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68 打把刀吧

匠心 沙包 3431 2021-09-07 00:44

“关于金属铁器,你以前知道什么?”秦天连淡淡问道。

“曾经跟着谢灵环大师,学过百炼钢铁。”许问回答。

那还是两年前平镇展销会的事情,当时会后,他对谢灵环说想向他学习。

他想学,谢灵环就教了。

在见到十五师傅之前,谢灵环几乎是他见过的最不爱说话的人。

她沉默寡言,向他示范了百炼钢铁的每一步,怎样反复锻打,把钢铁中的杂质锤炼出来。

当时许问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是,每炼完一次,谢灵环就会把那段钢铁放到秤上称给他看。

秤的质量很好,每一点变化都能非常精确地称量出来。

几乎每炼完一次,那段钢铁的重量就会变轻一点。

一开始轻得比较多,后来变化越来越少,最后不知道多少次以后,变化微乎其微,几乎称不出来了。

直到这时,谢灵环才对着他点了点头,表示已经可以了,质量达到了标准。

回去之后,许问专门去查了一下相关的资料,知道古代炉温比较低,炼出来的钢铁质地软,杂质多,需要锻打才能使用可以熟铁。

百炼钢在战国时期就已经出现了,就是通过反复锻打反复加热,让铁吸收木炭里的碳份,提高钢铁的含碳量,减少杂质,最后才成为钢。

这种钢通常就是用来制作刀剑等武器的,费时费工,但出来的质量确实非常出色,能达到削铁如泥的地步――这个铁,主要是指刚炼出来那种质地软、杂质多的那种生铁。

许问向谢灵环学会的,就是这种技术。

“炼把给我看看。”秦天连说。

他提出要求,许问就做了。

百炼钢剑不是那么好打的,确实费时费工。

到现在为止,许问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能力已经到达了化境,他每锤出一下,都能清晰地感受到钢铁在自己的锤子下面发生着变化。

用多大的力量、变化成什么形状、到什么程度,他都清清楚楚,几乎能够随心所欲。

当初谢灵环教他的时候,对他的这个本事也非常吃惊,盯着看了很久。

最后教会他炼法,就对他说,我没什么可教的了,照这种方法,你比我打得还好。

但这时,秦天连也是同样看着,表情却很淡然,没什么多余的反应。

好像许问做到这种程度,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许问用了两天的时间,打成了这把钢剑,最后将它浸水拿出,送到了秦天连的面前。

这样一把钢剑,正常情况下谢灵环要用十天――平镇那次是特殊情况,她有意加快了速度,对成品并不算太满意。

许问这把,已经超过了谢灵环十天能完成的成品,质量非常高。

最后打出钢剑,上面层叠着鱼鳞一样的花纹,极其美妙,色泽极其匀称,刀锋闪着冰冷的寒光,仿佛只是这光芒就能让人刺伤。

秦天连执着木柄,看了它一会儿,不置可否地把它放到一边,又对许问说:“再打把菜刀。”

其实他们之前看的那只风铃根本不是用百炼钢法做的,两个人都看得出来,都知道,但这时没人提这一点。许问点了点头,又拿起了一块生铁胚子,从头开始敲打。

从宝剑到菜刀,几乎是消费降级了,但许问的态度跟之前一模一样,敲打的力度、专注程度完全没有不同――甚至更认真了一点。

菜刀跟宝剑当然不一样,用途不同,形状和施力点也都不同。

许问没学过打菜刀,以前也没想过,但此时,他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这一点,自觉做出了改变。

许问打这把菜刀也用了两天,跟宝剑一模一样,打完之后,他再次拿给秦天连看。

秦天连接了过来,却没有看,而是向他招招手,领着他出了门。

他俩刚刚出门,宋继开就回来了。

知道许问出门,他随口问道:“他最近在修什么?”

“四时堂的一个风铃,铁打的。许先生最近就在琢磨这个,请了个老师来教,已经学了好几天了。”

许问做这些所有人都在看着,自然有人回答宋继开。

为一个风铃做这么多,听上去好像有点不可思议,但宋继开表现得非常正常,好像早就习已为常了。

他吃惊的是另一件事:“还有人能教他?”

“是一位姓秦的大师,好像是许先生专门请回来的。”那人知道得也不是很清楚。

他不清楚,宋继开知道啊。

他眼睛一亮,道:“秦天连秦大师?许问把他找回来了?啧啧,果然高手是会互相吸引的。太好了,我正想找他有事呢。”

…………

秦天连带着许问出了门,在曲河路的小巷子里七拐八弯地走着。

他明显对此非常熟悉,很具有目的性,比许问更像一个本地人。

想想也挺正常,许问自从来到万园市就扎进了许宅,顶多去一下文传会、班门祖地、奇玉石场等固定地点,就没到处逛过。

而早在二十五年前,秦天连就已经满曲河路地逛着,见园子就钻了。

不过这次他带他去的不是什么宅子,而是走到了一条完全不起眼的小巷子里,一间许问完全没有听说过的小饭馆外面。

这一片许问没来过,也不知道这里有这样一间馆子。

它一看就很特别,不大的一间店面,总共恐怕摆不下十张桌子,外面却停满了车,门口还有很多凳子,很多人坐在那里嗑瓜子闲聊,明显是在等座。

这还没到中午吧……

许问看了眼时间,上午十点一刻。这么早就有这么多人等座了?

秦天连看了一眼门口,嘀咕了一句:“还是这么多人……”绕了个圈,到了饭馆的后厨。

后厨烟熏火燎,一片繁忙,进进出出的全是人。

备菜的备菜,炒菜的炒菜,流水一般的菜盘子端了出去,空气里充满了油烟味。

后厨看上去比前厅还要大,站在最中央最显眼的是一个老头子,他一手端着锅,另一只手在空气中挥舞,不断指挥着其他人。

转瞬之间,起锅装盘,一道菜砰的一声放到了中央的桌子上。

老头子头也不抬,正要继续工作,秦天连上前一步,把许问那把菜刀递到了他的手里,道:“试一下刀。”

老头子已经不知道多少岁了,眼皮子全是褶子。

这时他费劲地掀起眼皮子,嘀咕了一句,放在手里掂了一下。

然后,他很不耐烦地把刀还给秦天连,道:“这么燥的刀,也不怕客人了吃了上火!”

秦天连扬了扬眉,转过身,把刀交还给许问。

许问怔然接过,与他对视,秦天连道:“走吧。”

老头子说完这句话就没再理他们,继续忙活去了。

秦天连也没再说话,原处返回,走到了外面的巷子里。

许问跟在后面,两人一声不吭地回到了许宅,许问搭的那座炼铁炉旁边。

许问仍然提着那把菜刀,怔怔地看着还在烧的火,一言不发。

“在想什么?”秦天连这才问他。

“在想那位大师傅做的爆炒猪肝,很好吃的样子。”许问出人意料地说。

“那你就要努力了,不然就去提前排队吧。”秦天连说。

“嗯。”许问应了一声,坐回了炼铁炉旁边,没有马上动手,而是开始思考。

从中午坐到晚上,炉中火熄,许问终于重新开始生火,再次拿了一块生铁胚子,开始打刀。

两天后,秦天连又带着他去送刀。

这一次,老头子好像比之前更忙,他连刀都没接过去,就瞥了一眼,就转过头不搭理他们了。

秦天连把刀还给许问,许问也不说话,回去又坐了半天。

第三次,他没让秦天连带领,自己去送刀。

他只走一回就记得怎么走了,熟门熟路进了后厨,递上刀。

前两次都是秦天连带着他来的,老头子头都没有多抬一下,像是没看见他。

但这时,他递过刀,老头子接了。

“还是上火。”他只说了两个字。

这就是不行……

许问吐了口气,向他行礼,转身出去。

厨房里的菜倒是一样的香……

他走出后厨,没有马上回去,而是慢慢走在曲河路小巷的石板路上,倒提着一把菜刀。

他时而抬头,看看周围垂下的柳枝、樟树、夹竹桃花朵;时而低头,盯着自己的影子,以及菜刀刀刃的反光。

上火,就是燥。

心燥,则刀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