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35 知与不知

匠心 沙包 2570 2021-09-07 00:44

不会水的三个和尚都在船上,两个正在划浆,站在船头上的那个格外显得高大。

星光黯淡,他半张脸亮着,半张脸隐在黑暗当中,原本老实憨厚的一张脸看上去竟然有了一些邪恶的感觉。

这条小船――其实只能算是条小舟――船身狭窄,在这种障碍物很多的地方行进速度仍然非常快。

黑夜中,它飞也似的向着许问他们驰来,简直像是恶梦中的场景。

这时候,许问能明显感觉到江望枫的身体僵了一瞬间,接着转过身,带着许问划动手臂拼命向前游,像是想要逃出这场恶梦一样。

老实和尚在他身后发出一声轻轻的嗤笑,仿佛是在嘲笑他这无谓的举动。

然而他的嘲笑仿佛是真的,照这样的速度下去,许问他们被追上只是时间问题。

船比人的动静可大多了,更多的宿鸟被惊飞,在荷田上方铺天盖地,宛如给这里铺上了一张白网。

江望枫紧抿着嘴唇,划动手臂带着许问拼命游,左腾和徐林川紧紧跟在他后面。

然而后面的小舟箭一般飞驰,离他们越来越近。

许问心中念头急转。

之前他以为这些人没有杀掉他们,只是把他们关进地牢是怕沾上人命案子更麻烦。

现在看来,这可能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因素,关键还是左谦在后面做了一些手脚,或许说动了他们。

这些和尚是比他想象中更加凶残的亡命之徒,气急败坏的时候,他们的生命安全并没有保障。

球球现在就在他身边,他仍然可以借助它的力量回去自己的世界。但是先不说两个世界的地点和时间都是相对停滞的,除非再也不想回来,否则他无法利用这种手法躲避这次危机。

再说了,江望枫三人都在他身边,正在跟他一起努力逃命,他怎么可能抛下他们不管?

如果我会游泳就好了……

许问听着后面的水声,有些焦躁地想着。

身在水中却不会游泳,简直像是被封印了,只能让别人带着前行,一点自主能力也没有。

这时,他脑中突然灵光一现,看向前面的球球。

他不能回去躲避危机,但是可以回去学习技能啊!

又不是说回去只能练习木匠技艺,游泳技术还不是一样可以试着学起来?

此时,球球仿佛心有灵犀一样回头向他看过来,金眸闪亮。

下一刻,许问已经出现在许宅里,大步流星地走向后院的池塘。

他站在池塘旁边,想着左谦对他说的话――不要畏惧水,放松身体,它会自然浮起来。

他同时也想起了以前其他朋友聊天时说过的话。

其实学习游泳,最关键的是不要怕水,要相信水。

他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了进去。

******

“怎么回事?”

静林寺山下,武七娘正在蹙眉凝思,突然间抬起头来,看向了远处的茯苓湖。

“怎么?”孙博然也停下思考,与她看向同样的地方。

“这个点了,怎么有夜鸟惊飞?”武七娘直言问道。

“偶尔会有,动物自有灵性……”静林寺主持随口解释,但看见湖上飞鸟时,立刻闭上了嘴。

夜鸟偶尔会不惊而飞,这很正常,但成片的飞鸟在夜晚掠起,就绝对不正常了!

联系到他们正在担忧的事正在找的人,有些事情似乎不言自明了。

“怎么过去那边?”武七娘回看主持问道。

主持没有马上回答,脸色却先是微微变了一下。看见他的表情,武七娘的脸色也跟着变了。

“你知道那边是怎么回事。”她语气肯定地说。

孙博然疑惑地看向他们,主持这时已经恢复了正常,他双手合十,道:“女施主多虑了,寺中的确备有采莲船……”

“你跟匪徒有勾结。”武七娘根本不容他转移话题,再次打断了他。

“女施主休要妄言!”主持没办法再装没事人一样了,厉声斥责。

“可能的确不是真有勾结,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匪徒提供一些便利,收取一些钱财……”武七娘依然直视着他,眼睛微眯,从说出话的时候就不觉得自己会说错。

“孙大人,贫僧一直在尽力配合各位,如果女施主继续这样胡加妄言的话,贫僧只有退出了。”主持根本不跟武七娘说话了,转向孙博然道。

孙博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移开目光,看着山上的静林寺,仿佛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儿,他转向武七娘,郑重问道:“七娘觉得应该如何是好?”

他这话一问,主持的脸色又变了。

“派人盯住他,不可让人与他有任何交流。同时询问静林寺其他人,上船前往茯苓湖惊鸟飞起的地方!”武七娘话音铿锵,十分果断。

“便如此。”孙博然也非常果断,直接指了两名心腹,让他们照着武七娘的话做,接着又转身找人去搜船。

“孙大人你……!”主持又惊又怒,完全不明白孙博然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判断。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孙博然缓缓道,“不久前我查看了林萝府近期的土石木料进出情况。青刚石料、铁力木、白榆木等材料略有增加。静林寺主殿的地板、正梁、供桌……材料与数量都正好对得上号。这材料应该是大师父你订的吧?是哪来的银钱?”

他在京都主持工程,对数字极为敏感,材料也好、数量也好、价格也好,稍看两眼就了然于心。

他刚到林萝就查看过了这些资料,这时被武七娘一提醒,马上就对上了。

“不,你误会了……”主持脸色发白地辩解。

“我不会误会。”这时,孙博然的语气跟之前的武七娘竟然极为相似。

再没什么可说的了,主持被押下去严加看管,孙博然还暗示手下不妨用点手段,看能不能挖出一点东西出来。

然后捕快很快找到了采莲船,一共四条船划出白线,向着茯苓湖荷田方向前进。

他们刚刚离开岸边,原本略微安静下来的荷田突然再次骚动了起来,荷叶剧烈地摇动,更多的白鸟被惊起,在上方盘旋不去。

显然,那边刚刚发生了剧烈的冲突!

岸上,孙博然、武七娘和齐正则的脸色同时变了!

遇见匪徒,在有救援的情况下当然老实不动是最安全的,但关键是,许问他们压根儿不知道救援就在附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