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33 "守诺"

匠心 沙包 2568 2021-09-07 00:44

这人当然就是之前跟左谦在一起的那个个子非常高大的和尚,他看着就像是脑筋不太好用的样子,之前还打过许问一拳。

许问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不久前敷了药,没那么肿了,但牙床骨还是一阵阵抽疼,隐约但却明显。

高大和尚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一圈,非常得意的样子:“我就说不对劲嘛,你看,要不是我机灵说在这里等着,这些人早就被姓左的放跑了,到时候咱们的钱就泡汤了!”

其他人并不像是很瞧得起那个高大和尚的样子,但听见他这话,还是情不自禁地对左谦流露出了一些怨意。

“你们误会了。”左谦的表情只微微变了一瞬,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注视着眼前这几个同伴,指向许问说,“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和尚们对视一眼,摇了摇头。

“别听他的,这家伙最擅长花言巧语!你们忘了吗!”高大和尚在一旁叫着,试图阻止他们听左谦说话。

“不知道,是谁?”结果其他人仿佛都不打算理他,其中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出声问道。

“最近京城的工程速度有了一个跃升,你们听说过这事吗?”左谦问。

“听说过。”那个老实巴交的人轻嗯了一声,并不意外。

这反应让许问多看了他一眼。

就算林萝是江南首府,消息传播速度更快,这和尚能知道京城的消息,也很不简单了。

“知道是为什么吗?”左谦又问。

“听说有人弄了个什么全分法,教匠人们分工合作。现在还不熟练,过一阵子没准会更快。”老实和尚慢吞吞地说。

“跟他说这些东西干嘛,他背叛了咱们,弄死他!”高大和尚完全听不懂他们的交流,在一边愤愤不平地说。

但还是没人理他。

“你知道那全分法是谁弄出来的吗?”左谦又问。

联系前后文,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言自明。

所有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了许问的身上,许问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但听到这个名字时,他立刻想到了当初交给朱甘棠的那份方案。

分工合作的法子……难道就是这个?

现在已经在京城开始应用了,的确推进了工程效率?

“孙博然以总主考官的身份,特地去桐和府监考府试,是为了接他师父回来,也是为了这个少年。据我所知,他已经把这少年的姓名成绩登录上交给了朝廷。也就是说,这少年是在朝廷挂了名的!我们收了钱对他不利,到时候朝廷查下来,倒霉的会是谁?”左谦语速极快,说的话也极有说服力,和尚们顿时沉默了下来,就连高大和尚也闭上了嘴,没有吭声。

“所以你想偷偷把他放了,好让他念你的恩?”老实和尚依旧是那种慢吞吞的语调,左谦的情绪却是一收,没有马上说话。

“我们把他关进地牢,圆通还打了他一拳,已经得罪了他。你一个人偷偷卖他个好,把他放出去,到时候他带着官兵回来报仇,把咱们一网打尽,单单只留下你一个人?哦,说不定你还能跟着一起做个家丁,一起飞黄腾达?”老实和尚慢吞吞地说着,语气和缓,旁边其他和尚却全部变了脸色,表情不善地向前走了一步。

“我不是那个意思……”左腾表情微变,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目的。

“不管你是不是这个意思,事实就是如此。依我看,圆通打他一拳,就相当于咱们兄弟全打了。咱们得罪了一个人,那就得罪到底好了。”老实和尚徐徐道来,名叫圆通的高大和尚脸上露出笑容,许问等人却齐齐心中一凛。

老实和尚的目光落在许问的身上,道:“管他如何,咱们兄弟不过一个天涯亡命。人生在世,守的是一个诺。收了钱,就办好事!”

他的语气突然铿锵,其他和尚也齐齐一声应诺,向着许问围了上来。

“你们怎么知道在这里等我们?”许问后退一步,此时此刻也完全不慌,冷静地环视他们问道。

“咱家想到的!”高大和尚圆通抢先回答。

“不可能。”许问平静却坚定地说,“是有人通知你们的。那人是谁?是又加了价吗?”

他看也不看圆通,只是注视着老实和尚,说,“就算死,你也得让我做个明白鬼,让我知道我的仇家究竟是谁。不然到了阎罗殿上,我一无所知,只好供上你们,到时候无常勾魂,也只好勾你们了。”

此时正值深夜,周围除了水声虫鸣声以及他们的对话声,只剩下一片安静。

深秋昼夜温差很大,湖风吹过,所有人都觉得寒嗖嗖的,许问一句话更是说得他们背上发寒――这个年代,很多人还是会信个报应、害怕鬼神的。

“呵呵,我倒是很想跟你说。”老实和尚安静了一会儿,慢吞吞地开口,“但是左谦知道咱们的规矩,从不跟出钱的人打照面,在固定地方付钱留话就行。先付定金,事情结了,再付尾款。你猜得没错,是有人提醒咱们里面出了内鬼,加了价让咱们守在这里的。真没想到,真捉着了。”

说着,他笑了一笑。他长相老实,笑起来本来也应该很憨厚,但不知为何,看见他这个笑容,所有人心里都是一凛。

而此时,许问心里更是一沉。看左谦的表情,老实和尚说的确是真的。

也就是说,就算拿住了他们,也没办法指证出钱的指使人,拿不着他的证据。

两年前,岑小衣做的那些事情也同样没有证据。

许问就算拿到了第三个物首,达成了三连魁首的成就,也只能把他的声势打压下去,没有证据指证他曾经犯下的罪行。

而现在,就算所有人都猜到幕后的主使者是他,但也拿不出证据来把他钉死。

那家伙年纪虽轻,行事却是真的慎密,再加上运气不错,竟然做了这么多事,都没办法把他绳之以法!

不过眼前还不是想那些事的时候。

老实和尚已经不打算再跟他们多说了,他挥了挥手,和尚们一起上前,逼向他们。

而与此同时,左谦一声沉喝,身体猛然矮了下去,一个扫堂腿扫向圆通。

圆通猝不及防,底盘本来也不算太稳,被他一扫,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

他身材高大,倒下去的时候声势很惊人,左谦顺势把他一推,旁边另两个和尚也全都被他挡住了。

“走,下水!”左谦一声沉喝,抓住旁边的许问,带着他猛地跳进了水里!

许问心里一惊,叫道:“江望枫、徐林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