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33

匠心 沙包 3432 2021-09-07 00:44

车上下来的是一个长相清俊的少年,一双眼睛又圆又大,看上去有些稚气。

他下来之后,又转身仰头跟车上一个人说话,有声音从那边传来,隐约娇柔,仿佛是个女性。

“悦木轩大小姐也来了!”

“听说大小姐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弟弟,他今天来考试,大小姐肯定是要送一程的。”

附近传来窃窃私语,少年慕艾,考生们伸长了脖子,恨不得开个天眼,好透过车帘看见里面的窈窕身影。

“齐少爷也是少年英才,去年不知为何没有应试,今年来参加,应该是已经预定了头名物首吧……”

“那是肯定的。有他在,别人还想什么?”

齐坤跟姐姐说了几句话,对着她摆了摆手,转身往考生这边走过来。。

县衙外的考生非常多,挤得几乎水泄不通。但齐坤走过来,人群里却自然而然地让出了一条道路。

齐坤看上去很腼腆,脸颊微红,拱手向四周作了个揖,道:“谢谢各位哥哥让我。”

人群发出善意的哄笑声,好些人都在说:“不谢不谢。”

齐坤挤进人群,往着前面去了。那里有面旗帜,上面写着一个隶书的“悦”字,看来是悦木轩的大部队了。

许问有点诧异。

这个齐坤,跟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啊。

他又看了一眼周志诚,他低着头,并不看齐坤,嘴角抿得紧紧的。他的左手缩进袖子里,完全看不见。

许问的目光从他的袖子上掠过,轻轻叹了口气。

知人知面不知心,悦木轩是本地最大的工坊以及连锁店铺,姚氏木坊只是一个小小的五级工坊,两者之间的地位相差太悬殊了,发生的事情被掩盖下去是太正常的事情。

“这就是那个齐坤?”吕城突然凑过来问他。

“看来是的了。”许问应道。

“出了这种事还能参加徒工试,真让人心里有点不得劲儿。”吕城愤愤然。

“嗯,那就在徒工试上打败他吧。”许问淡淡地道。

“徒工试上打败?哪那么容易。齐坤是悦木轩的少爷,会拿东西起就拿着木头玩,后来学识和手艺都是大师教导,识文断字,能书擅画。两年前他亲手做了一把椅子,现在还摆在知府大人的书房里。这种天之骄子,别人怎么比?”吕城连珠炮一样[第八区 www.dibaquxsw.top]地说了一大串。

“你知道得很多啊。”许问说。

“哼……”吕城顿时闭嘴。

“再好的家世,再多的资历,比的也是手艺,是基本功。闭门涂名,正好在考场上见真章。”许问直视悦木轩那面旗帜,声音在这嘈杂的环境里也显得格外清晰。

吕城偏头,看着他的侧脸,突然深刻感受到,这个人跟他们是不一样的……

他们提前半个时辰到,就是为了领号牌。

前方按照木坊的顺序一个个叫名字,叫到的去领牌子,然后到一边等着入场。

号牌一套三个,是这三天里他们的身份代表。号牌要是弄丢了,考得再好也没成绩。

三级工坊先领,再来是四级,最后是五级。

许问他们虽然拿到了二十个名额,但还是照惯例排在了五级木坊里。

因此,前面考生都是一个个上的,轮到他们的时候,呼啦啦一大群人一起上去了,别说其他考生,就连发放号牌的小吏也被吓了一跳。

“姚氏木坊?”

“是。”

“啧,有点本事啊。”

名字是一早就已经报上来的,小吏随口说了一句,就开始一个个点名。

周围其他的考生仿佛知道了什么,开始交头接耳,看着他们的目光极度不友善。

“托关系弄来的名额啊……”

“名额多有个屁用,小小五级工坊,师父教得过来吗?”

“这么多人能考上两个,我就敢吃屎!”

周围议论有点不堪入耳,旧木场学徒们低着头,脸上有点发烫。

反倒是吕城领完自己的号牌,故意抬高声音说了一句:“一共二十一个名额,辛苦大哥你了。”

他在“二十一个”这四个字上加重了读音,周围几个人愣了一下,闭上了嘴。

就算是走后门,能拿到足足二十个名额也是要点关系的。考试马上就要开始,为点口舌上的事情惹上是非就不好了……

许问微微一笑,看了吕城一眼。

最早见面时,他分明不是这样的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发生了变化……

“姚氏木坊,许问!”

听见自己的名字,许问大步上前,很快三个串成一串的木牌落入他的手中。

木牌上刻着几个字 “木 丙十四”,前者是他的分科,后者是他的编号,也是他在考场里的位置。

他之前就已经听说了,工举的规则非常谨慎严格,按照工匠的十大分类,一共分为十科,分别考试。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木匠和泥水匠,要考核的内容、拿到的题目肯定都是完全不同的。

旧木场的学徒们拿到牌子,互相比对,发现他们被分在了考场各处,连离得比较近的都没有。

考牌勾一个发一个,发得很快。没过多久,所有考生都已经手握木牌。

这时,一个穿着官服的人站到前方高台上,提气道:“现在公布考场规则,各位徒生需谨听!”

一瞬间,所有窃窃私语的声音全部消失,所有目光集中到了这人的身上。

几乎就在顷刻之间,考场肃穆的感觉就弥漫在了周围。

“本次于水县试规则如下……”

洪亮的声音在人群中扩散,许问听得很认真。

这场工举的规则跟他想象中一样严格,而越严格,就越体现了朝廷对这项特殊科举的看重。

听完之后,他大致总结了一下。

考生进入考场不许有任何夹带,所用工具全部由考场提供,保证一式一样,不会有因工具而带来的实力差别。

考试一共三天,每天辰正,也就是八点开始入考场,巳初,也就是九点正式开始考试。考试到申正,也是下午四点结束,相当于每天考试七小时。

跟正式科举不一样的是,每天考完考生都可以离场回去休息,不需要在考场过夜。

许问想这也是因为考试内容的差别。

士人科举考的是文化知识,知道题目就能对应答案。

工匠科法考的是个人手艺,就算知道题目,也没法交流作弊。难道你的手艺还能在一朝一夕间变出来?

更何况,三天的考题全不一样,考的是哪项基本工,得当天才能知道。

因为要每天出入,所以时间要求非常严格。

迟到的,当天木牌没收,没有成绩。

宣了离场还不停手不马上离场的,木牌同样没收,没有成绩。

相比之下,懂规矩比手艺好更重要。

最后最关键的是本次徒工试的选取人数。

听到这里,所有人一起竖起了耳朵。

十科共取两百人,每科由于应试人数不同,中选人数也不同。

其中木科算是大科,中选三十人。

也就是说,在这么多应考学徒里,只有三十个人能够脱颖而出,进入下一阶段的府试!

“……靠你了。”许三拍拍许问的肩膀,有些丧气地道。

总共才三十个能过关的,还有那么多三级四级木坊。他们这里二十一个人里,恐怕只有许问有点希望。

“今年能拿到的资格,明年不一定还能拿到。”许问就只是淡淡提醒了一句。

“……嗯!”

许三和钱明等人都听见了,突然燃起了斗志。

不管能不能过,对于他们来说这可能都是一生一次的机会,就算多半过不了,也必须得拼了!

考场规则宣读完毕,考生将要入场。

“你们摸摸身上,有没有什么不该带进去的,现在给我。”周志诚提醒。

许问伸手入怀,指尖触到一个软中带硬的东西。他停了一下,把那件东西摸出来,递到了周志诚手上。

“咦,好精致的荷包,这花样是什么?”周志诚没有多想,只是随意问了一句。

“肯定是心爱的姑娘绣给他的,嘿嘿。不过不绣鸳鸯不绣并蒂莲,这是什么东西?”吕城跟着在旁边取笑,他也认不出荷包上的花样。

“行了,别多说了,开始进场了,赶紧去吧。”周志诚没多纠缠这件事情,收下东西就催促他们。

许问松了口气,又看了一眼那个荷包,上面的图案再次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