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64 是他吗

匠心 沙包 2559 2021-09-07 00:44

“总之,目前的规划就是这样,回头我们会把具体的修复时间安排放到微博上,大家可以参考一下,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来看直播,不要耽误了正事。”

许问总结道,即将结束今天的直播。

直播到中途休息的时候,他已经把今天的奖品抽了出去,是一个石刻的花瓶,古朴与现代结合,非常雅致,即使不插花摆在那里,也是一件极其出色的艺术品。

说起来,许问开始直播到现在,平均每个月抽一次奖,抽出去的奖品已经有二十多件了。

这些奖品全部由他亲手制作,各具特色,是相当珍奇的精品,放到市面上也能卖出不少钱。

他全部都正常抽出,从不黑箱操作,经常会有收到奖品的观众回来REPO,什么阶层的都有。

每次奖品,免不了有人重金求/购,也有少量交易成功的,但大部分中奖的人,都拒绝了这份诱惑,选择了收藏。

所以直到现在,市面上流传的许问作品并不算多,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一件都足可令人发家致富。

今天的直播时间并不算长,明天才正式开始,那时候就不是许问本人掌镜了。

结束之后,虎鲸的工作人员难掩激动地来给许问汇报今天的战果。

伴随着抽奖,这次复播直接回到了上次终播时的人气,弹幕和礼物数量都更有超出。

最值得惊喜的是,虽然热度在抽奖的时候不可避免地达到了峰值,但抽奖结束之后回落得并不算太多,一段时间之后继续回到了上扬的曲线,表示直播内容本身也是很吸引人的。

许问听得很认真。

做事情就要认真做。

直播只是副业,但他是想要用它来获得热度、让更多的人来关注许宅修复、关注传统技艺的,所以他必须在乎观众反馈,根据数据来调整直播内容。

不得不说,两年以来的他直播热度的不断上升,除了自然的传播结果以外,跟他内容不断提升,直播越来越有趣了也有很大的关系。

虎鲸平台的人看在眼里,心里还挺有感触的。

本来他们跟同行平台一直处于竞争关系,双方很有点不相上下的感觉。

但托了许问的福,他们近两年来越来越占上风,现在有点领跑的意思了。

同行也照着他们的样子搞了类似的项目,但始终没内味儿,就是吸引不到人。

这只能说天时地利人和,虎鲸算是撞到运气了。

虎鲸那边意识到了这一点,一直以来都给了许问很积极的配合。

宣传从来没落下,还为他们量身定做了很多活动。

他们有点恋恋不舍两年前平镇展销会那阵子的热潮,据说最近在筹备一个类似的活动。

不过这个只稍微跟许问提了一嘴,还没有正式成形。

许问现在比两年前忙得多,去年的平镇展销会直接就没有去,这次活动也不好说参不参加。

不过看虎鲸那边的态度,还是很积极的……

许问思考了一会儿,看了看直播间的讨论区,以及别人整理出来的精选弹幕。

这也算是他们直播间的一大特色了。

人家的直播,弹幕都是即时的,过了就过了。

他们这里,每次都专门有人抓取高级别弹幕,总结之后放在评论区。

许问也经常会看。

他是人不是神,不可能全知全能面面俱到,更何况他学的大多都是传统技艺,虽然有意识接触了一些现代的内容,但基本没有系统地学过,了解不深,是他的短板。

所以他直播时有些内容或者说观念,在现在有可能不主流了,会不被人认同,或者引发讨论。

许问很喜欢看这方面的内容,甚至还在不忙的时候注册了马甲,专门去评论区跟人辩论。

真理越辩越明,当然是在有的放矢的前提下。

在这个过程中,许问自己也思考了很多东西,有一些浮光掠影、不成体系的东西渐渐沉淀下来,逐渐形成了属于他自己的结论。

“许问。”又看了一会儿,许问听见有人叫他,他抬起头来,看见秦天连。

秦天连缓缓走了过来,表情微微有些奇怪,好像在犹豫思考着什么一样。

他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接到这座宅子的?”

许问停顿了一下,答道:“两年半以前。”

“跟我说说当时的经过。”秦天连似乎有点漫不经心地说。

“事情来得有点奇怪。当时我在帝都,突然收到了一个快递,让我到万园来继承一座遗产。我直接过来签了公证书,收到了这座宅子。当时我本来没打算修,想把它出手卖掉的。”这个过程许问跟其他人也说过,确实也是真的,只是掩去了一些没办法透露的内容。

“后来怎么又开始修了呢?”秦天连问。

“嗯……有一些原因,主要也是因为它真的很美。”许问道。

“有人强迫你吗?”秦天连问道。

“……你为什么会这么问?”许问停顿了一下,突然反过来问他。

“有吗?”秦天连又问。

许问停下脚步,审慎地看着他。

从他这句话里,许问听出了一些别的东西,一种……知道些内情的味儿。

“也算是有。”过了一会儿,许问答道。

他一边慢慢地说着,一边仔细观察秦天连的表情。

“我到万园来的时候,有人来接我。他自称是我祖父的管家,陪我一起办完了手续。”

荆承的存在,许问这是第一次对别人说。

“然后呢?”秦天连问道,“这个人现在在哪里?”

许问很想反问一句“你认识他?”但还是停住了,继续讲下去,“然后,他把我关在了这里,我不修宅子,就不放我出去。”

“你屈服了?”

“是,也不是。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我被这里迷住了。它真是太美了,我舍不得它就这么荒废,我想把它修好。”

秦天连蓦地看他,迟迟不语。

许问看出了一些东西,但他没有问,而是继续回答了秦天连的后半个问题,“后来他偶尔出现又偶尔消失,我也没办法直接跟他联系。老实说,这宅子到现在还有很多秘密,远没到我解开的时候。”

“……那个人,是不是叫荆承?”秦天连突然问道。

许问猛地盯住了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