,所以就算隔得这么远,也不想他有什么误会,一丁点儿……也不行。”连林林突然再次出声,语气一如即往的温婉,但说得非常直白。

然后,她向着黑衣人笑了一笑,拎起包裹,走进了屋里。

黑衣人看着她的背影,片刻后叹了口气,打开陶罐,塞了一粒进自己的嘴里。

“这糖果然不行,她不要是对的,吃着有点苦。”他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挥手想把它扔掉,又有点不太舍得。这时旁边有两个小孩扯着风筝路过,他拉住一个,把松子糖塞进了对方的手里,然后转过身,走了。

小孩莫明其妙,打开一看,瞬间心花怒放!

…………

“你可真够坚决的。”

连林林进屋的时候,路过檐下,吴可铭正站在那里,侧身笑着对他说。

“不应该吗?”连林林反问。

“挺好的,哈哈,挺好的。”吴可铭在笑,但说得真心实意,甚至还有点羡慕。

“我也觉得。”连林林一笑,进了屋,把包裹放在了桌上。

包裹很重,她拎起来却是轻轻松松,里面装的都是她最近最急需的物品,但她一点看的意思也没有,而是擦干净手,忙不迭地拆开了那封信。

许问没像普通人一样用毛笔写字,而是用了一种特殊的炭笔,字可以写得又细又小,这样,一页纸上可以写更多的内容。

这种炭笔跟铅笔有点像,但许问设法往里加了一些油脂,于是它不像铅笔炭笔那么容易被擦除,也很难被模仿。

厚厚一叠信,字小行密,许问巨细靡遗,几乎把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给她讲了一遍。

他写信的感觉非常的理科思维,很少在里面谈情说爱倾诉相思之情,基本上都是有事说事,专业辞汇和技术细节极多。

自从上次想出那个办法,他已经不再避讳说许宅的事情,而是换了一种方式,说这是连天青给他出的一道题,就是让他设计方案、注意细节,修复这样一座虚拟中的宅子。

当然,作为虚拟产物,它的细节实在太丰富了一点,不过也没关系,谁说天工虚拟的设想不能变成现实?

所以,用这种方式,他同时讲了班门世界和现代两边的事情。

首先是逢春城,它建得比他想象中还要顺利,这多亏了内物阁和流觞园大师们全力以赴的帮助与配合。

严格来说,这是内物阁接的第一个大型工程,但他们为此做了足够充分的准备。

一方面,他们之前就挖了不少有经验的人才,这方面的储备是绝对不缺的。他们实干经验极其充分,为许问填补了大量这方面的空白,使得他的构想不再只是高屋建瓴无本之木,而是实实在在可以实现的。

最关键的是,他们充分理解了许问的意图,花在新城上的时间,比花在行宫上面的还多。

内物阁工匠体现的当然是岳云罗的意志,从这个角落,许问似乎窥见了她的一些野心。

说起来,在除了有关连林林的事情上,他经常会跟岳云罗产生很多共鸣。

――这些话,他也全在信里跟连林林说了,连林林看得笑眯眯的,是真的不介意。

不过这也不是说行宫那边就会被漏下了。

大部分的流觞园大师都被派去了那边,毕竟这种地方,更能体现他们的艺术价值和技术水平。

关于这边,许问提供的其实只是一个大致的框架和概念,细节远没有逢春城那么丰富。

不过这也给了大师们更大的发挥空间,而且之前在流觞会上,以及现在在天云山上,他们从许问身上、从相互间的交流中得到了大量的收获。

潜龙行宫正好给了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尽情施展,把这些收获和新的感受感触应用在上面。

这些大师们年纪其实都比较大了,体力精力都远不如从前。但此时,他们仿佛重新焕发了青春,几乎不眠不休地工作,经常是劝他们去休息他们都不愿意。

许问也提到了新来的李昊。

说起来这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这个人摆明了是过来摘果子的,许问当然不可能让他来拣这个便宜,但也不太担心,总之多少是做了一些准备。

结果他准备的那些东西没一样用上的――李昊根本没给他那个机会。

刚来没多久,他就沉迷进了教书育人的快乐里,好像找到了自己的毕生事业一样。一个明显很好色的人,连女人都感觉不香了。

不过因此,他跟他兄弟李晟,也就是林谢的关系好像变好了不少,偶尔还会在一起吃饭闲聊。虽然有点各说各的,但气氛非常和睦。

这让许问感到非常惊奇,也不禁有些感慨。

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找不到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是浑浑噩噩过完自己的一辈子。相比之下,那些能找到的人,反而是非常幸运的了。

“林林。”这时,吴可铭敲了敲窗子,叫道,“东西收拾好了吗?准备上路了。”

“哎!”连林林清脆地应了一声,小心翼翼把那封信用特制的防水油纸包起来,塞进怀里,拎起桌上的两个沉重包裹,走了出去。

“往南走,风都暖和起来了。”吴可铭站在院子里,仰着脸,眯着眼睛说。

“是啊,真舒服。”连林林站在他身边,沐光迎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