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29 差别

匠心 沙包 2612 2021-09-07 00:44

三人走在路上,江望枫和许三一边观察周围,一边小声讨论,找到了一些原因,但还是没办法完美解释。

“这是血曼神的恩赐!”这时,旁边树下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沉闷而含混,只能勉强听清楚。

他们旁边是一棵树,上面缠满了藤蔓,使得整个植株看上去非常庞大,甚至有些张牙舞爪的感觉。

树下蜷缩着一个人,身上披着破破烂烂的麻布,正抬头看着他们说道。

刚才江望枫和许三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他们的讨论显然都被这人听见了。

“血曼神是什么?”这人看上去奇奇怪怪,但江望枫一点也不怕,好奇地蹲下去问。

“血曼神,是我们绿林的祖先神灵。庇护我们绿林,责难绿林的敌人……嘿嘿。”他诡异地笑了两声,又得意又阴险,听着就让人起鸡皮疙瘩。

“走吧。”许三皱眉,拉了江望枫一把,又对许问使了个眼色,三人没再跟这人多说,一起走开了。

走出一段距离,确定远离那人之后,许三才说:“别跟不认识的人说话,谁知道会出什么事?”他告诫江望枫。

“哦。”江望枫老老实实。刚才听见那两声笑,他也打了个寒战。

“不过他说的绿林的敌人是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又忍不住问。

“那肯定就是逢春了。”许三和许问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

多年以前,逢春也有地热的时候,跟绿林肯定是有竞争关系的,后来遭了灾,肯定有一些绿林人会幸灾乐祸。

当然话说回来,兔死狐悲的肯定也有不少。

不过,把逢春出事归因于什么血曼神的责难,这感觉是真的有点邪教。估计是由什么地方民俗传说演化而来的吧。

“别在外面继续逗留了,回去吧。”许三说。

“才刚出来,再看看嘛。”江望枫有点怂,但还是恋恋不舍。

这时他们出来还不到一刻钟,时间的确太短,许三犹豫着看了许问一眼。

许问笑了笑,继续往前走,江望枫大喜跟上,许三摇摇头,也跟了上去。

雷捕头那群人的伤很新,但神态很轻松,显然不久前才有乱子,但现在已经平定了下去,绿林镇城内暂时是安全的。

绿林镇内外两城不互通,中间有一道城墙隔开,每隔一段距离会有一个城门洞,都有士兵把守。

不过士兵守得不是很严,通常都是随意坐在旁边,有人过来才站起来验看他们的通行证件。

透过城门洞,可以看见内城的一些情况。

可以看出,内城的主体建筑不是窑洞,而是竹楼。楼的底层可以看出一个半出地面的地下室的形状,竹楼垫在上面,形成了一个复合性的结构。

很多竹楼上有着鲜明的装饰物,或者是干花,或者是骨牙石块等从其他地方收集来的东西,鲜艳华丽,让人感觉非常热情。

“逢春当初建的也是这种竹楼吗?”江望枫突然问道。显然他们都忘不掉这个像是被诅咒了一样的城市。

“多半是了。我听说南边炎热的地方多建竹楼,方便通风散热。地热上面四季如春,跟南边也差不多了。不过要是地热没了……”许三的声音低了下去,最后消失。

想到来时路上的寒冷,三人都沉默了。

这真的是太可怕了……

他们记得匠官的嘱咐,就在墨明区附近转了一下,没离开太远。

没过多久,后面的人又多了起来,似乎是新的队伍到了。

许问他们让到路边,让这支队伍先过。

“人好多啊。”江望枫的目光扫过队列,习惯性地计起了数,很快就惊讶了。

他们西漠队一共三百人,他觉得人数挺多的了,但现在这支队伍几乎是他们的两倍。

而且他们现在的状态看上去比进城前看见的那支南粤的队伍更惨,面黄肌瘦、衣衫破烂,好些人连鞋都没了,脚上血肉模糊,看上去简直像是赤脚走过来的。

江望枫的表情变得严肃,三人沉默地看着这一切。

他们站在路边,那些人两眼无神,摇摇晃晃地走着,没一个人看他们一眼,好像所有的精气神都已经被这一路而来的行程全部耗干了。

如果不是前面匠官的衣色明明白白说明着他们的身份,江望枫不会觉得他们是前来服役的工匠,多半会把他们当成逃亡来此的流民!

目送这支队伍从靠近到离开,三人一直都没有说话。直到队尾最后一点飘扬的尘土消散,许问才轻声说道:“五百七十三人。”

许三和江望枫都没有说话,但是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五百七十三,一个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四面靠不着的数字。

这样一个数字,带给他们的感觉只有一个。

它原本不是这样的,在路上折损了人,少了一些数字之后才变成这样。

只是赶路而已,竟然会死人……

但想到这支队伍刚才的情况,谁又敢保证这不是事实?

老实说,刚才这些人,在他们面前直接倒下几个都不奇怪。

其实要说的话,他们这一路待遇也不算太好。

又要赶路,又要上课,吃的是干粮,喝的是路边的水。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普及了许问教做的那种木鞋,就再也没有缺过鞋子穿。喝的是每次烧过的水,路上的确也没什么人生病。

还有一点非常关键,上路后不久许问就展现了自己的能力,接手了每晚的教学,自那之后,匠官对他们的态度都跟刚开始时不一样了,无形中他们的待遇也比之前好了不少。

真是多亏了许问啊。

这支队伍离开后,三人没再在外面多留,回去了自己住的地方。

进门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睡着了,窑洞里鼾声大作,震耳欲聋。

许问他们看得突然也有点发困,爬上自己的铺位,没一会儿也跟着睡了过去。

到傍晚的时候,黄匠官匆匆而来,到了洞口,大声道:“全体起床集合!”

西漠队这些人都是被养出了条件反射的,听见了他的声音马上就弹了起来,上中铺的全部都跳下了床,在过道里站好。

“各地来西漠的工匠队伍已然全部到达。”黄匠官满意地环视他们,宣布道,“现集合出发,前往校场进行清点,同时统算第一批的工分,接受接下来的任务。”

“这么快。”人群里传来乱哄哄的声音。

“来这里是干活的,不是让你们闲着偷懒的!”黄匠官严厉地说,“接完任务,明早寅正即要动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