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04 清代老宅

匠心 沙包 3455 2021-09-07 00:44

许问下了车,看向旁边的大门。

他有些惊讶。

爬山虎郁郁葱葱,却仍然掩不住白墙上的道道裂痕。这些裂痕有大有小,大的透过去可以隐约看见里面的房屋。

墙上木门漆色斑驳,有些地方已经被雨水淋得腐朽了,中间铜环覆满锈迹,简直让人担心一拉它就会掉下来。

光是看这大门,他就可以想象里面的情况。

他们刚刚下车,身后车辆就开走了。荆承解下腰间荷包,从里面拿出一把钥匙,走过去插进锁孔。

老式的铜制钥匙,老式的同质古锁。金属摩擦发出嘶哑的声音,木门摇摇晃晃地被推开,荆承侧过身体,对许问说:“小先生请进。”

许问还在惊讶中,肩上扛着的球球动了一下,蹭了蹭他的脸颊。

许问这才回神,从荆承面前经过,走进了大门。

瞬间蝉声大噪。

门内长着两棵大树,看上去是香樟,树干三四个人合抱都未必抱得过来。盛夏时绿树繁茂,在周围笼下巨大的影子,许问的满身燥意顿时全消。

“好大的树,多少年了?”许问抬头。

“清嘉庆至今,三百余年。”荆承说。

许问有些意外。他一开始就知道这是座老宅,完全没想到会老到这种程度。

树后又有一道门,这两扇门之间的左右两边本来应该有两间房,现在被大树挤压得完全没有了空间,只留下半个屋顶和残缺不全的几堵砖墙。

看位置,这里应该是原先的门房,可能是没办法权衡树和房子的关系,不得已让它变成了这样。

不过,第二道门看上去倒很精美。

它是由砖彻成的,上方重重披檐,还有一层层精细的砖雕,线条流丽,隐约可以看出奇禽怪兽的形状。只可惜时间太久,没经过很好的保养,砖雕已经模糊不清,某些地方的砖块直接就残缺了。

许问走过去摸了一下黑色的砖边,清凉的触感透过皮肤直沁而入,他回头笑着说:“不愧是万园老宅,真的挺精美的。”

他的目光刚刚触碰到荆承的脸,就愣了一下。

这人从初见面起,就一直礼貌中带着疏离,冷冷淡淡,好像什么事情都跟他没什么关系的样子。但现在,他紧盯着砖雕大门,眼睛直勾勾的,某种奇异的情绪在他眼中浮动。

“荆先生?”许问担心地叫了两声,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

荆承瞬间敛起神色,上前一步,轻轻地抚摸着门框:“这道门原先的门板,由上好红木制成,上面镶拼竹格,我记得是回纹的……”

呃,原来这个不光是装饰性的出入口,其实是有门板的吗?

许问知道红木是很珍贵的木材,外面市场上一套红木家具几万十几万,这么大一扇木门价值的确不菲,可见当初建起的手笔之大。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么大手笔,这门板才会丢失吧……

许问望着空洞的门框,不由得感到遗憾。

“真的挺可惜的,不过这里是很久没人住了吗?”

“先生小时候在此处长大,之后因为一些缘故离开,几年前才归来,重新获得这里的产权。中间许多他都因故在外,只能间接听闻一些此宅的信息。”

荆承说得有点含糊,但结合这个时间段里发生的事情,许问已经大致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多半跟几十年前的战乱脱不了关系。不过隔了这么多年还能拿回产权,运气已经挺不错的了。

荆承彻底冷静下来,带着许问跨门往里走。才走两步,许问就“啊”了一声轻呼了出来。

门里是个厅,或许曾经很堂皇,但现在已经完全不成样子了。

屋顶的瓦片少了一半,只留下光秃秃的梁柱,上面铺着羊毛毡之类的东西,稍微挡一下风雨。即便如此,也有大量的水迹残留在墙面上、地上,痕迹非常陈旧,可见漏雨非常严重,还不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地面上原本可能铺设着青砖,现在所余无几,砖面几乎全碎了。为了填补空隙,那些地方浇筑了水泥,像是打上了一块块大补丁,格格不入。

墙上窗户七零八落,可以看出,它原本是非常精美的木制花窗,每一根木条、每一个棱格都非常讲究。但现在十面窗户少了六面,剩下的也木条断裂,歪歪斜斜,一副随时都要掉下来的样子。

这房子……也实在太破了。大是够大,可能有五六十平方,抵得上许问在北京那个蜗居的四五个,但破成这样,根本没法住人。

他越来越觉得可惜,转头往四周看,看见墙上角落里堆着垃圾,上方电线电话线晾衣绳缠成一团,其中一根绳子上挂着一件破旧的红T恤,越发显得乱糟糟的。荆承刚才在门口看见少了门板都那么激动,看见这些会是什么心情,许问简直不敢想象。

“先生离开之后,房子被租了出去。分租给很多民户,他们不知珍惜,更无保养,把好好一座房子,折腾成了现在这样。”

荆承的声音平静,下面却仿[58小说 www.58xs.vip]佛隐藏着许多暗流。许问摸了一下旁边的墙面,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弄成这样的确可惜。但当时那个时代,活着就挺不容易的了,让他们保养宅子什么的,也太强求了吧。”

荆承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指向后面说:“这是门厅,正厅在后面。”

两人走出门厅对面的门,穿过一个小天井,到达后面的正厅。

正厅果然大多了,共有两层,单层面积就有门厅的两个大。这座屋子保存得比之前那个门厅要完好一点,但里面堆满了各种垃圾一样的杂物,大部分窗户都被这些东西挡住,环境非常昏暗。

许问皱皱眉,转了个身,突然呆了一呆。

被挡住的窗户只是一部分,而越是黑暗的地方,光明也越是显眼。许问看见的是大厅的一角,那里有一扇雕花窗户,窗棂尚算完整,透过它能看见外面的景致。

那景致非常简单,仅仅只是一树芭蕉。蕉叶如扇般在风中轻轻摇动,绿得像一叶透光的翡翠。木制的花窗像一幅画框,把它框在里面,那绿色蓬勃的生命力,却仿佛要透出方框溢出来一样。

许问早就听说过万园的园林以景入画,但他从来没想到过,这巧妙的取景构图会让这样简单的一幅“画”,拥有这样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许问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了过去,完全不能移开目光。

“……这里以前叫四时堂,建造的时候便以四时为题,共设了十二面花窗,每面窗透出去的景色皆有不同,四季分明,各有情致。”荆承的声音徐徐传来,带着一种空旷的悠远。

“的确很美。”许问真心实意地赞美。

“可惜如今已经面目全非,四时堂再无昔日面貌。”荆承轻轻感叹。

“太可惜了。”许问同样真心实意。

“小先生您也这么觉得?”荆承转头看他,眼神在昏暗的光线里闪动着幽幽的光芒。

“当然。这扇窗户真的很美,美好的东西被人破坏,总会让人觉得特别可惜。”许问说。

“小先生能这样想,那真是太好了。”荆承轻声说,眼睛里有某种光芒变得更加明亮。

许问没有留意,他环视四周,眼睛逐渐适应周围的环境,看清了更多的细节。

他想起荆承之前说的,他那位名叫连墨的曾祖父,小时候就是在这里长大的。他本来对这位莫明其妙出现,又莫明其妙给自己留下遗产的曾祖父没什么实在的感觉,但现在看见这座宅子,恍惚间却好像看见了一个孩子,站在宽敞洁净的大厅里,回头看着自己的样子。

许问心中一动,突然问道:“请问曾祖父他老人家葬在何处,我可以去拜祭一下吗?”

荆承凝视着他,过了一会儿,他轻轻一点头,道:“当然,请跟我来。”

许问跟着荆承,穿过正厅的后门,来到后面的庭院,并沿回廊,向庭院深处走去。

院子一半是空地,一半是池塘。空地上各种各样的杂草疯长,一角有一口井,井栏半朽,旁边倒着一只木桶,同样也破了一大半。透过这些杂草,隐约可见塘边的太湖石。它们顽固地竖在那里,维持着这座曾经精美庭院最后的尊严。

他们越走越深,许问心中疑惑,难道他的曾祖父就葬在这座宅院中?

为什么?

球球一直老实坐在他肩膀上,可现在见到那些飘摇的杂草,突然轻轻一蹬,跳了下去,黑色的身影迅速消失在草丛中。

许问看了球球一眼,回神时,荆承停下了脚步。

“这就是先生的碑。”荆承道。

他声音低沉,像有风起,许问打了个激灵。

眼前是一面白墙和几竿修竹,竹间墙上立着一道碑,黑色花岗岩制成,上面熟悉的瘦金体写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