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16 入集

匠心 沙包 2707 2021-09-07 00:44

“昆井那龟孙去了太微居!”

长老们聚集的九卿堂里,一个年轻人走进来悄悄在陆五耳边说了几句,他立刻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你派人盯了太微居?”陆立海坐在上首,正在跟长老们开会,听见这话,皱着眉头看他。

陆五有点讪讪的。许问现在毫无疑问是他们的贵客,派人盯着贵客起居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一不小心被误解了还有可能得罪人。

“赶紧把人都撤走,那边没叫,谁也不许上去探头探脑!”陆立海看向那个年轻人,语气非常严厉地说。

“那贾虹怎么办?”陆五有点着急了,嚷嚷着问。

“不怎么办。”陆立海干脆利落地说,“贾虹想找许先生,上哪里不能找?到咱们的地方找许先生谈话,没准先生还会多点顾忌。”

“哦……也是。”陆五觉得他说得有道理,总算是坐了下来,但嘴里还在嘀咕,“

陆立海与荆三对视了一眼,都默默地摇了摇头,在心里叹了口气。

“许先生这种人,一旦被人注意到,你挡也挡不住的。”陆立海语重心长地说,也算是给各位同门的一个警醒。

“门主今天将我等召集到这里,是有什么事吗?”陆存高问道。

在座的人里,除了预定为下一代领头人的陆远外,其余的人都比陆立海年纪大、辈份高。但陆立海说话,其他人都安静地听着。

这是对门主的尊重,也是陆立海在门内积累起来的威信。

陆立海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沉默了下来。

他不说话,其他人都不会吭声,整个九卿居一时陷入了彻底的安静与沉默。

这沉默里仿佛酝酿着什么,是会让整个班门都会剧烈震动与改变的巨大的东西。

“我有三件事想跟大家讨论一下。”过了很久,陆立海终于开口,语气非常肯定,仿佛已经经过了深思熟虑。

然后,他的第一句话就让在座的长老震惊了。

“文传会的百工集我想大家都是听说过的。我提议,将我们班门的宗正卷彻底开放,放入百工集。”

片刻的死寂,接着几乎所有的长老都刷地一下站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陆立海,大声质问道:“你说什么?”

“这不可能!”

“你别瞎说了!”

各种各样的声音混在一起,非常嘈杂,但表达的都是一样的意思。他们坚决反对陆立海刚才的提议!

这其中,只有陆存高坐在原来的椅子上,向后靠着,注视着陆立海。

“先听听门主的解释吧,他想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他说。

长老们渐渐安静下来,紧盯陆立海,想要他给出一个解释。

“我就问你们,如果没有今天的辨正,宗正卷放在我们手里有什么用?”陆立海抬眼望着他们,语气平淡。

只一句话,长老们就闭了嘴。

有些话不需要说出口,大家也心知肚明。

当年班门号称七十二绝技,现在还剩多少?

宗正卷上就拿木工卷举例,八十四种技艺,现在还在使用的只有多少?

――二十六种,连一半都不到,剩下的大部分连它们是不是真的都还存在疑问!

更让他们忧虑重重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班门留下来的技艺越来越少。

班门有个门主手札,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对本门技艺进行登记。

这些技艺有录进宗正卷的,也有更常规一点,所有人都会所以没有录进去的。

可以明显地看出来,后者几乎没有变化,前者则几乎一任比一任少。

早在三任之前,宗正卷为门内所掌握,能够正常使用的还有四十一种的……

“那也不用送出去给人!宗正卷是班门的东西,怎么说也得留在班门!”陆五愣了半天,突然大声说道。

“没错!门主觉得现在这种情况不妥的话,也可以想想别的办法!譬如先向门内弟子开放,不管真传还是入门弟子,只要想学的都可以来看!”荆三立刻回过神来,也开始反对。

“你们知道,我今天最受触动的是什么吗?”陆立海问道。

他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长老们都是一愣。听见他这句话,所有人脑海中浮现出的同一个人的长相。

“没错,就是许先生。”陆立海仿佛看出了他们在想什么,点了点头。

“你们觉得,他的技术怎么样?”陆立海接着又问。

长老们沉默着没有说话。

这是根本就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今天宗正卷的木工卷虽然没有全部辨完,但那只是时间不够,整个流程进展得非常顺利,没有遇到任何问题。

整个过程中他们也看出来了,许问的师门或者跟班门有些渊源,但所知所学也并不是完全一样的。

宗正卷里有些东西,许问的确是不知道。

但他的境界比他们在场的所有人都高多了。

他就算不知道,也能从各种蛛丝马迹的描述与图形中,摸索到其中关键,把它试着复原出来。

到后期,他的结论跟百里启他们的开始有了一些出入,这种情况下,班门这些长老其实并不太能确定许问推论出来的技艺跟宗正卷上所描述的真的是一样的。但他们都有眼睛,都是这一行的资深大匠,他们稍一琢磨就能看出来,许问推出来的这些技艺,全部都是非常实用而巧妙的,他们只要学会就能实用!

这就是境界与眼界上的差别了。

班门长老不知道他师从何方,小小年纪就能拥有这样几乎融汇贯通一般的木工实力,但这实力就摆在眼前,跟他比,他们被人喷“徒长马齿”也只能认了。

“但我最看重的却不是他的技术――并不完全是。”陆立海的目光扫过他们,缓缓地道。

“文传会那两名年轻人是他请过来的,他们今天做的事情有多厉害,不用我说大家也看得出来吧?这两人几乎不通咱们的活计,靠着现代技术就能一步步把它们搜索建模还原出来。我看了他们在做的东西,心里甚至有了一种想法:宗正卷算什么,早就已经过时了,他们手上的电脑里存着的,才是真正的宗正卷,这个时代的宗正卷!”

“……我觉得也没那么厉害吧,不然他来排我们的宗正卷做什么……”长老沉默良久,最后荆三说了这样一句,的确是出于不甘心,但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

“现在的确是这样,但再过几年、几十年呢?”陆立海满脸皱纹,面貌朴实,粗手粗脚。他只有初中学历,说话做事的本事全是自己在外面练出来的,经常会有不得体的地方。

但现在,他坐在这里,幽蒙的光线从门外浸染过来,话中所昭显的某些事实的力量,让所有长老们都沉默了。

“第二件事呢?”良久之后,长老们中的一人问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