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36 三天

匠心 沙包 3111 2021-09-07 00:44

栖凤画好了所有陶像,晒了一会儿,把它们送进了窑中,开始烧制。

圆窑的火候需要手动控制,栖凤已经非常熟练了,完全不需要许问帮忙。

最后,火候稳定下来,栖凤长吐一口气,把面具推到头上。

她在原地停顿了一会儿,转过来对许问说:“完成了。三天之后,就可以出窑了。”

然后她看看天色,意外地说,“都这个点了,该回去了!”

许问还在琢磨系魂咒的事,也跟着抬头。

果然,暮色将至,天色已经黯淡下来,彤红色的云彩懒洋洋地躺在天际,夕阳已经彻底沉下。

再过一会儿,就要天黑了。

许问跟着栖凤一起往回走,走出几步,又回头看了一眼。

圆窑像一个小土包,不见火光,只见一团阴影。

阴影中,彩绘的陶像隐于窑中深处,仿佛正位于母腹之中,等待降生。

…………

许问回去见到了郭安,他还是老样子,完全不问许问今天去哪了。

等到许问跟着有光村的村民一起吃完饭,他立刻叫了许问继续给他上课,好像全天下都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了。

昨天仰天楼讲了一半,郭安今天继续。

他的状态还好,情绪没昨天高亢,总体来说比较平静。

仰天楼确实是他一生所学的集大成者,其实包含了很多他旧有的以及新想出来的智慧结晶,而就整座楼来说,气势卓然,雍然庄严,与吴安的整体风格完美相符,并往上更拔高了一层,具有极高的艺术欣赏价值。

现在他毫无保留地把当时的所思所想全部讲给许问听,告诉他是自己是怎么考虑的、怎么设计的,怎么去考察周边的环境让自己的建筑与之谐和……

他说得很实在,没什么花俏, 全是硬梆梆的干货,结合实际,实用性非常强。

许问理论知识非常丰富,会的技艺技巧也多,但毕竟年轻,就算经手过逢春城这样的大型工程,经验也还是没有郭安这样的老工匠丰富。

所以他现在讲的东西对他来说真的挺要紧的,许问听得非常认真。

后半夜,郭安又发作了一次。

他提前就有感觉,主动让许问把他绑起来。

许问照做了。

郭安仍然非常痛苦,他想要强忍住,让自己稍微体面正常一点。但毒瘾发作的感受是非人的,是对意志和身体的极度摧残。

最后,他还是没忍住,涕泪交加地在绳索里挣扎翻滚,时而哀求,时而咒骂,求许问给他一个麻神片,或者一把刀,彻底解决他的痛苦。

许问中途就走了出去,放他一个人在山洞里,挽回他仅剩的一点尊严。

他站在洞口,听着里面不断传来的声音,凝视着前方的黑暗。

周围其他山洞门口摆着那座雕像的各部分,它们是白荧土做的,白天吸收了足够的阳光,这时候幽幽发着光芒。

它们仿佛驱散了眼前的黑暗,又仿佛让黑暗更加浓重。

许问在外面站了很久,直到里面的声音渐渐平息下来,又等了一会儿,这才走进去。

郭安疲累欲死地倒在地上,脸侧在一边,脸上身上全是污迹,看不出表情。

许问给他解开绳索,拧了一块毛巾,盖在他的脸上。

郭安像死了一样躺在地上躺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抬手,拿起毛巾,按住自己的脸。

又过了好长时间,他才抹了把脸,站起来,含含糊糊地对许问说道:“谢了。”

“再过几次,就会好多了。”许问把昨天的话又对郭安讲了一遍,在这种时候,只有这个会带来少许的安慰了。

郭安依旧没有回答,他的手按在地上,剧烈地颤抖着,很长时间才渐渐平复。

但仍然不时像过电一样,猛抽一下,痉挛一样。

…………

“再过三天,忘忧花就要全部盛开了。”左腾小声对许问说。

“开花不久就将结果,我听他们说,从忘忧花盛开开始,他们就要从麻神片开始转做麻神丸。麻神丸卖得更贵,也更容易引人沉迷。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就要发达了。”

许问眉头紧皱,思考了一会儿后问道:“怎么销售,你有听说吗?”

“隐约有一些,似乎确实有固定渠道,但那些人也只是听令办事,上面怎么说他们怎么做,并不知道细节。”

“看来关键还是上面这个人了。”

“是。”

“会是谁呢……”

“看不出来。”

左腾诚实地摇头。

许问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你在谷里见过栖凤没有?”

“你觉得可能是她?”左腾的目光瞬间变得锐利起来,仔细想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没有,山谷里有光村人都不多,他们主要被安排在周边干各种苦力。我也确实没在里面见过这女人……谷里倒确实有女人,都是一些营妓,被喂了麻神片,中毒已深,神智不清。”

“那就好。”许问吐了口气,心情微微有些沉重,苦笑道,“我也不愿意怀疑她,她对忘忧花的憎恨确实是真的。”

“是啊,我已经确定了,我们看见的抬回来的那些村民,确实是他们自己人动手杀的。”左腾也有些语气沉重地说,“他们虽然身受奴役,但一直在告诫自己人绝对不能染上毒瘾。一旦中毒到无法控制的地步,立刻就地格杀,绝不让它有传播扩散的机会。下手真是太狠了。”

“不过。”左腾说到最后,表情生冷地道,“你怀疑得也很对。我们是外来户,这里处处陌生,还鬼里鬼气的。我们确实应该多提防着点。这两天,后面我会再多盯着她一点的。”

许问思考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这事我来。忘忧花还有三天就要盛开,我需要你……”

两人密谈良久,最后左腾深思片刻,点了点头,转身而去。

黑姑在他头顶上盘旋,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

第二天早上,许问去梧桐林之前,专门转到山谷的另一侧去看了一眼。

果然,忘忧花已经打上了大量的花苞,很多已经从苞衣中透出了一点红色,甚至有一些已经开始绽放了。

――上次来看的时候也有,这次明显更多了。

说起来,忘忧花以红色为主,但通常来说,红得深浅不一,从淡粉到深红其实都有。

但降神谷的忘忧花,几乎全是鲜红色的,像是血的颜色。

现在还未完全盛开,它就像是绿色的毯子上铺洒的斑斑血迹,有种触目惊心的美。

不知道盛开之后,会是一种什么景象……

然后他去了梧桐林帮郭安干活,郭安继续跟他絮絮叨叨着技艺方面的事情。

中途那个三白眼又来了,正好撞上郭安教学。

这场面显然进一步打消了他对许问的怀疑,他的目光松了一下,看着郭安的眼神却带着一些嘲弄。

郭安转头,瞥了他一眼,表情不变,态度非常冷淡。

三白眼也不在乎,拿了许问削出来的成品就走了。

临走的时候,他对郭安说三天之后就没他的事了,郭安听完,怔忡片刻,看向山谷的方向,等到三白眼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他才问许问道:“三天之后,忘忧花就要全开了吗?”

“是。”许问回答,跟着把早上看到的情景向郭安描述了一下。

郭安不语,许问清楚地看见他的手抽搐了一下,不由自主一样。

“三天……”郭安喃喃低语,片刻后他抬头,对着许问挥了挥手,“你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这是在赶人了。

许问确实也有别的事情要做,点了点头,起身往林外走。

他走了,没留意到身后的郭安仍然盯着山谷的方向,眼神变得决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