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67 两处之争

匠心 沙包 2727 2021-12-11 07:27

许问有点好奇荆南海想说什么,但知道现在还是正事更重要,应了一声,就去定江厅跟李溪水还有都水司官员讨论去了。

晋北这一段水文情况复杂,不逊于西漠那一段,但李溪水经营多年,基础打得非常扎实,所以他们要做的其实比西漠晋中更少。

许问来之前他们就已经开了很长时间的会了,许问来之后没有马上加入讨论,而是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把他们新搜集来的资料以及已完成的方案以极快的速度,从头到尾全部看了一遍。

那三个都水司官员都不认识许问,但早就听说过他的名字了。

最近崛起的新贵,以三连魁首的成绩通过徒工试,才刚开始服役不久,就接下了天启宫建设的工程。

而且他的心实在太大了,建行宫就建行宫好了,他还顺便建了座城。

逢春新城,现在被誉为西漠第一城,名声太响亮了,京城从工部到内物府,没人没有听过。

逢春城之后,他又紧接着提出怀恩渠工程,朝廷竟然也同意了,开始修建了。

这样一个横穿东西,越过整个大周的大型工程,他能负责其中一段就已经很了不起了,结果开完万流会议,他当场升级,成为了整个工程的总监察,权力极大,可以随意插手工程的每一个细节,提出异议并要求回应。

这可是项好工作啊,谁不羡慕,谁不说一声平步青云?

这人从未进京,但关于他的事情早就已经在京中传开了,说什么的都有。

关于许问,工部那边更警惕一点。

这个人明显跟内物阁走得更近。

内物阁,顾名思义,受皇帝直辖,本来负责的应该只是内廷的一些事物以及物事,权限不能出宫的。

但皇帝明明不昏庸,却在这件事情上做得很离谱,给那位贵妃殿下的权限也太大了吧?

一开始做做玻璃以及其他的新式玩意儿、建建墨艺殿之类也就算了,建议开徒工试就很让工部心里咯噔了。

还好内物阁这个时候还有分寸,徒工试是开了,主使权还是交给了他们工部,从上到下内物阁除了出份细则,几乎没有插手。

但内物阁的分寸也就到此为止。

原潜龙宫,新天启宫,明显是内物阁的一次试探。而许问接手,直接把它做成了典型。

皇帝亲自前往西漠视察行宫,回宫后不顾在西漠意外遭灾,对逢春新城大加赞赏,亲自手书逢春城三字字样,命人送往西漠,立碑制匾。

这相当于内物阁一炮打响,更让工部觉得可怕的是,逢春城建设过程中使用的一些工具与机械、规章制度,还有秘密传过来的新式炸药……

世界要变了,而这剧变,将以内物阁为核心!

京城关于许问的崛起有无数讨论,震惊于他的年龄、以及虽未升职在一直扩张权限的事实。

很多人在猜测原因,有心思阴暗的暗戳戳地传言他是不是跟贵妃有什么关系,是贵妃的小面首什么的。

但工部表面上表现得很漠然,其实心里在对这样的说法大加驳斥。

放你的屁!

你有这样……改天换地的本事,你也能……

工部私下里说到这里,其实还是有点说不下去。

有改天换地的本事,未必有改天换地的空间。

历朝历代的皇帝往往不喜欢这么大的变化,因为剧变,就意味着不稳定。

今上看着文弱,但能给出这样的空间,内心的魄力实在太惊人了。

总而言之,上面在加速,下面的人也只能跟着舍命狂奔。

而许问,怎么看都是在后面加鞭子的那个……

这会儿许问来了,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个以前只闻其名的人,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

他们有点担心,年轻必当气盛,这个人会不会随意插手他们的工作,指手划脚,让他们前面那些全部都做白工。

结果许问闷不吭声,先把原始资料和他们已经完成的部分全部都翻了一遍,然后安静地在旁边坐着听他们讨论。

等他们把自己的意见全部都表达完了,这才开始说话,提出自己的意见与建议。

他一开口,就让一个都水司官员愣了一下,低下头,疯狂翻阅资料,然后就脸红了。

他犯了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弄错了一个数字的位数,自己没有发现,反而让许问发现了!

这错误确实低级,虽然按规矩,后面还会有人检查验算,很有可能会发现这个错误,但对于他的职位以及错误本身来说,还是太低级了。

旁边他的两个同事看着他,表情无奈极了。

大家正卯着劲儿,想在许问面前展示一下工部和都水司的老牌底蕴呢,你上来先把自己的威风给灭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不过也就是这一下,让都水司三个人的对抗心消了不少。

上来就已经输了,那要怎么办?

继续想办法找回场子吗?

别开玩笑了,咱们这是来干活的,工期紧任务重,出了乱子要砍头。

务实一点,务实一点行不行?

接着许问又提出了两个点,一个同样是他们工作中间的疏漏――没有之前那个那么低级明显,但总还是疏漏;另一个则是对某个环节提出的改善的建议。

几个人惭愧了一下,纠正了错误,认真地讨论了起来。

越讨论他们越能发现许问这个人真的非常之绝,目光非常毒辣,往往一眼就能看出最关键的点,想法也很奇出,跟他们的思路完全不同,但又在体系之中,非常到位。

他们渐渐有点明白,为什么内物阁会这么看重这个年轻人了,确实厉害啊!

大局为重,他们暂时抛下京营府和内物阁之间的嫌隙,全力攻关。

他们前面本来就已经做了一些工作,许问过来很快就进入了后半程,只用了两天,就完成了新方案,李溪水当即把任务发布安排了下去。

这个时候,三个都水司官员齐齐松了口气,也来不及庆祝了,倒在地上立刻睡着。

许问笑着跟李溪水对视一眼,悄悄派人去拿了几条毯子,给他们盖上。

…………

许问临走的时候,再次看见了那条由人组成的河流。

李溪水长年经营这里,管理方式与西漠晋中不同,有自己的一套东西,同样井然有序而高效。

长河之畔,山上山下,人群如蚁,更如严密的机械。

他们齐心合力,持续不断地工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改变着地形地貌,改变着这整个世界。

牵着马站于一片山坡上,许问突然想起了神舞洞里的那些石像,想起了宗显扬那些奇形怪状、却能表达他的人心与极高艺术审美的铁像。

眼前阳光炽烈,长蛇一样的人群在地上投下暗影,河水丰沛,波光粼粼。

许问看了很长时间,纵马而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