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770 新价格

匠心 沙包 3056 2021-09-07 00:44

谢灵环的钢剑拍卖完,二号会场的热度也跟着飙高了。

二号会场以石泥砖陶为主,前面泥雕砖塑十分精美,没有一件流拍,但总体来说热度还是有限。

相比之下,这些东西不够日常,又有点朴实,大部分人都只是看看,兴趣有限。

但是,宝石翡翠可也是这个门类的,玉雕一出,二号会场的热度噌噌直升,迅速与其他会场平起平坐了。

许问对此并没有特别的偏好,只是恰好点过去的。

他看到的正好是一只玉蝉。

看到的时候,他愣了一下,去看雕刻它的那个人。

那人四十多岁,一副懒散样子,靠在放玉蝉的台子上,一副站没站相的样子。

后面的屏幕上有他的名字,华圣里。

许问思考了一会儿,打开虎鲸直播,找到了他的直播间,打开了他的直播回放。

虎鲸的直播回放是带弹幕的,华圣里的直播间冷冷清清,一条弹幕也没有。

但直播间里这个人的样子,跟拍卖台上的他完全不同。

他的眼睛亮得惊人,所有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面前的白玉上,哪里还有一丝懒散。

但他的动作也慢得惊人,许问等了半天,才看见他下了一刀。

只看这一刀,许问就抬起了头,对荣显道:“你可以试着拍一下。”

“什么?”

“如果拍得到的话。”

荣显当然是无条件相信许问的,思考了一下自己可以调配的现金额度,信心满满地说:“两百万以内,我都可以。”

“现在就一个过百万的,两百万应该绰绰有余吧?看许哥这弹幕,也没什么人关注啊。”高小树说。

“我也觉得,肯定能拿下来!”荣显小声说。

华圣里也没怎么介绍,不过他可不像是生性沉默,就是单纯的懒。

“仿汉八刀。”他就说了这四个字。

一听这个“仿”字,荣显莫明地更有信心了。

结果拍卖一开始,他就傻眼了。

起拍价很低,只有一万,这玉是真的都不会止这个价。

荣显准备参拍,数字刚填完,许问手机直播间里大屏幕上的数字就跳了出来。

那是现场参拍的人,当然比荣显这种网络参拍的快多了。

“你不用出手了。”许问说。

“怎么……”荣显话还没说完,也看见了那个数字,后面的声音就咽进去了。

别人要数半天零才能看出来的数字,他一眼就看清楚了。

六个零,两百万,正是他可以拿出来的全部资金!

“再加一万能行不?一万我还是可以的。”荣显怀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不行了。”

眼看着,他话音刚落,大屏幕上的数字就变了,三百万,直接在原来的基础上拔升了一百万!

华圣里似乎有些意外,扬了扬眉,许问也喃喃道:“这世界上,识货的人还是挺多的啊……”

而且这种人只会拿钱说话,是不会在直播间发弹幕的。

最后,这枚看上去极其简洁、几乎是不起眼的玉蝉拍出了六百三十万的高价,成为了四个会场暂时的标王。

“正经的汉八刀,也很少这个价格啊。”荣显查了一下,震惊地表示。

正经的汉八刀是文物,有历史价值加成的,概念完全不同。

华圣里这个,是货真价实的现代艺术品,能拍出这个价格,简直不可思议。

许问又打开了他的备忘录。

“这个你也要学?”荣显问。

“不,这个太厉害了,学不来。只好请他帮个忙了。”许问一边说,一边在华圣里名字后面加了个备注。

…………

拍卖还在继续,精彩内容非常多,甚至超乎了主办方的想象。

这个真得给许问记一大功,人多多少少都有点争强好胜的,他毫无保留地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其他人也想要借这个机会,让别人看看自己的本事。

很快又有了第三个超过一百万的,正是李华承,一顶花丝镶嵌的华凤肩饰拍到了一百八十万。

他的制作过程是全程直播的,所以感兴趣的人都知道,这只金凤的主体部分全由一根金丝制成,巧妙至极。

古代也有类似这样的手法,但通常是制作金冠这样的闭合物,禽鸟是开放性的结构,很难用同一根金丝完成。

李华承参考了古代的做法,在此基础上进行了改进,有了全新的发挥。那只金凤一翼收起,一翼展开,线条流畅,在花丝镶嵌原本的工整中又增添了一些写意的感觉,更加灵动而骄傲。

最后高价拍下它的是一位匿名买家,当然这个匿名,只是在公众面前匿了,后面系统里还是有他的真实信息的。

而且这么高调的装饰品,只要出现在人前必定会受到瞩目,很容易就能知道它真正的拥有者是谁。

接着,第四个、第五个七位数价格出现,拍卖价格不断上升,现场与直播间的热度也越来越高。

十点左右的时候,各直播间拍卖到近二十件,正值中段,四个主直播间的热度全部超过了一千万,微博热度也一直居高不上,到现在为止已经上了七个热搜,全部都是自然热搜。

当然,这也是因为类似这样的拍卖会是第一次正式直播,还是在虎鲸这样的直播平台。

鉴宝也好,拍卖也好,其实是很多人都特别感兴趣的事情,前期聚拢的热度够,知道的人多,大家就都跟着来看了。

武斯恩没在现场,在隔壁的监控室,对着十几个屏幕,同时监控四个拍卖场的情况。

承运公司规模不小,类似这样的拍卖会他们以前也主持过,有专门的团队负责。

这时,一个电话打起来,正是负责人赵东河。

“老大,有点麻烦,现在十点了才拍到一半,咱们每场的总件数接近五十,这样再拍下去,拍完至少得一两点了。你看怎么办,是接下来压缩时间搞快点,还是放到明天再来一轮?”

拍卖用时比他们想象得更久一点。

原先他们给每件物品预计的拍卖时间是五分钟,这样五十件一共用时250分钟,就是四小时,七点开始,十一点过就能拍完。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没那么简单,各参拍者介绍的时间比他们预计中长多了,大部分人光这个环节就超过了五分钟,再加上后面的拍卖,妥妥儿往十分钟去了。

这样一来,整个拍卖用时都要翻倍,完全超出了原先的计划。

当时负责人就来问过武斯恩怎么办,武斯恩思考了一会儿,不打算降低介绍的用时。

拍卖活动的顺利进行确实很重要,但他不会忘记这次拍卖会乃至整个展销会的初衷。

推广传统文化,让更多的人了解它,这才是他们真正想做的事情。

现在有这样的热度,有这样的关注度,为什么要放弃这么好的宣传机会?

他果断决定增加介绍的用时,只控制不要太过超出。

然后,他也在监测数据,思考接下来怎么办。

现在负责人来问,他已然做出了决定。

“不压缩时间,也不分段,就这样继续,拍完为止!”

“时间太晚,对后面参拍的会不会有点不太公平?”负责人压低了声音,“真要让有钱大佬们这样熬夜吗?我只怕他们会走。”

“没事,错过机缘,是他们的损失。”武斯恩看了一眼旁边的老者,对方正缓缓对他点头。

老者身边站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她捧着一个平板,平板上正在播放的是许问直播的回放。她看得非常专注,已经不知道是第几遍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