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71 那些事那些人

匠心 沙包 2567 2021-09-07 00:44

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蒋东辰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实说,他问出那句话的时候,态度是有点轻慢,但其实也有几分认真。

言十四刚才那番话平平常常,但的确说到了他的心里去。

就像他说的一样,铺作这东西,对他们来说其实很寻常,祈水殿这个又是相对比较常见的一种,他早就已经看惯了。

但在言十四说完话的那一瞬间,这些比较常见的东西在他眼里仿佛焕发出了新的光彩,他也开始跟着他的话,琢磨起了背后的一些东西。

它为什么要设计成这个样子?

它的各个部分是怎么支撑的?

当初老祖宗是怎么想出这么奇妙的设计方法的?

所以他问出了那句话,内心深处很想听听许问是怎么说的,他会有什么比较独特的见解。

结果言十四开口就说他不知道!理直气壮,好像他不知道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没人该为这个感到奇怪。

“我之前学的是细木,徒工试考的也是这个,大木方面的东西只涉足了少许,还没有正式开始学。”许问解释。

“哦……”他这样一说,蒋东辰他们就明白了。

细木指的是门窗家具这些比较细小精巧的木工活,跟屋宇梁柱斗拱这样的大木类活计不是一个范畴的。

只学了细木的话,不懂大木非常正常。

“你学了几年细木?学完学精了吗?徒工三试考过了吗?这两个可不是一个东西,要兼顾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蒋东辰问。

“学了三年,考过了,知道很难,我会努力的。”许问一一回答,态度非常沉稳。

“学完了啊,那还不错……什么?才三年就学完了?还考完了徒工试?三轮都考完了?”蒋东辰不可置信地问。

“考完了。”许问平常地说。

他们这些皇家工匠都是出师多年的资深人士,看似离学徒时代非常遥远,但其实对这个新出来的徒工试和百工试都非常关心。

在这方面,他们的眼界远不是那些民间工匠能比的。

他们非常清楚这两项考试代表着什么,也非常清楚其中难度。

三年三试,相当于每年必定在该县该府该路的前三十位,前两试还好说,最后一试,当真是非常非常难的。

能这么快过关,不是大有天赋,就是大有背景,通常还得是两个一起兼具。

“果然不愧是月龄队的,凡入选者必有高妙之处。”狄林笑了一声。

“月龄队?那是什么?”许问不解地问。

“你不知道?”狄林也有点惊讶,“月龄队就是你们这支队伍的名字,估计是因为还没有正式确定,所以没跟你们说。回头你们就知道了。”

“特地组的一支队?干什么的?他们不是去西漠服役的吗?”

“月龄,这名字怎么这么娘?”

“我都没听说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许问还没开口,蒋东辰等人已经七嘴八舌地问了一堆问题出来。许问有点意外,狄林说的也是他一直在猜测的事情,皇家工匠会知道并不奇怪,但其他人怎么也像是第一次听说似的?

“我也是偶尔听说的。”周围没什么人,但狄林还是压低了声音。

“听说这事是荆大人出面主持的,就是为了三年后的那件事情。其实石大人的意思是由他领头在京营府调批人过去,但荆大人的意思是建一支新队伍。为这事吵了很久,但是你们知道荆大人后面是谁,不知道怎么回事鲁大人和咱们秦师态度又有点模糊。左左右右下来,最后还是现在这样了。”

狄林的口齿很清晰,表达能力不弱,但许问还是听得一头雾水。里面牵扯到的人实在太多了,除了“秦师”他一个也不认识。最关键的是,三年后的事情是什么?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因这个而起的……

“三年后有什么事?”他忍不住问了这个他最关心的。

跟他的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蒋东辰的:“荆大人背后的人,难道是贵……”

接下来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他就被狄林捂住了嘴。

许问只听见了一个字,心想:“桂?桂什么?”

“这事我就跟你们说了,你们听听就完了,别到处瞎嚷嚷!”狄林压低声音警告,转过头来又恐吓许问,“这事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本来也不是你该知道的,回头没了性命,可不要怨人!”

关乎性命吗?看来涉及到的层面的确相当高了。

许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不会乱说的。”

“干活干活!别耽误时间了!”狄林吆喝了一声,强行收回话题,“三年通过徒工三试,你是很有本事,但也不要得意!大木论及精细复杂之处,要学的东西比细木多多了,别只管把事情扔给别人,自己偷懒!”

他把许问到这里来“参观”当成是偷懒了,许问也不解释,只认真地应了声是,但也没说听话去找自己的队伍,还是继续在原地徘徊,用眼睛一寸寸丈量这座祈水殿的每一个角落。

狄林冷淡地移开目光,觉得刚才跟他说那么多话简直是浪费时间。

这是狄林他们京一组的第二个任务,目标是测绘祈水殿的正面全图。

祈水殿是龙神庙的偏殿,形制与后者基本一致,但在各种规格上都次了一等。

京营府这批人个个都能独挡一面,因此他们都是各负责自己的一块,最后再把数据汇总到狄林这里,由他进行最后的整合工作。

同时,他们在工作中也会有一些相互交叉的部分,譬如量到了一些别人负责的数据什么的,他们会很大声地报给别人,避免重复工作。

在这个过程里,许问就一直徐徐观看着一切,目光偶尔在他们几个人身上掠过。

狄林还是注意到了许问,忍不住多想。

他究竟是在干什么?

看着也不像是完全的没有目的的,他其实是在……偷师吗?

但他这样随随便便地看点皮毛,又能学到什么东西?

这时,蒋东辰正爬在脚手架上,量从墙壁到第一根顺栿之间的距离,墙面附近同时也是韩猛负责的部分。

“墙面至一栿,六尺八寸。”蒋东辰大声报道。

他的声音很大,许问不可避免地听见了,他往那边看了一眼,目光突然定住。

“嗯?不是六尺七吗?”他疑惑地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