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99 清点开工

匠心 沙包 2916 2021-09-07 00:44

许问没有马上开始找东西修复。

他先拿着纸笔,开始统计四时堂里所有的物品。

八张床,每张床的名称是什么,用的是什么材料,用一段简要的话来描述,尤其写清需要修复的部分在哪里。

其他家具也是如此,多少个柜子、多少张椅子……所有东西他全部清点出来,列表统计。

家具之后是箱子,一共一百多口,许问一个个打开来看。

书画箱有几口,每箱书画有多少,书法几幅绘画几幅,分别是什么内容。

到这一步许问就有点棘手了。

家具还好说,他用了一年时间来学这个,各种类型基本上门清,大件小件统计起来也很方便。

但是书画方面,连天青只给他讲了一个大概,具体内容还没有涉及到呢。

一些名气很大的书画家他还听说过,稍微冷僻一点的就不行了。

题跋完整的还好,被虫蛀了或者本来就缺失的,就很麻烦。

许问思考了老半天,突然一拍脑袋,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有电!

现在这种状态电话是打不出去的,但是手机的其他功能还能用。

许问直接把它们拍了下来,文件名跟表格对应,再写上简短的描述,暂时解决了这个问题。

清点家具的时候他从容自若、游刃有余,清点完书画,他硬是冒出了一身汗,心里还很惭愧。

学无止境,他懂的实在太少了啊……有机会出去的话,也不知道能不能多买点书带进来看……

箱子里除了书画还有很多别的东西。

古代服装、各种丝织纺织品、古籍、金玉牙雕陶瓷花瓶等大小摆件、宝石首饰……

琳琅满目,比许问想象中的还要多而且复杂!

所有的这些东西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光是“精美”两个字,许问就不知道在描述里写了多少次了。

东西太多,许问一次次感到惊喜,同时也觉得头大。

书画好歹还有题跋,还可以找一下来历,这些东西呢?

那些不同的丝织品之间有什么不同?这种绣法和那种绣法看着的确不一样,分别叫什么名字?又是哪位大师绣的?

许问手机里的图片越来越多,纸上的描述却越来越乏善可陈。

记录着记录着,他突然在想一件事情。

刚刚开始教他修复的时候,他师父连天青就对他说过,这个行业涉及几乎所有的门类,其道极其深远。

许问这一次可以说是体会非常深了,他同时有点好奇,这么多东西,连天青都会吗?是他在这里的话,能把这些东西全部认齐吗?

唔,也未必。

从箱子里的书画就可以看出来,这些东西来自于各个时代,跨度非常大。

出现在班门世界之前的,连天青可能能鉴别得出来,那之后的他肯定就没办法了。

统计完箱子里的东西,许问想了想,又把柜子的柜门打开来看。

才开了一个柜子,他的动作就僵住了,回头又去把桌上的纸笔移过来继续干活。

柜子里竟然也被塞得满满的全是东西,全是珍奇的古董,许宅的原主人究竟是多有钱!

天黑又亮,天亮又黑。

不知不觉中,许问回到许宅后又过了五天。

这五天他什么事情也没干,全部花在清点统计四时堂里的物品上了。

最后,他拿着一叠厚厚的写满字的纸,有点发呆。

四时堂除了本身的建筑以外,堂内物品大小一共17812件,书画古籍、金银铜铁、竹牙玉石、漆木织衣,所有的门类全部包括在内。

这一万七千多件物品,件件都是精品,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宝库,但也代表了更加巨大的工作量。

我简直是这宅子的劳役鬼。

许问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禁失笑,淡定得连自己都有点意外。

他放下手里的纸, 小心用镇石压好。

文物分类本身就是一件很困难的工作,再加上他能力有限,这里的统计只有细木类比较精细,其余的都粗略了一些。

那就先从细木类的开始修起吧。

不眠不休地干了五天,许问一点疲倦的感觉也没有。

早在进行统计的时候,他就已经确定了自己第一个要修复的目标。

现在他转过身,毫不犹豫地走进四时堂,从里面比较深的地方搬出了四把椅子。

******

四时堂光线太暗,东西太多,不适合用来修复。

假山后面那个工作间又太小太偏,不方便用来修复家具之类的大件。

于是许问在四时堂外面的天井里整理出了一块地方,又从门厅堆积的破烂里翻出了一块大块的白色塑料布, 清洗干净之后撑在了天井上方。

这就形成了一个临时工作间,比较亮堂,又不至于被风雨侵袭――

是的,许问发现这里所谓的时间停止很诡异,好像只跟他直接相关的事情有关。

譬如他现在除了精神上的疲倦以外,是不会累也不会饿不会困的。

但对于整座宅子却并非如此。

这里的时间仍然在照常流逝,就像四时堂里的物品仍然会不断受到时间的影响一样。这里仍然会刮风、会下雨、有日升日落、有四时交替。

也就是说,许问修完的东西, 如果保存不善,也是会再次损坏的……

许问把椅子一张张搬到天井里,强烈的日光被半透明塑料布过滤之后,变得柔和起来,照在了四张椅子上。

这四张椅子全部都是官帽椅,明显是一套的,简洁流畅,带着明显的明代家具风格。

官帽椅是古代椅子的典型样式之一,始于宋元时期。这种椅子的“搭脑”,也就是椅背最上沿的部分会探出头,造型像古代官员乌纱帽张开的帽翅,因此得名。

官帽椅在明清两代达到巅峰,两者的风格却截然不同。

明代官帽椅朴素大方,造型优雅简洁,曲线与直线完美搭配,椅上装饰比较少。

清代官帽椅的搭脑常用罗锅枨或花形,靠背、扶手上大多都有花饰,风格跟明代相比,华丽繁复了很多。

现在摆在许问面前的这四张,是非常典型的明代官帽椅。

它的靠背用圆木条做了个框,基本上是空的,只有正中央有一个背板。背板四周同样是圆木的框,中央有一个图案,这叫“攒框镶心”。整个背板形成一个弧线非常优雅的S形,恰好能让人把背靠在上面,贴合人的脊椎。

这也算是古代的人体工学了。

背板镶心浮雕一个文字, 上方有一个镂空的如意云纹,除此以外看上去并没有装饰。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它腿间的牙子正中浮雕卷草纹,后边柱微微向后弯曲,搭脑也微微向后弓起,形成了一个恰到好处的背倾角。

它的每一个细节都非常精心,处处可见匠心,整体造型非常稳重,有一种说不出的气韵,绝对的大师之作。

四张官椅造型基本一样,只有正中央浮雕的文字有所不同。福禄寿喜,全部都是篆书。

如果按规矩给这套椅子取名,应该叫“福禄寿喜南官帽套椅”,对了,前面还要加上它的材料。

这个材料,是许问第一个选择修复它的原因。

这四张一套的椅子,完全是用杉木制成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