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51 匠气

匠心 沙包 2702 2021-09-07 00:44

许问夹了个经理的牌子在衣领上,走进了施工现场。

这牌子是不久前蓝一珉给他的,方便他在现场随便行动,哪里都可以去。

牌子上有六器公司的LOGO,戴好之后,许问低头看了一眼,有些感慨。

戴上这个牌子之后,感觉像是回到了六器一样,不过当初真在六器的时候,他的牌子等级比这个低,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地方不能进入。

班门与六器达成和解之后,这边的进度明显比之前推进得快多了。

许问上次来的时候,大部分建筑只有地基,连柱子都没有立,有一些石匠在划出的石场上雕刻柱础。

柱础指的是柱子底部那个石墩,它能把立柱所承受的压力均匀地传到地面上。同时,柱子通常是木制的,直接接触地面很容易受潮腐烂,石制的柱础能隔绝潮气保护木柱,非常关键。

按照传统建筑的习惯,有配件,当然就要加以装饰,所以柱础的形制以及雕刻也是建筑的一大意趣。

常见柱础通常有四种样式:覆盆式,就像倒过来的一个脸盆一样,柱身跟“盆底”接在一起;覆斗式,斗是量米的那个斗,这种形式就像把斗倒过来一样,可方可圆,有六角的,有八角的,同样上小下大;圆鼓式,顾名思义,就像一个鼓一样,两面平,中间凸起;基座式,通常是四方的,就像石狮华表下面的基座一样。

还有把这四种形式混合起来使用的,名叫复合式,看上去就更复杂精致、更加庄重了。

班门给出的设计很精心,前方轿厅是最简单的圆鼓式,后面大厅则是比较庄重的复合式,再后面根据厅堂的作用、地位各选择了不同的形式,十分讲究。

许问还记得自己当时看到的是一个造型非常特殊的柱础,师傅非常熟手,一边雕刻一边跟他讲解,信手拈来,夹杂了很多民俗故事,听得他津津有味。

说起来,那也是在他正式学习之前,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感受到传统技艺的魅力……

许问感慨了一会儿,开始认真担当起约定的责任。

之前蓝一珉走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平板,他拿着平板,一边看一边往上记录。

他发现,在这个世界,他那种所见即所得的能力消失了。

他的各项技能都还在,不光是之前在许宅时操作工具时的手感,还有看见线条以及物体马上能判断出尺寸距离大小的能力。

这些是他修炼出来的技能,该在的还在,但是肉眼制图这种类似“超能力”一样的东西就不见了,他试了好几次都没有调出来。

许问从来没依赖过这个能力,没了也不觉得可惜。他只是有些好奇,为什么在班门世界就可以做到?这与班门世界的真相有关吗?

这是许问拜师连天青之后,第一次正式完整地接触建筑设计与施工。

建筑是一项综合性艺术,园林更是如此,正常来说,许问还没有学到这里来。

但也正是因为它的综合性,他以前学到的所有东西都可以应用至其中,更何况,他身边还有连天青。

就着这座遁世博物馆,连天青开始教起了他新的课程。

上方的梁枋、柱桁、草架、提栈,下方的柱础、磉石、地平石、阶沿石……这些单独的项目许问以前都学习过,知道它怎么制作,有什么样的标准,连天青现在教的就是当它们组合起来相互应用,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许问一听就懂,学得非常快。

他发现,很多东西早已蕴藏在了他平时的所思所想所学当中,缺的只是一根线,把它们串联起来而已。

说起来也挺好笑的,在班门世界,他都要主持建一座城市了,还搞不定一座房子?

要说的话,这些东西的原理兼有共通之处,他其实早就已经会了,只是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而已。

一路走一路看,心思渐渐澄明,许问在平板上记了很多东西。

第一遍看的时候,他有些欣慰。

班门底蕴深厚,确实是老手了,很多工作都做得一板一眼,相当扎实。

就各项数据和规则来说,他们做得没什么问题,像这样建起来的一座园林建筑,质量上基本没有问题,技术非常扎实。

比较难能可贵的是,也许是因为六器公司的介入,遁世园林在原有传统风格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些现代化的因素,在采光、防水、通风去湿等方面有了不小的改进。

除此以外,现代生活不比古代,很多新东西要加进来。

譬如水电的管道线路、空调洗手间等现代设施、博物馆特有的安全警报及各项防护措施……

这些必须一一列入考虑范围。

于是第二遍看的时候,许问的笑容变淡,有些皱眉。

两者的融合,班门做得并不算太好。

就许问的眼光来看,班门在整体园林的设计方面,本身做得就不算太好。

它非常规整,一板一眼,但缺点就是太“一板一眼”了。

它严格按照园林建设的规则来办,轿厅什么样、大厅什么样,走廊如何走向,景物如何布置――从外面的效果图上就可以看出来,这里的每一根草每一株竹子,都是有讲究的,经过了精心的设计,绝不出错。

许问先前以为只是效果图上这样展示,但进来之后才发现,这确实是班门安排好了的设计。

毕竟虽然这些细节还没有布置,但该有的位置都已经留出来了,对照着一看,就能看出班门的安排。

这就很匠气了啊……

说起来很无奈,古代工匠创造了无数精美绝伦的艺术品,但一个最常见的对艺术的贬义词也是留给他们的,那就是――匠气。

其实最早这个词并不完全是贬义,但在使用过程中,不知不觉就有了这样的倾向。

匠气,指的是过于雕琢、堆砌,所呈现出来的四平八稳、缺乏灵气的一种效果。

许问并不是很赞同这个词,但现在看见遁世博物馆的整体布局,它还是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同时,班门确实在很努力地试图融入那些现代设施,但融入得不是很好,总会让人觉得有些突兀。

“匠气?确实。”

这时身边无人,许问自然而然把评价说出了口,连天青点头,同意他的看法。

“那要怎么修改呢?”许问问道。

“可以修改,你试试。”连天青道。

这是给许问的功课了。不过连天青说能改,那就能改。

许问开始转第三圈,继续往PAD上记录,不时还拍个照,直接在照片上标注。

连天青不时看一眼IPAD,接着又看向四周。

对于他来说,这个世界不可理解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不过他没有再问什么,只是用自己的方式观察着这个世界,思考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