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22 慷慨

匠心 沙包 2788 2021-09-07 00:44

陆存高在班门里的身份有点尴尬。

他说是偏门旁支,其实是陆立海他祖父在外面的私生子,后来抱回来上了族谱,记成了堂弟的孩子。

从小到大,他在门内就有点不招待见。譬如他其实很早就近视了,但竟然没一个人发现,由于眼睛看不清还挨了师父不少骂。

为此,他咬紧了牙关努力苦学苦练,最后练到木匠活计门内第一,这才算是拥有了一定的地位。但就算时候到了,又因为一些机缘巧合,他成为了班门所谓的长老,也还是比较边缘的一个,顶着一个陆姓,还常常说不上话。

宗正卷对班门弟子的意义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只有继承人才能观阅全卷,普通弟子只能定期或者做出贡献之后才能看其中一部分。

直到现在为止,陆存高也没能看完全部的木工卷,最初他听说要请许问这么一个小年轻才辨正的时候,心情非常复杂。

现在他的心情更复杂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笑着点头,又重复了一次:“不胜荣幸。”

有陆存高帮忙,许问推进的速度又稍微快了一点。

不管怎么说,能有人相互讨论,对理清思路也是非常有帮助的。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到达这个阶段,百里启他们的数据已经完全缺失,基本上没法进行了。许问这边的进度也越发缓慢,但他跟陆存高不断交流沟通,倒是又学到了不少新东西。

陆存高壮年的时候一直在外面奔波,全国各地到处都走过。

那时候的交通状况虽然比不上现在,只有绿皮火车和长途客车交替轮换,但相比古代肯定还是强多了。

他的足迹几乎落在了中国的每一个角落,有些地名许问听都没听说过。

也正因为如此,他虽然一直没有看过全本的宗正卷,但这之外的偏门技艺却知道不少。

见识广了、经验丰富了,对辨正宗正卷无疑是很有好处的。经常许问感觉像是走进了死胡同的地方,他能别出机杼,从另一个角度来尝试着解答。

毕竟,经验见识这种东西,总是要靠时间来累积的。而传统工匠,又是特别吃经验的行当。两三年和几十年真的就是没法比。

而这几天里,许问的收获还不止这些。

他白天和陆存高一起交流辨正宗正卷,汲取更多的经验与案例,晚上回到太微居,向百里启和马玉山学习数据建模方面的新知识。

这几天,百里启两人在工作停摆之后,也重新找到了新的工作方式。

他们不再独立辨正,而是一方面收集宗正卷不需要辨正的那部分的数据,一方面跟在许问他们后面,对他们已完成的内容进行数据和模型上的补充。

这些东西,就是许问最好的学习案例。

许问第一天学习了软件的基本操作方法,第二天学习案例。

这些案例都是他自己分析描述出来的,其中流程、包括每一个细节他都非常清楚。

掌握了核心内容,外在的这些东西就只是单纯的技巧。

这也是百里启之前所说的“软件使用也就是那么回事,终究要看的还是脑子里有没有东西”。

就像PS绘图设计大师,只是擅长使用photoshop这款软件吗?

当然不是,他们首先得有足够的审美、能够构图绘画以及设计,才能做出最好的成品来。

优秀的PS大师,通常在手绘上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只是改变了表达的方式而已。

当然,软件功能的搭配使用,在简便、精准、细腻以及各种多层次多角度的表现手法上,会有很大的帮助,这也是不用说的。

最后,他们在班门一共呆了十天。

这十天里,班门的招待一天比一天更加无微不至,这从每天中午晚上的饭食上就能表现出来。

班门本来就养了几个老师傅,各种菜系的都有,这几天轮番上阵,换着花样给许问他们做饭,许问从小到大,从古至今,还是第一次这样享受口腹之欲,从第一天来到最后一天走,足足胖了八斤,这还是因为工作学习实在辛苦中和了一部分的缘故。

而到了这个阶段,许问的工作开始变得两极分化,要么能很轻松地辨正,要么就是一点也做不出来只能放弃。

这时候,陆存高已经帮不上了许问多少忙,基本上只能靠许问自己学到的东西。

他推进得很慢,但相比之前几天更加专注,全身心地投入了进去。

十天后,他终于长舒一口气,合上了宗正卷木工卷的最后一页。

他找来陆立海,指着桌上那厚厚一叠纸说:“我现在能补全的差不多就是这些了,剩下的那些有的是表述习惯跟现在不太一样,有的是缺了些内容。我现在没办法做,以后再看看吧。”

桌上那叠纸有的是手写的,有的是打印的,分门别类钉好,有厚有薄,堆了将近两尺高。

陆立海紧盯着那叠纸,没有马上伸手去拿,而是发了半天的呆,退后一步,向着许问深深鞠了一躬,道:

“大恩不言谢。”

在他身后,其他长老也纷纷躬身。

此时,他们内心遭受的冲击,实在是难以言表。

他们请许问来是“辨正”的,所谓辨正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判个对错――这项技术现在还在不在,能不能行,在或行的打个勾,不在不行的打个叉,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但许问做的远不是那么简单。

他把所有打勾的技术全部完整复述了出来,文字描述清晰到位,附有详细的图纸,全部按比例严格标注,细节额外注明,几乎每一份都能看了就做。

不仅如此,他还给每一项技术都做了示范的样本,任由班门留下整个过程的影像记录,还请来百里启和马玉山做了3D的数字模型还原……

所有的这些东西,他全部无私地送给了班门,没有丝毫保留,这其中,甚至还包括了传说中的基础神技十八巧。

要知道,十八巧在宗正卷里只是略微提了一句,传说中的附本别册早就丢失不见了!

这些东西大部分是依靠许问的个人能力完成的,基本上算是许问师门的绝学和他个人能力的延展。对于班门来说,它们也就是在宗正卷里提过一笔或几笔而已,它的具体内容,其实就是许问及其师门的私有物。

现在的班门从小到大受的教育就是“独门秘技,概不外传”,他们本来是觉得,这几天能见缝插针地从许问那里学到一些东西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没想到工作结束之后,许问真的把结果全部给了他们,毫无保留!

这太颠覆了……

就连最保守的荆三荆承志,现在都开始怀疑起了自己过去的想法。

时代真的不一样了吗?

班门真的已经过时了吗?

“真大方啊。”马玉山站在许问旁边,开了句玩笑,“之前不是说好要卖的吗?”

“毕竟宗正卷本来就是他们的东西。”许问笑了笑,反问道,“而且你怎么知道我除了这些东西,就没有别的可以卖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