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57 恩怨?

匠心 沙包 2474 2021-09-07 00:44

许问一看就知道为什么了。

班祖留下的宗正卷一共十卷,合了天工十科,但现在的班门基本上就是个木工队伍,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宗正正卷,只有木工两卷――包括细木与大木留存得还算完整,其余八卷都严重地残缺不全,无法根据这个学成。

许问翻开第一页,手就停下来不动了,旁边陆立海搓了搓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果然还是不能行吗?百来年前,那任老祖宗精熟木工,所以后来在战乱里着重保管木工卷,其他卷有一些是后来从其他渠道找回来的,还有不少直接损毁,留下来的只有这么点……”

虽然跟他关系不大,但门内重要财产变成了这个样子,陆立海是真的很惭愧。

“目录是齐全的。”许问对着目录看了半天,接着翻到后面确认了陆立海的话,再度翻到最前面研究目录的条目。

最后他做出判断,陆立海连连点头:“我们琢磨着也是,这一块应该是完整的。不过只有条目,没有内容,这又有什么用呢?”

他嘴里说着没用,眼睛却期盼地看着许问,仿佛在等他反驳。

果然,许问抬起头来,沉吟着道:“后面的内容一定是对照着这些目录的。目录完整,就有可能对照名称重新把内容找回来。”

“怎么找?不瞒您说,我们也四处搜寻过很长时间,没有太多结果……”陆立海欲言又止,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闭嘴了。

许问也没有说话,他还在看那些条目,细看上面一项项技艺的名称,看着看着皱起了眉,表情似乎有些疑惑。

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对陆立海说:“我去打个电话。”

“啊?”陆立海不解地跟着站起来,目送许问出门。

许问走到门外,一个电话打给了孟平。

“孟老师好。”他招呼道。

孟平的背景音传来咿咿呀呀的唱戏声,许问听得耳熟,回忆了一下,试探着问道:“珍珠塔?”

“咦?你也懂这个?”孟平意外地说。

“听过一次,有点印象,谈不上什么懂不懂的。”许问实话实说。

珍珠塔是万园弹词的一曲传统曲目,弹词是起源于万园的传统曲艺戏剧形式,历史悠久,清代的时候已经很流行了,用吴语演唱,细腻婉转,娓娓动听。

许问知道这个跟班门世界没什么关系,还是当初九鼎有个客户是吴越一带人,喜好这个,许问陪着听过几出。

当时他虽然听不懂,但细听觉得挺有韵味的,准备到时候再单独找机会自己去听。结果那段时间工作实在太忙,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休息的时候只想睡足觉,很快就把这事忘到脑后去了。

现在听见电话里隐约传出来的声音,许问才意识到,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他竟然现在还有印象。

“有空可以听听,还挺有意思的。”孟平还是挺矜持的,许问不算太懂,他也不会追着对方卖安利。

“找我什么事?”他直入正题。

“是这样。我现在在文传会,跟一个叫班门的传统建筑门派的人在一起。”许问开门见山地说。

“班门?”电话对面传来椅子的响动,孟平仿佛站了起来,声音也微微有些变调。

“您认识?”许问问得笃定。

其实他早就该意识到的,这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班门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孟家的资历也很老,这两家不可能不认识,说不定还打过不少交道。

而且听孟平说话的这语气,两家不仅打过交道,没准还打过架……

“要不是跟你有点熟知道咱俩怎么认识的,我多半会觉得你是敌人派来的卧底!”孟平干脆利落地说。

果然打过架吧……

“我是真的从网上查过去的,从来没有听班门提过您那里。”许问无奈地解释。

“哼哼。”孟平哼了两声,转而问道,“文传会?班门不是挺警惕那里的吗?他们跑过去干什么?”

“他们把宗正卷送到了文传会,准备入百工集。”许问说。

“什么?!”孟平的声音剧烈震动,陡然变大,“他们舍得?!”

“舍得,他们已经送过来了,前段时间辨正完了木工卷,现在正在着手进行石工卷。”许问说。

“木工卷已经完成了?木工卷他们也舍得?”孟平更加震动。

许问知道他的意思。

人对自己的没有的东西通常会比较慷慨,拥有的东西则吝啬一点。

对于班门来说,石工卷是没有的东西,木工卷是他们拥有的。

石工卷入百工集不稀奇,把木工卷献出去――他们是不要自己的立身之本了吗?!

不过看起来,孟平对班门的情况非常了解啊……

“是,木工卷前段时间就送过来了,已经登记完毕,现在正在进行的是石工卷。我今天……”

许问解释当下情况,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被孟平打断,他声音有点古怪,有点似笑非笑地说:“你过去看了,发现石工卷上面有不少东西跟我教你的很相像,所以想来兴师问罪,问我是不是抄了班门的?”

“?”许问愣了一下,直言不讳地道,“当然不是。您教我的东西是不是源自班门,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班门的门主或者纠察队什么的。我是想请问您一下,能不能把您教我的那些技巧,与石工卷现有的体系相结合,一起将其完善,融合进百工集的部分里?”

电话对面,孟平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他的声音缓缓传出来,有点悠远缥缈:“孟氏技艺与宗正石工卷相融,以谁为主体?”

“这……”许问没想过这件事,他怔了一下,道,“我没想过,这个无所谓吧?”

“无所谓个卵子!你去跟陆立海说,只要他同意并且承认我孟家功是核心,我随便他怎么用。不然,我孟家功就算失传了!被我烧在祖宗坟头了!也不会融给他们宗正卷的!”

孟平气势十足,对着电话大声喊完,啪地一下按断了。

许问慢吞吞把手机拿回来,盯着已经回到首页的桌面看了一会儿,心想,吼得还挺大声。

但是孟家技艺孟平已经完整地教给他许问了,本来就已经暂时没有失传的风险了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