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79 另类劝和

匠心 沙包 2691 2021-12-11 07:27

左腾来找许问当然是有事的。

不久前,他们判断圣城的建造地就在这附近,虽然向福至逃走了不知下落,黑姑死了无法帮忙传递消息,但这不代表他们什么事都不能做了。

许问把从张小山那里得知的地形图多复制了几份,让他拿着出去问人。

如果它真的离得不远,总有人会看这地形觉得眼熟的。

果然没多久,左腾就打听到了消息。

有一个住在附近山上的樵夫,说似乎看见过这几座山,不过不太确定。

左腾把他安欣喜住,回来找许问,结果没想到正撞上一出好戏。

许问立刻跟左腾一起去见那樵夫,结果到了地方,人不见了。

那是一个面馆,左腾给樵夫买了碗面,让他等等。

可能是时间太久,他吃完面又等了一会儿,就跟老板打了个招呼回家去了。

现在天气渐热,是准备冬衣的时候,他也急着要多备点柴火烧炭卖钱,实在没那么多时间耽搁。

到地方不见人,许问和左腾一起紧张了一下。

其实左腾把樵夫放在这里,而不是直接带回去,也是为了隐蔽安全。但是眼看着到了对方的地盘,他们人手太少,发生什么事都不意外。

听到面馆老板一边干活一边转述,两人同时松了口气。

“我知道他住哪里,可以直接去找他。”左腾说。

他确实还是提防了一手的。

“嗯,正好我们还有一些东西要准备,收拾好了就上路吧。”许问点头。

回到客栈,连林林正跟着两个孩子一起往回搬东西。

其实昨天他们就已经看好了,中间出了岔子没有买掉,今天许问出门,连林林也没有闲着。

这些东西有的可以直接穿上,有的得要收拾整理一下。

接下来他们上山,车走不了,只能靠人力,东西必须要好好整理一下,于是许问左腾跟着连林林一起忙碌起来。

两人不久前算是小吵了一架,现在气氛还是有点怪怪的。

不过不是什么不好的感觉,反而有种雨过天青一般的清新感。好像漫长时间以来一直停滞的关系突然有了全新的进展,两人都有点小心翼翼的,却又有一种全然不同的感觉流转在他们之间。

两人没太说话,偶尔交流一句,也是关于当前正在做的事情,没什么实质内容。

悉悉簌簌,忙忙碌碌,眼看就要全部做完将要出发,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这时,连林林背对着许问,突然说道:“我当时出去旅游,确实是我自己想去的。”

声音里有点委屈,但更多的还是认真在解释。

许问转过头看她,她低着头,把一块布巾叠起来,又打开,再叠起来,再打开。

忙碌中,她的头发有一绺落了下来,在脸颊旁边一荡一荡的。

许问笑了,问道:“所以,跟我没关系?”

“也不是。也有一点关系啦。你参加徒工试三连魁首,去西漠带出个个都能独挡一面的月龄队,还建逢春城和天启宫,件件事情都做得那么风生水起。我很羡慕,觉得我的人生灰溜溜的,跟你完全没法比。

“而且离开江南,走了晋中,见了西漠,我才知道世界原来这么大,到处都是这么不一样的风景。更远的地方,有什么样的风景?

“我想去看看,所以才走的。

“不过关于你,确实只是羡慕,还有点舍不得,真的没有什么配不配得上的!”

说到最后,连林林终于提高了声音,直视许问,非常认真地说。

“嗯,是我错了。”许问承认,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当时说的纯是气话,不能全当真。我其实很喜欢你这样,有自己想做的事情,自己想去的地方,我要说什么,你总能明白……总之,我那些话,你听一半就行了,不用太认真!”

“所以,我们俩和解了?”连林林抬起眼睛看他。

“本来也没有问题……嗯,和解了。”许问与她对视,说道。

连林林笑了,如雨后初晴,阳光闪闪亮亮地反射在每一滴雨珠上,整个世界都因此而明亮了起来。

“我可以一辈子看着这个笑容。”许问突然很想说,但最后终究还只是摸了摸鼻子,没好意思说出来。

…………

许问他们完全没有耽搁,收拾好了就上了路。

樵夫住的地方在城外的山上,他们离开折度镇,走了一段距离,开始爬山。

现在已经快要进冬,这座无名小山山色凋敝,草木枯萎,没什么好看的。

左腾本来在有一搭没一搭地看他们俩的脸色,发现他俩跟平常没什么两样,也就放心了。

他若有所思,突然问道:“之前向福至说,人生有八苦,这个你怎么看?”

许问愣了半天,才想起来最早见到左腾的时候,他还算是个和尚,虽然是个假和尚,但耳濡目染的,确实也知道了不少相关的内容。

而且看起来,左腾不仅是知道了,还认真地思考过,向福至一番话,又让他记了起来。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也很不好回答。许问想了想,反问道:“你呢?你怎么看?”

“人生确实很苦。”左腾似乎确实想过很久,这时不假思索地回答,“活着难受,又不愿意死。什么都想要,拿不到了不开心,拿到了还想要更多的。抠抠索索地过了一辈子,发现忙了一辈子的全是屁,根本不想要。但更难受的,还是浑浑噩噩,一辈子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那你呢?”许问问他,“你也有想要的东西吧?”

“嘿。”左腾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说起来,我记得你有一个义子的吧?好久没见面了,想回去见见他吗?”许问问道。

“嘿,叫义子,就是说不是亲生的,没那么多感情。能给他找个还可以的归宿,已经仁至义尽。”左腾的话听上去挺冷漠的,但最后一句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了一丝感情。

他很快转移了话题,道,“我只是在想,生是苦,但人人都想活着;死是苦,很多人但求死得其所。老是苦,老来儿孙满堂是乐;病是苦,大病得愈是乐。求不得是苦,求而得之是乐……其余爱欲纠缠,苦与乐本就难解难分……人生诸事,哪有分得那么清楚的?

“很多时候,不是世事越苦,回味越甜?”

说到这里,左腾突然又笑了一声,看了眼连林林,又看许问,“一样的,是不是吵了一架,才发现感情更深?”

许问一愣,突然间明白了过来。

原来左腾还是不放心他俩,搁这儿劝和呢。

“对,你说得对!”他也笑了起来,拉着连林林的手,坚定地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