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83 落水

匠心 沙包 3065 2021-09-07 00:44

朱甘棠的回来让许问像是吃了一针强心剂一样,瞬间兴奋起来,也不困了。

朱甘棠简单跟许问说了一下自己是怎么做到的,总地来说就是各个击破,软硬兼施。

首先他到摇木村,先打听出来谁是这里最能说得上话的。

这个人通常是村长,也可能是村里的长老,或者乡绅什么的。

然后,他要找到这个人,坚持跟对方单独交流。

这个单独交流非常重要,双拳难敌四手,也只有诸葛亮能舌战群儒,这还是因为对面是群儒,是讲道理的人。

摇木村这种地方,大部分人都没文化不讲理,你一个人跟这么多这种人吵,纯粹秀才遇上兵。

而且,一时的不讲理可以成事,能在村里长时间站住脚说得上话,这个人必定是有一定水平的。

有水平,就能交流。

接下来就是软硬兼施了,软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硬就是挟之以威。

在这件事情上,两者都很容易办到。

雨越下越大,冲破石生村那段河堤之后,洪水会不可避免地冲到摇木村,中间是没有遮挡的。

到时候没有了石生村在前面做防御,摇木村一样会受灾。

所以现在帮助石生村,就是救自己。

而且,皇恩浩荡,皇命也不可违。

关于怀恩渠的旨意已经在路上了,不日就会到达。

皇命之下,摇木村一样要搬迁。

不如趁现在命令还没有下来的时候,先一步行动起来。

要修怀恩渠,需要搬家的不止摇木村一个地方,现在他们算是提前得到了消息,不如利用这个优势,先行一步占个好地方……

总之,就是全方位各层次的忽悠,里面还另外加上了很多话术手段。

譬如抓准对面这个人的心理,看他个人是想求财,还是想求权,还是想为后代谋个好出路。

朱甘棠在官场里混了这么多年,见识广,人脉深,在这方面再有话语权不过。

他稍加指点,就能给对方描画出全新未来。

从个人以及整体各方面来下钩,要说服对方其实并不是难事。

“最重要的,还是我们做的确实是好事。”

朱甘棠对许问说的其实并不多,但仅仅只是说出来的这些内容,就让许问觉得很头大了。

然后最后,朱甘棠这样对许问说,深有感慨的样子。

“师出有名,行义事,便有义果。我一直是这样相信的。”

行义事必有义果?

这当然不是。

好人得不到好报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全天下遍地都在发生。

但朱甘棠也正是因为这样相信着,才会做这么多事情,才能把自己的想法不断地贯彻下去。

这正是他的信念。

而现在,至少在摇木村的这件事情上,他又成功了。

天亮了,许问带着石生村和摇木村两个村庄的人继续前行。

摇木村人的脸上还是有着担忧与哀伤,在朝廷的规划下,他们的村庄、他们的祖先葬地都将被没入水中。

皇命不可违,这是没办法的事,他们已经接受了。

但他们的心里还是非常沉重,一路走,一路骂着这贼老天。

西漠向来少雨,他们以前担心的都是旱灾,担心河水枯竭无处可灌溉。

结果今年雨就下个没完没了了,到现在还不见停,也不知道老天爷闹了什么毛病。

许问听着他们抱怨,也皱眉看天,在心里想:七劫是真的吗?

如果是真的,火灾劫什么时候发生,将应在何处?

而剩下的两劫,又会是什么?

…………

“你在想什么?”

许问的忧虑确实肉眼可见,朱甘棠还在跟着他们一起,不可能留意不到,终于问了出来。

这事许问跟皇帝也说过,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把对皇帝的话又对朱甘棠说了一遍。

“子不语怪力乱神……你觉得这是真的?”朱甘棠皱眉问道。

“是我自己遇到的事情,我不得不信。”许问回答。

“你的眼睛也可能欺瞒于你。”朱甘棠语重心长。

这意思是许问遇到的有可能是幻觉,是他的眼睛和大脑针对他当前遇到的事情,以及内心的忧虑,共同作用出来的。

这想法很先进,也确实很有道理,不过许问遇到的可不仅仅是这样。

“如果是真的……那就得另外考虑了。”

朱甘棠看出来了,更深地皱起了眉。

这事确实值得担心,但当前也没法解决,他们只能先考虑干好手上的事情。

一件很要命的事情,雨又下大了。

更要命的是――

“爹!!”

暴雨倾盆,即使是他们也没办法在这么大的雨下面做事,所以躲了一段时间的雨,等雨比较小了才出来继续开工。

但大雨带来了变数,这时候他们已经快到饮马河旁边,要把灰水河的洪流引过来了。

就在最后一步的时候,井年年脚下一滑,脚下踩塌了被水泡得瘫软的河岸,整个人向着河里滑下去了!

刚刚才下过暴雨,河水猛涨,饮马河显出了难得一见的凶势,奔腾的水流汹涌得像野马一样。

这种情况掉进河里,会马上被水冲走,凶多吉少!

许问转头看见这情景,脸上马上就变了。

但他跟井年年隔了有一段距离,这种时候想伸出援手也不可能。

这时候自然有人比他反应更快。

井水清一把抓住儿子的脖领子,用力把他往河岸上甩去。他用尽了全力的力量,自己则在反作用力的影响下倒向了另一边,掉进了河水里!

井年年的脖子被衣领束紧,几乎气都喘不过来。他掉在河岸比较安全的地方,在窒息与痛苦中,眼睁睁地看着他爹井水清被水冲走了!

他呆怔了一瞬间,发出一声极其惨烈的嘶叫,扑到了河边,整个人几乎又扑了下去。

而这时,许问已经赶到了,他一把抓住井年年,在他耳边大吼:“这是你爹换来的命!”

井年年脚步一顿,停留在离塌陷河岸只有半步的地方,接着,又发出了一声扭曲得不似人声的哀号,一转头,给许问跪下,连连磕头:“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爹,救救他。”

他的声音一开始还很大,但渐渐的越来越小,最后完全失声,变成了痛哭。

他在水势与水利工程方面天赋惊人,常人难以企及。

这个时候,他看他爹掉进去的位置,被水冲走的方向,就已经猜到了这份凶多吉少。

井水清生还的可能微乎其微,几乎称得上不可能!

他跪在许问脚下痛哭,周围洪水澎湃,声震天地。

他的哭声混在这巨大的声音里,几乎完全被淹没,但那偶尔透出来的丝丝缕缕,更显凄惨,让人的心也跟着一起沉落了下去。

周围其他人不忍卒睹,转过了头。

井水清一个外婿,能在石生村一呼百应不是没有原因的,他果断坚定,为人诚信,在村民里威信非常高。

结果,就这么转眼之间,人就没了……

“老天不长眼啊……”有人这么说。

“唉……”更多的人在叹息。

许问也紧盯着河水,脸色铁青,没有扶井年年,也没有说话。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紧绷的下颌突然渐渐放松了些,他弯下腰,扶起井年年,道:“还有机会。”

“啊?”井年年迷蒙着眼睛,抬头看他。

“还有一线机会,我们试试!”许问非常坚定地看着他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