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94 思维模式

匠心 沙包 2544 2021-09-07 00:44

明月初升,夜风微凉,班门所有弟子全部盘膝坐地,围在许问周围。

许问坐在正中央,吕城有点忐忑不安地问他:“真的可以吗?这样不算作弊?”

其他人脸上也是类似的表情,眼巴巴地看着许问,又是不安又有些期待。

“让我们回来,已经是很明显的暗示了。我猜其他考生周围现在也都围满人了。”许问环视四周,笑着说,“而且,这也不像你们想的那么容易。”

他跟着就点了吕城的名字,“吕城,你先来试试。你完成你的百宝箱之前,有打算好是做什么吗?”

吕城摇头,有点惭愧。

“行,把你做的东西告诉我,我们来看看明天你该怎么说。”许问猜到了,点头说。

箱子全部被收走了,没有实物,只能靠记忆进行描述。

吕城跟许问合作了一个多月,相互之间已经算是有一定的默契和配合了。

他麻利点头,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炭笔和一块木板,开始在上面画画。

他自己做的东西,他肯定心里有数,很快就把百宝箱的内部结构画出来了。

画得很清楚,一看就能明白。

许问拿起来看了看,指着一处隔板问他:“这里设计的宽度是多少?”

“两寸。”吕城想了想,说。

“那里呢?”许问又问。

“三寸五分。”吕城回答。

许问又问了几个地方,吕城一一回答。

最后许问看了他一眼,问道:“这个箱子总共有多长?”

“一尺半?”吕城隐约觉得有点不对了。

“你把你之前说的数字全部加起来看看呢?”许问建议。

吕城迟疑了一下,翻过木板,把自己刚才说的数字一个个记下来,然后把它们相加。

他算得慢吞吞的,有些地方还要掰着手指头数一数,好几次旁边师兄弟先算出来,急不可耐地给他提醒,他这才恍然大悟。

这个过程里,许问就在旁边看着他,面带微笑,一点提醒的意思也没有。

最后算完,吕城恍然大悟。最终加起来的结果是一尺六寸,足足多了一寸。

显然,他之前估计的数字里有些宽裕的部分,数字不大,累积起来就变得很明显了。

“这……”吕城迅速心虚,为自己辩解,“我做得是没错的,就是记错了。”

“但是你箱子做出来是要装东西的,数据弄错了的话,怎么安排用途?”许问反问。

吕城语塞,许问环视其他师兄弟,问道:“你们呢,能记得清楚吗?”

一片安静,大家面面相觑,没一个人出声。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人颤巍巍地举起了手,道:“我记得。不过我在做之前就想好要做什么了。”

一群人迅速看他,吕城跟旧木场这些弟子很熟,直接问:“罗梢,我刚想到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你要做的东西的尺寸的?又怎么把它跟箱子里的格子尺寸对上的?”

“我跟许师弟一样,我也做的木工箱,比着做的。不过没许师弟的做得那么细致,只能装一部分工具。”罗梢摸了摸脑袋,老实承认。

“哦……这是挺取巧了。”吕城说,说完觉得不对,急忙看了许问一眼。

“你说得对,这的确是一种取巧的办法。假如我没有后面动线设计的那部分内容的话,第三项评分肯定是比魏斗下他们要低的。魏斗下他们真的很厉害了,大工坊的底蕴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深得多。”许问感叹着说。

他的目光从师兄弟们脸上扫过,认真地说,“我相信,这就是考官们放心让我们回来的主要原因。”

这个时代的工匠,其实算是对数字和数据最敏感的一群人了。

但是大部分时候,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只是一种感觉,是经验与手感的累积。它们并不足以形成系统的理论,甚至很多师父也只是让徒弟多练,并不知道怎么在这方面教他们。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工匠以及工坊是有这方面意识的。

不过一方面是敝帚自珍的落后心理,一方面是本身的教育断层,这种意识并没有普及出去,只有少部分学徒掌握了。

所以考官们根本无所谓中途放他们回来,甚至他们是有意这样做的。

记得数据的考生本身就是少数,很有可能在前五轮里就已经“用完了”。

剩下的这些,要是不记得数据,回去过一夜也不会有什么帮助;要是记得数据,那正是符合他们选取倾向的人物!

老实说,许问是直到刚才出了考场,看见那么多围过来的人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一点的。

他上小学前就学算术,上学的时候数学一直都是主课,开始学习这方面的技艺之后,立刻就出自本能地把它跟数字挂了上钩,学习绘制图纸的主要倾向也在这里。

因为太本能了,所以他完全没意识到班门师兄弟们在这方面的缺陷,结果到现在才发现就连吕城也跟他们一样。

要知道,吕城跟他一起捣鼓了这么久的微型家具,已经学会了看图纸,依照图纸上的数据进行制作了。

结果一脱离他的图纸自由行走,就又回去了以前靠感觉行事的老毛病里。

十几年的观念,果然不是短短的一个多月就能培养调整回来的。

还是自己疏忽了啊……

许问现在已经把这些师兄弟们当成自己的责任了,顿时有点自责。

不过再怎么自责现在也没用了,这样的意识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培养出来的, 现在最关键的是解决明天答辩的问题。

许问吐了口气,说:“今天晚上咱们就不睡了,一点点来抠,争取帮大家把这个琢磨出来。刚做完的东西,你们应该都记得吧?”

“嗯!”

“记得的!”

师兄弟接二连三地说,几乎每个人都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那就好,还是先从吕城开始吧。”

许问点了名,旧木场的师兄弟们都一脸的理所当然,没一个人表示异议。

吕城眼中掠过一丝感激,没有道谢,认真地看回木板上的图形,开始一点点跟许问进行调整,确认数据。

月明星稀,如絮浮云偶尔半掩明月,但很快就会散去。

浅淡的金银花香气伴随着夜虫的鸣叫声弥漫在空气中,少年们的对话声穿插其中,带着勃勃生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