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59 随手

匠心 沙包 2755 2021-09-07 00:44

小伙子脸马上就吓白了。

作为仓库管理人员,放置移动文物的时候脚步怎么挪动、怎么靠近与离开文物,全部都是都有讲究的。

刚才他跟许问错身的时候犯了错误,所以手肘才会撞到箱子上,直接导致了文物损坏。

他的目光刷地一下落到了四分五裂的放样上,嘴唇抖动,半天说不出来话来,满脑子只有一件事:糟了,要赔钱了,赔不起!

丁令的脸色也变了。

文物是他让拿出来的,他现在也是现场唯一的管理人员,小伙子犯了错误要受处罚,他也跑不掉。

他来不及斥责那个鲁莽的小伙子,一个箭步上前想要看看情况,结果许问先一步出了声。

“没关系,我检查过了,零件没有问题,就是接合部分散架了。”许问的声音平和而稳定,很让人安心。

“是吗……啊!”丁令刚刚松了口气,心又悬了起来。

他眼睁睁地看着许问伸出手,拿起了那些木制零件,镇定自若地拼了起来!

“别乱来!我去找专家来……”丁令急忙阻止,结果他一句话还没说完,许问就已经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抬头看他:“啊,不能修吗?已经修完了。”

丁令的话被堵了回去,他盯着许问刚刚放到桌上的木制放样,完完整整,一点不缺,跟之前放在盒子里的样子一模一样。

“去,把入库的资料照片拿出来!”他看了半天,用力一挥手。

小伙正满心惶恐,还没有省过神来,听见这话,连忙往外跑,没一会儿抱了本大册子进来,哗啦啦翻到对应的页面。

这些文物入库的时候都是有详细的登记的,光是照片从各个角度拍了十好几张。

现在丁令小心翼翼地把原照片跟许问修完的成品进行对照,十二张照片全部都是一样的,无论整体还是细节都看不出半点差错。

真的修好了!

丁令长长舒了一口气,看着许问的目光带着惊讶:“你……”话没说完他想起来应该先道谢,“多谢你了,解决了我们的大麻烦!”

“没有,本来也是应我的要求拿出来的,我应该负责任。”许问摇头。

这个责任换了一般人,还真负不起。

“怎么样,民间修复师如何?”骆一凡突然出声,对着丁令眨了眨眼睛,明显是在针对他之前那句话。

丁令愣了一下,苦笑起来,点头说:“民间藏龙卧虎啊。”

这个放样并不算复杂,一个有经验的师傅能修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在修复之前,许问只是看了两眼,而且他的动作如此之快,定形如此准确,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

接下来许问继续研究这些放样,丁令放心了很多,中途还只留了一个工作人员在这里协助,自己拉着骆一凡走出去了。

许问没有留意他们,他全身心都沉浸在眼前的这些小物件里,透过它们,他仿佛看见了他深深联系着的另一个世界。

放样其实就是有着明确用途的模型。

为了实现这个用途,它的尺寸要求非常严格,必须要与最后的成品形成等比例的一致。

所以,这就要求师傅在制作放样时,在脑海里就预先存在明确的结果。

眼前的放样基本上都是相关屋宇建筑的,并没有其他匠作的。

它们都比较精巧,最难得的是一些比较内部的结构也有呈现,各种地方是怎么设计的,怎样在实际建筑中呈现,非常实在。

有这样一套放样,工匠在实际建筑过程中的确可以少掉很多麻烦。

看着看着,许问突然想起了吕城。

可能是因为材料有限, 也可能是因为个人兴趣,这一年来吕城有了一个新的爱好,就是制作小巧如同模型的迷你家具。而且出于某种执念,他的家具跟正式的成品同样是等比例缩小的,要求得非常严格。

到现在为止,许问还没有看到建筑以外的放样,但吕城做的这个,跟放样又有什么区别?

放样是工匠一门非常重要的手艺,再高端一点的话,它甚至成为了样式雷的家传绝活。吕城的这个兴趣再琢磨琢磨的话,也许可以有所发展?

一个下午时间,许问基本上心里有数了。

他还没有正式进入建筑方面的学习,现在对于他最关键的是了解古代工匠进行设计的模式以及具体方法。

中途丁令和骆一凡回来,主动又从库里搬出来别的放样供许问参考。

他的态度明显比之前亲切了许多,快下班的时候,还要请骆一凡跟许问吃饭,算是答谢许问今天修复放样,帮了他一个大忙。

许问全身心沉浸在自己要做的事情里,下意识就想拒绝,结果骆一凡给他使了个眼色,先一步答应了。

“丁令这个人还是不错的,他想跟你亲近,你就接着。万园博物馆里东西多着,有了这层关系,以后再想来看什么东西就方便了。”骆一凡把许问拉到一边,小声跟他说。

这是在正式把自己的人脉推介给许问了。

许问也是在职场上打拼过的,瞬间就明白了过来,他抬头看着骆一凡,一时间心情有点难以言喻。

骆一凡以为他没转过弯来,推了推他,说:“听我的,这是为你好!”

“嗯,听您的!”许问心中千言万语,最后只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说是下班,但丁令要做的事情还是很多。

他向他们致了歉,匆匆忙忙地跑来跑去,检查各种东西,最后又过了大半个小时才彻底搞定回来。

“抱歉抱歉,让你们久等了,平时也没这么麻烦,主要是马上要有事情。”他自己恐怕也没想到会拖到这时候,很不好意思地说。

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没避着他们,许问看到了很多东西。

“没有,很长见识。”他摇头说。

丁令看出他说的是真心话,一下子就笑了出来,主动说:“以后你还要看什么东西,也不用找骆老了,直接跟我说!”

两人交换了微信,丁令带着他们到了博物馆附近的一家私房菜馆,笑着说:“这里知道的人不多,不过大厨手艺不错,可以尝尝。”

那是一间两层的小楼,满满的江南建筑风格。

沿着扶廊上去,外面有一个小花园,里面全是各色盆景,打理得趣味盎然。

丁令熟稔地跟迎出来的服务员打着招呼,询问大厨的情况,的确是常来的。

坐下之后,他亲手给许问斟了茶――正宗的明前龙井,香气淡而隽永。

“小许,我年纪比你大,腆着脸让你叫我一声丁哥。你我兄弟私下讲话,你不要介意。”私房菜馆非常清净,四下里除了他们这桌,一个人也没有。

他话里有话,许问正下脸色,举杯道:“丁哥您有话请说。”

“以后不管是在咱们馆里,还是在其他地方,看见东西坏了,跟你没关的事情,你就不要上手了。”丁令出人意料地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