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76 世有八苦

匠心 沙包 2590 2021-12-11 07:27

许问当初上流觞园,赴流觞会,结交了很多大周的工匠大师。

一番论战之后,他们对许问以及逢春城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呼朋引伴地参与了逢春城的建设,大部分都去了,有的甚至在此处定居,直到现在也没有离开。

但是,也有一小部分对此并没有兴趣,流觞会结束之后就回去自己家里,继续沉迷自己的工作。

向福至向大师是其中比较特殊的一个,许问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刻。

当初他在流觞会,关于艺与技的轻重,与一些大师进行了论战。

首先提出质疑的是储秋实储大师,当时主要支持他的是就是向福至。

向福至在大师们里身份比较特殊,他家是修寺庙的,他对工匠技艺以及艺术的理解里,也充满了浓浓的宗教味道。

这使得他的风格别具一格,很有些宗教的神性。

当时论战,许问的回答多少有点避重就轻,但确实引发了大师们的共鸣,更重要的是引起了他们对逢春城的强烈兴趣,这是后面他们跟着许问一起前往逢春城的主要原因。

新技术、新材料、乃至城市的新概念与新的管理方式,这一切对他们来说都很有意思,值得研究。

绝大多数人去了就留了下来,来回于逢春城与天启宫之间。

逢春城新东西多,人气十足;天启宫遗世独立,能够充分满足他们的艺术追求,兼而得之,岂不美哉?

向福至一开始也跟他们一起去了逢春城,但过了不久,他就走了。

他走的时候跟许问打了声招呼,只说家里那边接了个活,有事要做。

这很正常,许问没有留他的道理,但他也看得出来,向福至神情之间,对逢春城并没有什么留恋的感觉。

许问有点遗憾,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能送他离开。

后来他也偶尔会想到向福至,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前面听他说话,还是一如即往的温文谦和,怎么现在……这么不想见到自己?

许问在其中嗅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不假思索,立刻追了上去。

只追了两步,向福至就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他,还叹了口气。

许问注视着他,沉默片刻,突然问道:“向大师想买厚一点的冬衣,是要远行?”

“嗯。”向福至应了一声。

“是要往北去?”许问又问。

“嗯。”向福至还是同样的回答。

“是去……建圣城吗?”许问问出了第三个问题。

这一次,向福至不说话了。

其实许问只是灵机一动,做出的一个猜测,但此时向福至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真的就是……

一时间,许问心里有无数念头涌起又沉落,有无数问题想问。

最后他问出的却是另一个问题:“当初你为什么要离开逢春城,是对那里有什么不满吗?”

向福至有些意外地扬眉,似乎也没想到许问会问这个。

“没意思。”他说。

许问记忆中的他,向来是面带微笑的,仿佛内蕴佛心。但此时,他的表情有点淡,有点冷漠,许问又想起了当初在天山流觞园的论战,问道:“是觉得逢春城的这些新技术没意思,吸引不到你?”

“技术……够用就行,新不新的有什么重要的?”向福至说道。

这时,连林林也察觉不对,跟了出来,身后是两个孩子。

她站在不远处的树下,听着他们的对话,轻轻咬住了嘴唇。

“技术不断发展,新技术总比旧技术更方便、更便捷。当技术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整个世界都会因此发生变化,人们的生活也会因此不同。”许问道。

他本来还有很多话想说的,但是看见向福至的表情,就停了下来。

向福至表情平淡,许问的这番话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然后呢?”向福至问。

“然后……”许问略微迟疑。

“世人皆苦,这能解世人之苦吗?”向福至并没有让他继续回答,而是紧接着问道,“世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炽盛。技术,能解吗?”

“能解其中一部分……技术进步了,人的寿命会延长,很多病也能治好。”许问迟疑了一会儿,声音略微低了一些。

“能解吗?”向福至不理其他,只是问道。

“……不能。”许问又沉默了一会,承认道。

现代社会相比班门世界,技术极其发达,整个世界近乎翻天覆地。

但是,该病的还是会病,该死的还是会死,更别提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世间八苦,并未因此而解,单就精神上来说,现代人感受到的压力似乎还要更加强烈压抑。

当然,这也是因为脱离了愚昧,所知更多。

但似乎有谁说过,愚昧也是一种幸福。

向福至听见许问的回答,冷笑了一声,转身就走。

“所以,向大师觉得,圣城能解这八苦吗?”连林林一直只是在后面听,没有说话。

这时,她突然开口,非常认真地问道。

向福至停下脚步,仰着头,没有出声。他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继续往前走,扬长而去。

指了指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许问愣住了,片刻后才意识到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但转头一看,发现左腾已经跟了上去。

许问本来准备任由他施展的,但左腾走了两步,突然转头看向一处,许问迅速意识到了不对,连忙跟了上去。

果然,向福至加快脚步,转眼间就一个转弯,走进了附近的一条巷子里。

许问和左腾一起跟上,发现巷子里空空荡荡,就这么短一点时间,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

紧接着,他们身后发出两声惊呼,这声音出来,许问的血都凉了半截。

景叶和景重的声音,连林林!

左腾的脸色也变了,两人一起转身,冲了过去,发现连林林三人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两个孩子跌倒在地上,明显受到了惊吓。连林林背对着他们弯着腰,蹲在地上,身体微微颤抖,好像非常痛苦的样子。

“林林!”一瞬间,许问的血像是被冻住了,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这一刻,他的灵魂仿佛已经不属于他自己,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看着自己冲了过去,扑到了连林林的面前。

然后他看见了血,刺目的、鲜红的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