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89 一轮月

匠心 沙包 2583 2021-12-11 07:27

来人看见连林林的画,先是目光有些错愕,但紧接着,他的目光就凝住了,拿着画的手不再坚若磐石,甚至有了些微微的颤抖。

有山老人看他一眼,走过去看,看见就皱起了眉头。

在他看来,这幅画实在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就是一扇窗、一轮月、月下有竹、竹上有光。

看着看着,他的眉头舒展了开来,在这幅画里,他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温馨与宁和,甚至有一种想要就此睡下去的安祥感觉。

“画得好,仿佛是在母亲怀抱中看见的场景。”有山老人看了一会儿,沉吟着道。

“不是母亲,是父亲。”那人的眼睛还在盯着画看,嘴里却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知道她是……”有山老人话说到一半,突然收了回去,表情变得微微有些异样,“你的意思是,这是真实场景?她亲眼看见过的?记忆犹新,于是将它画下来了?”

“是。”那人回答。

突然不知从何处吹来了一阵风,火光摇曳,把那人的五官照得更加清晰。

要是许问和连林林在这里,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这张脸,赫然就是连天青的,而不仅眉目五官,包括他的身形、他独特的气质――这就是连天青,失踪的人又再次在此出现了!

连天青看着女儿的画,满目都是温情,轻声道:“虽然这景色没什么特殊的,但我也记得。这是她五岁的时候,生了病,躺在榻上,我抱着被子把她裹住让她发汗,给她喂水,给她喂药,心里非常着急。那晚月亮又大又亮,隔着窗户照进来,照在我们身上。”

他轻轻吐了口气,继续道,“我指着月亮对她说,你看它多美,你快点好起来,等你好了,我带你去把它摘下来。我当时心里着急,几乎就是在胡言乱语了。林林抬起头来看我。这孩子,那么小,又那么弱,还生着病,却还在向我笑。”

连天青声音悠远,很轻,完美地掩饰了其中极其轻微的那一丝颤抖。

有山老人只是安静地听着,没有回答。

“后来她退了烧,终于好起来了,不过忘记了很多事情,我趁机把摘月亮这件事糊弄了过去。不过……原来她还记得那晚的那轮月亮。”

“很美的月亮。”有山老人说。

连天青注视着那幅画,又过了好一会儿,把它卷了起来,放进一个有盖子的竹筒里,塞进了怀里。

这意思是要没收这幅画了,有山老人扬了扬眉,没有阻止。

接下来连天青又看了剩下几个人的画,他先看的是左腾的,看见那个圆,表情顿时有点古怪。

“这让他过了?”他有点不可思议地问。

“解释得非常完美。”有山老人认真地说,把当时左腾和孩子们的对话重复了一遍。

“……确实,能明白你的意思。但我跟你打赌,他这纯粹是糊弄人的。”连天青微微笑着说。

“那又怎么样。”有山老人并不以为意,“作品画出来了,东西做完了,难道还由得着自己来解释?”

连天青沉默了一下,最后轻声喟叹:“确实。”

…………

许问等人当然不知道他们刚走,连天青就出现了。

要是知道,他们绝对会留在原地等他过来的,当然那个时候,他会不会再出现就不好说了。

至少到现在为止,连天青还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意思。

许问他们正在爬山。

老实说,如果有山老人给的那张地图,他们就算知道圣城在此处,也很难找路上山。

五老山是一座雪山,虽然下半段没有雪,但全是青黑色的坚石,连植被都没多少,几乎找不到可以攀援的地方。

当然,许问和左腾勉强可以找到一些突起的地方,用攀岩的方式往上爬一段,但这种方式对体力的消耗太大,很难坚持到山顶,抗风险能力几乎趋近于无,根本没法选。

毕竟这不是一个武侠世界,他们的体力也就比普通人稍微好一点而已。

有山老人给的地图,直接指出了上山的道路。

许问一边走一边在看。

这道路一半是天然的,一边是在原有的基础上经过修建的。

修建的技法非常高,对石性有着极其充分的了解,许问甚至在很多地方能看见石头自然的纹理,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光是这条路,水平就高得惊人了,许问直接想到了两个字――“天工”。

毫无疑问,这条路的修建者拥有天工的水平,不然不可能这么浑然天成,宛如真的通识了天地!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么偏僻的地方、这么难的一座山,天工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修这样一条通向山顶的路?

虽然有路,但还是很难走,有些地方路很陡,需要抓着什么东西爬上去;有些地方则非常狭窄,需要人抠着石壁的缝隙,一点一点的往前挪。

这种时候,他们头顶是皑皑白雪,身边是呼啸而过的深渊之风,看着就很让人心惊胆战。

许问和左腾照应着两个孩子,连林林倒是可以独自行走,好像对这种环境并不陌生,也很习惯了。

许问原以为孩子们会害怕,准备安慰他们一下,没想到他们好奇地看着周围的环境,东张西望,眼中全是惊喜。

胆子很大啊……

或者说,对于这个世界的好奇与探索欲望,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天然的畏惧。

中间他们休息了一阵。

那时候他们正好路过一个比较空阔的地方,右边是天然石洞,洞前有个石头平台,左边同样是深渊。

洞前有一棵松树,很大,足有三人合抱那么粗,一半的根在地上,一半扎进了石壁里,形成一种天然倾斜的优美姿态。

“这树真漂亮!”景叶抬着小脑袋,看得双眼发光,景重却在看对面的石头,“你看那个,像不像只小兔子?”

“休息一会儿吧,我来生个火,做点东西吃。”连林林心疼地看着许问,掏出手帕给他擦汗。

大家都没有意见,于是在此处停了下来。

左腾没有歇着,过去检查旁边的石洞,许问也跟了过去。

石洞的地形有点复杂,分为里洞和外洞。

许问走了几步,突然听见了“叮叮叮”的声音。

这声音很轻,但非常清晰,他第一时间听出来了,那是用锤凿敲打石头的声音。

这声音在此处响起,来得非常突兀,一瞬间,许问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