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66 小人物

匠心 沙包 2620 2021-09-07 00:44

陈二根在接到流觞会的邀请之前,完全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

接到邀请的时候,他一头雾水地看了一眼,把它放进了包袱里。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这纸看着挺值钱的样子,没准到时候可以典当出去。

至于纸上的内容、他看不懂也不想理会。

他不识字,周围的人也一个识字的都没有,难道要为一张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东西去找管事吗?

还是算了吧。

管事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他呢。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算了。

不过偶尔,陈二根还是会偷偷摸摸地把这张请柬拿出来看,反复用手摩挲。

纸上的纹路、不认识但却让人觉得很漂亮的那些字,以及后面附着的那张小图,深深吸引着他。

那是一张地图,指向了一个离他很远很远、几乎算得上是在天边外的地方。

那是个什么地方?是什么样子的?与这里有什么不同?

陈二根时常坐在墙角里,抱着头,遐想地看着天边。

能去就好了……不过想也是不可能的事。

那么老远的地方,得多少钱、多少工夫?

再说了,匠籍在身,他现在还在官坊里坐班呢,想什么屁吃?

结果事情向着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发展过去了。

向来就看不起他的管事陪着一个看上去就很大的官上门,提起了这张请柬的事,同时送上了盘缠和路引,要放他去那个“天边外”的地方。

大官亲自把请柬上的内容念给他听,陈二根这才听说了流觞园、流觞会、天山——虽然他还是没搞清楚去那里干什么。

就是去见一帮匠人,跟他们吃酒聊天?

不过车马已经安排好了,陈二根懵懵懂懂地被送上了路,一路出了江南,看了荒山、看了戈壁、看了雪山,来到了遥远的西漠天山。

江南路冬天也很冷,但跟西漠完全没法比。车上东西准备得很齐全,但陈二根还是觉得一丝接一丝的寒风往骨子里透。

到了天山脚下,他跟许问他们一样换上了新皮衣,暖和多了,接着见到闻多味,做了冰雕——陈二根出门万里,终于见到了自己熟悉的东西。

做冰雕很冷、也很有趣,唯一的问题就是太有趣了,陈二根又有新主意了。

不过他按捺下了自己的冲动。

以前在官坊的时候,他就是这样才一直惹得管事烦他,现在到了新地方,他要吸取教训,不能乱来。

做完冰雕,他上了山,各种惊叹之后,入了住。

陈二根这才知道自己是来得早的,还有很多人没到,需要他在这里多住一天。

那陈二根当然没意见啊!

他有生以来从没住过这么好的地方,做梦也没想过。

一个人占了一个小园子,五间房,全部都是他的!

引他来的管事说等人来齐了,恐怕需要他跟其他人同住,可能一人只有一间房。

那陈二根也没意见啊,一人一间,这太奢侈了。在江南路官坊的时候,他们十几个人挤一间大通铺,每天晚上都臭哄哄的,也不知道是谁的汗臭脚臭。

到了晚上,陈二根见到了这流觞园的主人,一位名叫明山的老人。他慈眉善目,长得像年画里的寿星翁。

他说话也很和气,陈二根这才知道,他会接到请柬被送来这里,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当初他交上去,却被管事训斥、厌烦的那些东西。

明山对那些东西赞不绝口,评价非常高,陈二根听完却沉默了。

明山以为他本性沉默,再加上远道而来有些疲惫,没有过多打扰,没呆多久就走了。

他走后,陈二根却坐在墙角的腊梅下面,盯着枝头淡黄色的花朵,看了很久很久。

第二天下午,陈二根又见到了明山,与他在一起的还有一群老老少少,个个都气势十足,陈二根见到就很拘谨。

明山很和气地跟他解释,将要有重要的人物到了,他想请已到的所有人一起去迎接,同时,之前他们在山下完成了很多冰雕,正好也可以一起去欣赏交流一下。

陈二根以前在官坊的时候偶尔也会迎接上官的,挺习惯这种场面,二话不说直接跟上。

这些人他一个人也不认识,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听过,于是默默地跟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不知是什么人,需要我们这么多人,还有明园主本人一起去迎接啊?”走出一段之后,队伍里一个人问。他带着笑,语气却明显有些不满。

“各位听说过七年前那位半步天工吗?”明山也没卖关子,直接就问。

半步天工?那是什么?

陈二根又是一阵茫然,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发现其他人都是一脸动容,好像真的只有他不知道。

“就是七年前那位引发天工感应的……”

“说起来,天工感应前,似乎没怎么听过他的名字?”

“胡说!传说中大周宫就是他一手建成,那时候他才只有十七岁!”

“什么?这事我怎么没有听过?”

“这事我也听过,据说那之后他换了名字,四处游历……而且听说怀恩渠,也是他的手笔。”

“怀恩渠!那不是仙人所筑吗!”

“嗐,仙人什么的,民间假托而已,还不是人建的?”

“也是……想想除了天工,还有谁能有这等本事?的确也应该是他!”

“晋升失败,只算半步天工,不过各位应该都有感应吧?”

“有有有!非常清楚!至此我才知道,原来天工感应是真有其事!”

一群人七嘴八舌,明山周围顿时嘈杂得像菜市场一样。

陈二根跟在后面,默默听着。他听过怀恩渠,知道那是连通大周南北,将南方之水调到北方,一条非常了不起而且重要的运河。但剩下的,天工感应、半步天工、大周宫什么的他都不知道。这种场合他也不敢多问,只能默默地听着,把这些词记在心里。

“除了这位半步天工以外,还有一个人,我也要去迎接一下。”明山微笑着听着,等他们讨论到一个阶段,又开口道。

“谁?”之前那人又问,更加好奇了。

天工,他们都知道是什么。一次天工感应足以说明他的地位,那绝对是站在所有工匠顶峰的人物!

还有谁能跟他相提并论?

“自然是不能跟天工相比。但是许问这个名字,你们听过吗?”

许问?

“啊!”陈二根猛地抬头,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