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86 乐不思蜀

匠心 沙包 2482 2021-09-07 00:44

岑小衣和徐林川都被带走了。

徐林川直接被关进了牢里,等待接下来的审判入刑。

听完许问的话后他一直低着头,离开时突然抬起头来,直视着许问轻轻一点,表情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岑小衣也一样要坐牢,不过在此之前还要先找大夫给他治伤。

这种重伤,后面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真不好说。衙役们在把他带走的时候满脸都是厌恶,张总督还亲自从台阶上走了下来,注视了许问一会儿,说:“你放心,本官总会还你们一个公道。”

――许问说话的时候,他和孙博然等人一直站在台阶上面,所有的这些话全部听得清清楚楚。

“多谢大人。”许问恭敬致谢。

从某个角度来说,现在关于岑小衣的一切嫌疑都是猜测,他的确需要通过审讯得到更多的证据。

“放心。”张总督听了他的意思,笑了一笑,转身离开。

在他背后,所有考生都弯下了腰,恭送他离开,许问也是一样。不过没过多久,他就直起了腰,陷入了深思。

“我记得张总督以前对百工试不闻不问啊,怎么这次一个徒工试院试,就从头跟到了尾?”林豆靠近他们,疑惑地问。

这正是许问正在想的,没想到林豆也注意到了。不过也是,江南路首府的一级工坊,已经超脱了一般工匠的位置了,对这种事情当然会更敏感一点。

“不知道,我回去问问我娘,看看她怎么说。”江望枫对这个问题也并不意外,摇头道。

“对了,我一直挺好奇的,你家不是女户吗?怎么你不跟你娘姓武,反倒跟你爹姓江?”这时他们离开了江南工坊准备步行回去,周围的人渐渐散开,许问终于有机会问这个问题了。

他们有意没有谈论刚才的事情,仿佛想要刻意用这些无关的话题,冲淡心中的隐约郁结。

“哦,我娘以前说过,这是她给我爹出的价。”江望枫也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声音非常轻松。

“出价?”许问越发好奇了。

“嗯哪。我爹少年时是林萝府出了名的才子,很多姑娘倾慕的。他长得好看,还过目不忘,五岁能诗,七岁能赋,那时候人人都以为他时候到了就会去考秀才中状元。那会儿我娘虽然是天作阁的传人,但匠籍出身,又是一介女流,长得还貌不惊人,没人会把他们联系在一块儿。”

江望枫一边走,一边笑着说,似乎还有点得意――一点也没有为长者讳的意思。

“后来呢?”许问也并没有避讳地追问。

“我爹家境不是太好,我爷爷过得早,家里只剩我奶奶一个人缝衣供他。但他这种资质,很多人愿意资助他的嘛。结果我爹到了十四岁的时候,马上要童生试了,他自己说不考了,要找一家招媳入赘。说是菩萨有灵,托梦告诉他一定考不上的。”江望枫说。

绝顶天赋的少年才子,放弃一派光明的前途,要去入赘当最不招人待见最没有社会地位的赘婿?

这是什么神奇的选择?

“当时很多人肯定都炸了吧……”许问喃喃道。

“是啊,说什么的都有。说我爹好吃懒做不求上进,说他鬼迷心窍脑子被老鼠啃光了,当然也有夸奖他孝顺母亲不忍远行读书的。这一团乱里,我娘抓紧机会出击,给我爹开了条件。”

江望枫竖起手指,道,

“第一,把我奶奶接进家里,正经媳妇怎么待婆婆,她就怎么待我奶奶,跟入赘不入赘没关系。第二,第一个男孩跟我爹姓,就算只有一个孩子也跟他姓。我娘自己上门去说的,我奶快气死了,说我娘一个黄花大闺女不知羞耻,说她不把我爹当人看当个东西买来卖去的。”

这段经历肯定有很多人跟江望枫讲过,没准其中还包括当事人。此时他说起来又轻松又流畅,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笑意。

“你爹怎么说?”这段故事和这两个人真的太有意思了,许问兴致盎然地追问。

“我爹说:成交。”江望枫说。

“哈哈哈哈!”许问愣了一下,哈哈大笑,“你爹娘都是妙人,太有意思了!”

之前打的交道里,他对武七娘留的印象非常深刻,江月白在他这里的存在感非常稀薄,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不拘外物的洒脱人物。不过不是这样的人,也配不上武七娘,养不出江望枫这样随兴随和的儿子。

“不过我娘真是一语成谶,真的只生了我一个。不过她也干脆,说她说话算话,回头我生了孩子再留一个姓武就好……”

说说笑笑间,他们回到了一品坊。

中午匆忙要回去考场,许问来去都很仓促,并没有太留意这片区域。

这时跟江望枫一起步行回来,突然从土路走上了石板路,他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此时正是夕阳落暮时,淡淡的红光铺满了整片连绵不绝的屋顶与墙面。

一品坊位于城南,是天作阁的下属工坊与商业街。城南本来是林萝府比较偏远僻穷的地方,一路走来的各种设施、景观也都在说明这一点。

但走到这里,世界突然发生了变化,许问甚至有了一种感觉,自己回到了官家工坊一带。

这规整与严谨的感觉,充满了工业体系的美感,虽然在许问看来还有点稚嫩,但也正是因为这种稚嫩,更让人感受到了某种开端,某种将要铺陈开来的巨大变化。

许问一时间有些出神,身边的江望枫等人也没了动静。

但他很快就发现不是他们停下来了,而是整个世界停止了运转!

“喵”的一声,球球哒哒哒地走到他面前,用脑袋蹭他的腿,毛茸茸的。

许问愣了一下,把它抱了起来,问道:“你去哪了?”

话音未落,他突然抬头,看向旁边的屋檐。

荆承坐在那里,黑衣飘飘,远眺着连绵不尽的一品坊,头发被风吹了起来。

许问皱起了眉。

透过他的躯体,后面的房屋与天空仍然隐约可见,他的形体好像比上次见到的时候又变淡了一些。

这是怎么回事,他要消失了?

那许宅……

片刻后,荆承低下头来,俯视着他。他唇角微勾,轻而慢地问道:

“许久未归,你这是――乐不思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