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81 鬼哭

匠心 沙包 2791 2021-09-07 00:44

昨天许问在雪雕山谷沉思的时候,倪天养他们也没有闲着,留在雪谷里考察祝老汉留下的遗留物。

首先就是那条冰龙。

祝石头老老实实地带他到隐藏冰龙的山洞里,给他讲解了冰龙是怎么藏在里面的,是怎么通过机括放出来的。

跟他们同行的还有明山等几个工匠大师,全部都对机关消息等技巧有一些了解。

他们很快就吃惊了。

因为两点,第一,祝石头这个机关比较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复杂、巨大、巧妙,而这个机关,全部都是他从无到有,一个人想出来的,祝老汉在中间并没有帮任何忙。

第二,倪天养对此的领悟力。很明显,倪天养跟祝石头是第一次见面,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冰龙机关。

但是他却理解得非常快,比他们每个人都快。

祝石头的口齿其实是有点笨拙的,很多地方他能做出来,但是讲不出来。讲得急了,就面红耳赤地要找材料给他们示范。

但这样的事情只发生了一次,后面他乱七八糟地说一通,倪天养马上就能明白他在说什么,换种方法给大家解释出来。

大家都听呆了,祝石头感动极了,泪眼汪汪地看着倪天养,那是见到平生知已的眼神。

总之,他们研究完施放冰龙的机会,又回去平原上看那些被祝老汉击碎的冰龙残骸。

它被连林林带下来的冰雪落石冲击,越发四分五裂,不成形状,只能勉强看出一些端倪。

倪天养很快在里面发现了一些东西,也就是许问之前发现的那些。

冰龙本身是非常精妙的大型冰雕,用竹木制成的骨架支撑着,外壳完全都是冰雪做的。

它其实也没有明山他们之前看到的那么巨大,是巧妙地利了视觉错觉,让它看上去非常惊人而已。

这是祝老汉的法子,是鲁班书里的记载。

不得不说,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真是有一些偏门实力的。

机关以及视觉错觉,包括假装成“鬼行步”的障眼法,都是可以解释的,是正道的法子,只是被祝老汉用在了歪门邪道上了而已。

但冰龙里的有一些东西,就没法解释了。

就是那些草木灰、动物(其实是牛)的血液和内脏、以及人类的残骨。

人类的骨头非常陈旧,是从老坟里挖出来的。挖坟掘墓、扰人清宁,这在这个时代是大罪,也是因为这个,许问之前才会说“祖宗的棺材板子都要压不住了”。

而耕牛是农家重要的资产,官府有规定不得私宰耕牛,不得私食牛肉,可见对它的重视。祝老汉他们为了自己的目的,偷了人家的牛,放血挖内脏,这同样是大罪!

两罪同犯,可说是罪大恶极,鞭笞流放都有可能。

这事是祝老汉带着祝石头一起做的,祝石头不知刑律,听说这事的时候又是紧张,又是害怕。不过他还挺老实,表示有罪就该罚,自己回去以后会去官府自首。

这当然没什么事,倪天养对他很有好感,拍着他的肩膀表示到时候会陪他一起去,真的被判鞭刑的话会给他请大夫,保管让他好好的。

这事是倪天养说的,许问也不知道祝石头听到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因为这时候,他们现场给他展示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他俩吵起来了。

有意思的是,他俩争吵的内容,跟自首鞭刑什么的一点关系也没有――吵的是另一件事。

冰龙里的生灵内脏和人骨殖以及不那么重要的草木灰,究竟有没有用?

要让冰龙动起来,是不是非得要加这些东西不可?

祝石头坚持说是,倪天养则表示有机关就够了,其它这些东西都是忽悠人的,顶个屁用。

两人吵着吵着,就开始吵这世界上是不是真有鬼存在,祖宗英灵是不是真的能庇佑人了。

祝石头口齿远没有倪天养伶俐――倪天养可是正儿八经读过书准备考科举的。

论吵架,两个人完全不是一个水平线的选手。

吵得急了,祝石头一句话嚷了起来:“谁说世上没有鬼,我就见过!就在距这里三里地的地方!”

语惊四座。

祝石头说的也太具体了吧?

尤其是明山,眉毛马上就皱起来了。

距天山三里地?也就是距他家流觞园三里地?

这对别人来说是异闻趣事,对他来说就是实实在在的威胁了。

明山当时就想让祝石头带他去看,但一来时间太晚,二来毕竟是鬼神之事,在场的人很多都将信将疑,都觉得不可不防,最好还是做好准备再去。

所以他们约好了今天一起去,倪天养惦记着许问,生怕他错过,一大早就来叫他了。“真挺有意思的。什么样的鬼?”因为许宅,许问对鬼神之事也有点将信将疑。

“他说了半天我没听懂,又是鬼影又是鬼哭什么的。对了还有鬼打墙!”倪天养把自己知道的信息全部都说出来了。

“有意思……”

“有趣!能带我去吗?”正好这时连林林也端着粥和小菜回来了,兴致勃勃地问道。来回一趟,她的表情动作都恢复了正常。

“那有什么不能的,一起去呗。”倪天养大包大揽。

连林林笑得眯了眼,许问则喝起了粥。

粥一入口他就尝出了味道,问连林林道:“是你做的?”

“嗯嗯!”连林林眼睛眯得更弯了。

“好喝。”有家的味道。许问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嘿嘿!”连林林整个人都散发着开心了。

喝完粥,正好明山他们也过来了,人员到齐,一群人准备出发。

三里地其实不远,但雪山走起来真是有点费劲。

“你知道这里有路吗?”李全也来了,问明山道。

明山打量四周,默默摇头:“那个山壁挡着,我还以为这里没路。”

明山说的是他们路经的两块山壁,错位相对,冰雪连接,看上去就像一整块,不走到跟前完全看不出有路。

“这是怎么找到的?”明山疑惑地说,“本地人都不知道啊。”

“鲁班书传人还是有点东西的。”李全说。

“还是有点奇怪。鲁班伪书常见于江南乃至晋中一带,并未见于西漠……”明山沉思着说。

“还有这姓祝的,究竟是为什么来流觞会的,我觉得也应存疑。当然,我不是说流觞会不行……”李全说到一半,连忙解释。

“我懂你的意思。流觞会对心无旁骛钻研技艺的,当然是个好机会,但这种心术不正的……确实应该多琢磨一下。”明山说。

“喂,你师父过来是干嘛的?”倪天养听见了,直接就问。

“我,我也不知道啊,师父嫌我笨,从来不带我出门的……”祝石头紧张地说。

“回头我去找人查一下。”李全沉吟着说。

一群人又走出一段距离,突然一起抬头。

凄厉的惨叫声从远方传来,撕破耳膜,宛如千万鬼魂正在一起哭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