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73 又有猫

匠心 沙包 3113 2021-09-07 00:44

“喵。”

轻轻的叫声在许问脚边响起,他怔了一下,弯腰把球球抱了起来。

在另一个世界当了一年的学徒,他都快忘了自己是个有猫的人了。

球球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着光,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很是依恋的样子。

许问愣了一下,皱起了眉。

“你怎么这个反应?我不是一直在这里吗?难道……你知道我离开过?离开了一年?”

球球用脑袋蹭了蹭他的手掌,又喵了一声,许问屈起手指弹了它一下:“怪家伙。”

“你回来了。”

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许问转身,毫不意外地看见了荆承。

“果然是你把我送过去的。”许问了然地说。

“学会修桶了吗?”荆承似笑非笑地问。

许问再次看向地上那桶,弯腰把它拣了起来,手掌轻轻摩挲着它的表面。

这木桶不知道在这里呆了多久,已经破得不行了,不仅桶底有个大洞,桶周的木条也污黑腐朽,只好很少数的部分才能看到一些木色。

这桶别说能不能打水,就算打上水来,许问也不敢喝。

不过他这一年也不是白过的,他拍了一下那个桶,自信地说:“当然没问题。不过没有工具怎么办?”

荆承深深看他一眼,转身道:“跟我来。”

******

后院破旧,里面很多假山湖石,全是太湖石,奇形怪状。

许问跟在荆承后面,一边走一边到处看。

他发现,经过那个不知道什么时代的另一个世界,他审美的眼光都发生了一些变化。以前他多半会觉得这些石头乱糟糟的太不整齐,但现在他却想着,好好把它打理一下的话,一定别有意趣。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些画面,这些画面开始与另一个重叠。那是一个月夜,就在太湖旁边,他跟一个少女捉虾吃。附近巨石零落,芦苇丛生,美景依然。

说起来,他给连林林买的纸,还没来得及给她呢。明明都已经包裹好了。

他知道自己会回来,但真没想到会回来得这么快。

早知道就已经把那个包裹托付给许三他们,让他们带回去的。

“我还能回去那边吗?”许问心里有些怅然,突然问道。

“你想回去吗?”荆承脚步未停,声音幽幽传来。

“当然……”许问轻声说,然后抬起声音问道,“说起来,那是什么时代,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你猜?”荆承反问。

“……”许问无语。

荆承这个人的确很诡异,莫明其妙地把自己关在这里强行让自己修复这座宅子,未必对自己怀了什么好意。但过去一年,我好歹心平气和了一点,你也不要这么噎人吧……

“你觉得你该学的东西都已经学完了?”荆承又问。

“当然没有。”许问说。

“呵呵。”荆承笑了两声,许问明白了他的意思。

许问现在只把木工类的制作与修复学了一部分,光是连天青手上的东西,他学到的连个皮毛都没有。他怎么可能一直留在这里,势必还要被送去学习的。

只是不知道再被送去的,还会不会是那个世界……

许问没再说话,不过心里多少有了一些期待。

荆承带着他绕到一座假山后面,月光完全被山遮住,黑洞洞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然后“啪”的一声,荆承不知道打着了什么,摇曳的火光燃了起来,照亮了周围一方天地。

许问转头往四周看,有些惊讶。

这里明显是个山洞,不知经过什么处理,一点也不潮湿,还被做成了一个工作间。

洞壁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工具,正中央一个长长的工作台,格局看上去竟然有些像连天青的那个。

他走过去,手指轻轻抚摸过那张光滑的石制工作台,不禁有些深思。

是所有的工作室全是这样的,还是这两个世界之间本身就隐含着什么样的联系?

不过这时他没有多想,而是认真地检查起了墙上的工具。

圆锯、截锯、鸟锯、框锯……光是锯子就有二十几种,许问在另一个世界见过的锯子在这里全有,还有几种连天青没教过他也不知道用法的。

其他工具也很齐全,不说修一个木桶了,做张拔步床也不成问题。

“这些工具够吗?”荆承似笑非笑地问。

“凑和吧。”许问点了点头。

“嗤。”荆承笑了一声,转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按常理,无论是做还是修,最好都只用天光。天光还原色,灯光是会看错的。”

许问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回想起来,连天青教他修复的时候也全在白天,晚上是他带着旧木场那些师兄弟一起读书识字授业的时间。

师父没解释原因,许问也没有多想,只以为这是他的时间安排。现在听荆承说,他才知道里面原来有这样的道理。

“谢谢。”荆承这个人是古怪,好像还有点不怀好意,但学到了就是学到了,许问不会自欺欺人,很认真地道谢。

荆承又笑了一声,身影消失在假山之间,明显是要把许问留在这里了。

许问也没打算走,他四下里看了一圈,发现角落里有一张收起来的小木床,足够一个人休息的。

他把木床撑起来,用力按了按,这才安心地躺了下去。

球球又是“喵”的一声,跳上来卧在他旁边,紧紧地贴着他。

许问真的有那种感觉,球球是知道他一年不在的,所以这时候亦步亦趋,显得格外的依恋。

“想我就跟我一起去啊。”许问弹了弹它湿漉漉的小鼻子,调笑着说。

“喵~”球球娇声娇气地叫了一声,许问把它搂进怀里,笑了起来。

山洞里灯光非常昏暗,许问身在角落,周围全被阴影笼罩。

他一直很喜欢这种环境,这让他有一种安全感。

他曲起腿,望着头顶上的黑暗,喃喃道:“突然看见一个大活人不见了,他们都吓死了吧?”

“喵~”

“不过也许那个时间就定格在那个点了,直到我再次出现才会解冻?”

“喵~”

“这样想是不是太自恋了?或者换个思路,那个世界本来就是自然存在的,跟这个世界平行,我从一个点接入进去,从另一个点离开,下次再回去的时候也是同样的点?”

“喵~”

许问想了一会儿,不过这种事情不到再一次过去,是不可能知道的。

许问躺在床上,各种各样的思绪纷至沓来,他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球球拱了拱他的肩膀,团了一个安全的位置,也跟着一起合上了眼睛。

火光摇曳,大团的阴影笼罩着他们。

不知过了多久,明明周围还身处黑暗之中,许问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习惯性地翻身下床,手一伸摸到了一团软绵绵热乎乎的东西,他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这是球球,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正是早上五点,鸡鸣三次,是他在另一个世界起床的时间。

回来这里,换了一个世界,换了一具身体,某些习惯却像融入了他的骨血一样,跟着一起带了回来。

那么……战五禽呢?

在那个世界一年,他每天早上练习战五禽,虽然才十三岁离成年远着呢,但身体素质远远强过现在。

许问站起来,走到山洞外面。

清晨微凉的风带着湿气袭来,露水打湿了他的脚踝。

许问走到一边,拎起一块石头,轻而易举地把它举了起来。

这块石头四分之一个人大,约有两三百斤,许问就这么轻轻松松地把它举起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