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45 意外的来客

匠心 沙包 2635 2021-09-07 00:44

那人喊出球球名字的同时,许问心里突然有了一些感应,猛地抬头。

“怎么了?”王一丁毫无所觉,还在说话,刘万阁马上感觉到不对,侧头问道。

“……没什么。”许问摇了摇头,这时他们已经来到了荆南海所指的地方,那里竖着几个巨大的砖窑,旁边身着内物阁制服的人来来回回忙忙碌碌,一人站在正中央,熟面孔,是倪天养。

“你怎么在这里?”许问看见他,有些意外。

“你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我从流觞会回来就过来了,已经呆了快十天了。他们说你在忙,让我来建这个窑。”任何人得到认可都会非常开心,倪天养荣光焕发地说着,“刚刚建成,你来验收一下!”

他拉着许问往里走,其他大师跟在了后面。

他们都是在流觞会认识了倪天养的,知道他的个性,并不介意他的怠慢。

这种时候,倪天养要真跟他们打招呼了,他们才觉得震惊呢……

一路上都有人来问倪天养问题,倪天养熟练地下着指令,不假思索,气派十足。

许问突然有些恍惚,他想起了最初认识的那个蓬头垢面、只会直着眼睛看人,好像路边疯乞丐一样的家伙。现在他虽然还是很愣,尤其懒得理会技术以外的事情,但想一想,真的很难想象眼前这个干干净净地发号施令的会跟过去那个是同一个人。

不知不觉中,许问微笑了起来。

倪天养带他们走到了窑下,开始给他们介绍水泥窑相关建设与使用的种种事项。

许问认真听了一会儿,发现相当规范,他想提醒的一些内容他们都已经提前注意到了。

尤其令他满意的是近距离工作的一些役工都穿上了连体的防护服,连头一起罩住只露出两个眼睛的那种,防止大量灰尘吸入。

他记得尘肺的事情他曾经在闲聊的时候跟倪天养提到过,表示了一些担忧。

他真没想到倪天养记住了,并且在这种时候采取了改善措施。

而在这个人命贱如草的时代,荆南海他们会让倪天养执行这样的安全措施,也确实很了不起,让他有些改观。

他笑着向倪天养竖了下大拇指,倪天养一愣,瞬间会意许问指的是什么事。他挺了挺胸,得意地回了个大拇指――是给自己的。

倪天养继续介绍,许问从人群里退出来,问了下路,向着水泥场的角落快步走去。

荆南海看见了,以为他是要寻个地方如厕,没有放在心上。

许问走到河边一个僻静的角落,倪天养等人的说话声被拉到了远处,还不如水声来得响亮。

许问深吸口气,看向前方,好像看向透过眼前种种景物,看向了不知名的远处。

然后,他一步迈出,一步从阳光与水流之畔迈入进光线蒙昧的幽暗之中。

他回到了许宅。

果然,他对许宅的掌控力越来越强了。

最早的时候他要在许宅接任务,后来由球球带着来回,再之后他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回,但也需要长时间的冥想,在脑海中构筑出许宅的形态。

而现在,他只需要稍加凝神,一步来回。这种感觉,仿佛许宅已经变成他的自留地了。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许问迅速警惕起来,环视四周。

伴随着他对许宅掌控力的变强,他对这里的感知能力也变强了。

譬如现在,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许宅里有了别人,除了他和荆承以外的第三人!

要说的话,荆承的感觉还有点缥缈不定模糊不清,但那个第三人,却像是黑暗里的火把一样,明晃晃地伫在那里,让人想忽视都做不到。

一片完全属于自己的地方,突然出现外来入侵者,这种感觉是非常恐怖的。

许问全身上下所有的寒毛全部都竖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向那边走。

他能感觉到,那人就在后院,池塘旁边,说得更准确一点,是在球球的好伙伴小乌龟旁边。

他是谁?是怎么进来的?

除了他以外,还有别人可以随意进出这里吗?

许宅除了多了一个人以外,还是老样子,天空没有太阳,但日光从不知名的地方散漫地落下,充斥在整个空间里,让这里笼罩着一层蒙蒙的白光,带着一股陈旧而凝滞的感觉。

他初来的时候,白光之下,凝滞之中,红莲殷红如血,热烈得仿佛所有生命力的凝聚。

不久前,红莲开始莫明凋谢,然而其中仿佛孕育着新生。

现在,红莲旁边半蹲着一个人,正伸手进水,捞起一片凋零的花瓣。

许问看见那人背影,身体瞬间僵住,在原地停了半晌,有点不可思议地问道:“师父?”

那人如常起身,托着那片花瓣,转头过来叫道:“许问。”

然后他看见许问面孔,微一皱眉,“这是真实的你?这么老?”

这种嫌弃是怎么回事……

许问下意识摸自己的脸,然后意识到回到这里的自己也回到了二十五岁,从少年变成一个标准的青年了。

“我上次没说过?我确实已经二十五岁了。”许问说。

“没说具体年龄,但二十五岁这个长相……还是挺显年轻的。”连天青打量着他道。

这个确实是。

两个世界的年龄标准其实是不一样的。

在古代,十几岁就能成亲,二十多岁正当壮年,四十岁已可称老年。

随着时代变化,人的平均寿命不断增加,外表显示的年龄也会越变越年轻。

不过这不是关键,许问现在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师父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然后他一低头,发现另一件同样震惊的事。

连天青的上半身非常凝实,看上去没什么异样。但他的下半身却像是坏掉的全息投影一样,不时透出后面的景象。

这是怎么回事,他现在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许问想了想,说了一声“冒昧了”,伸手去抓他的手掌。

不出意外,他的手从连天青的手上穿了过去,并抓不住。但穿过的时候,他也明显感觉到了一抹温热的触感,仿佛他就在在与不在之间,很难判断。

同时他看向连天青手上的花瓣。

他这种状态,是怎么把花瓣捞起来托在手上的?

“我也不知。不久前,我心有所感,眼前突然出现奇妙的景象。我有些好奇,靠近去看,魂魄突然离开身体。我看见身体倒了下去,被林林扶住,然后我就来到了这里。”

连天青环视四周,缓缓道,“这就是你说的许宅?真的,很,不可思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