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41 立体剪纸

匠心 沙包 2513 2021-09-07 00:44

腊月二十八,打糕蒸馍贴花花。

贴花花就是指贴春联、年画、窗花等张贴物。

连林林把准备好的红纸和剪刀交到他们手上,罗梢马上语气夸张地叫了起来:“这个你都没有准备好啊,懒婆娘!还要我们来!”

“要死!”连林林气死了,拿起一边的扫帚抽了罗梢两下,“你才懒,你才婆娘!明知道我不会这个!”

“行行行,是我懒,我来我来。”罗梢被打了两下,就好像解了皮痒一样,笑着反口,把东西接了过来。

连林林小时候发过高烧,那之后手眼协调出了很严重的问题,类似这样的精细工作都没法做了。

师兄弟们纷纷上手,长年的工匠练习让他们对肢体尤其是手部的控制能力非常强,剪窗纸这种工作对他们来说非常简单了。

当然,他们会的只有江南路最传统的那些花样,五蝠临门、喜上枝头之类的。

连林林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突然哼了一声,说:“你们不行!”

说着跑了出去。

“什么叫不行?哪里不行了?”罗梢擅长纸艺,他正在剪一个圆形的福字,中间一个大福,旁边一圈比较小的福字,中间点缀各种各样的蝙蝠,非常生动。

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剪得很好,结果被连林林这样临门来了一脚。

“很漂亮啊?这花样我娘也会,剪得还没有师伯你好呢。”东方磊端详了一下,如此表示。

“就是啊,这花样我八岁就会了,那时候我娘就不如我了。这哪里不行了!”罗梢冤枉地说。

没一会儿,连林林就回来了,她捧着一叠窗花,扑地一下放到他们面前,对着罗梢摇摇手指:“懒汉子,你不行!”

“我哪懒了……”罗梢探头去看那叠窗花,看了最上面一张,话还没彻底出门,就已经闭了嘴。

他知道连林林的意思了。

他剪的窗花跟这个一比,真的就像八岁小孩的作品。

这窗花明明也是纸做的,但却是立体的,就像浮雕一样。

它的题材很有意思,做的是一个书生扎灯图。

松下一个书生,正在扎灯,手边是竹篾、纸、浆糊等材料,头上树枝上挂着一串灯笼,每一个都不一样。

书生五官俱在,甚至连专注的表情也看得出来。

最关键的是,松树、灯笼、书生全部都是立体的,凸出于平面之上,工整中带着一些生动。

“这是在剪纸里混了纸扎啊……”罗梢马上就看出来了。

纸扎也是一种民间工艺,用竹、木为骨架,以纸团束缚,糊彩纸做装饰,做出人物、纸马、戏文等各种各样现实中存在的事物。

大部分纸扎作品都是用在祭祀或者丧事上的,但也有一些例外。

譬如风筝和灯笼,也都是比较常见的纸扎作品。

罗梢之前做的祭灶神的那匹纸马,也是用这种工艺做的。

纸扎他熟,但以前从来没有过,竟然可以把它跟剪纸结合起来,还做得这么活灵活现!

“有意思。”罗梢眼睛闪亮地说。

一个人擅长一样东西,通常对它也会有所偏好,罗梢就是这样。

他看见剪纸或者纸扎的作品就会去关注一下,所以才会学到这么多传统花样。但在江南路,他还真没有见过这种混搭的做法。

“有意思。”他又说了一遍,见猎心喜地搓了搓手,“纸扎的剪纸,剪的是个在做灯笼的书生,也很有意思!”

他又盯着这套剪纸看了半天,突然快步从屋子里走了出去,没一会儿拿进来竹篾和彩纸之类的东西,就着原来的剪刀和针线,又开始做了。

显然,连林林拿回来的这套剪纸给他带来了全新的灵感。

“这是倪天养的媳妇做的?”许问站在连林林旁边,突然问她。

“咦,你怎么知道?”连林林好奇地看他。

“这个书生,虽然看着年轻了一点,但有几分神似天养。而且,会扎这么多花样灯笼的书生,我觉得也不常见吧。”许问微笑着说。

“有道理!”连林林说。

倪天养虽然现在做的都是水泥啊机关啊之类的东西,但他没有匠籍,正儿八经的读书人出身,字写得很丑,但阅读书写都不是问题。

还是那句话,古代教育资源太过有限,除了极少数天才,只有少数接受过教育的人,才有资格进行更深层次的研究。而更多时候,天赋和教育缺一不可。

说起来,他参加完竞选,在城门口就直接被连林林接了回来,还没来得及回去月龄队看看,也没来得及关照饮马河那边的情况。

不知道悦木轩是怎么安排的,倪天养回来了没有。

不管怎么样,也应该让人家两口子过个年吧。

“倪家是就在这附近吗?”许问侧头问道。

“对,八号,我们这里是十七号,走几步就到。”连林林说。

“我过去看看。”许问站起来说。

“我跟你一[无名小说 www.wmxs.info]起去,也把这个还过去,人家还要用的。”连林林跟着站起来。

她拿起那叠剪纸,转头对正在琢磨着怎么剪的罗梢说:“窗花都交给你们啦,我快去快回,回来的时候你们全部准备好,一起来贴!”

“行行行,你去去去。”立体剪纸的确是新花样,许三他们也跟罗梢凑在一起,七嘴八舌地出主意,听见连林林的话,一群人胡乱摆手,在他们身后继续热烈讨论,非常吵。

阳光晴好,微风轻拂,连天青和吴可铭正在院子里,一个挥笔泼墨写春联,一个提着袖子画年画。

刚才过来的时候,许问看见街上有人卖这些东西,但在这里,肯定都是自己来的。

“你们去秦九妹家?”连天青抬头看见他们,信手把旁边墨迹已干的对联和年画给了他们几幅,“这个也带过去,让他们贴贴。”

“哎。”连林林应了一声,接了过来。

连天青半步天工,吴可铭是整个大周出名的书画家,在京城一字千金的人物。两人的作品就这样随手给出来,真的就像普通的邻里交往一样。

吴可铭也在笑,接着把刚才那幅画完,?并不以为意。

“我来。”许问从连林林手上接过这些东西,就让她拿着那幅剪纸,跟她并肩走了出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