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41 必须能考

匠心 沙包 2387 2021-09-07 00:44

此时许问的情况并非太妙。

他的脸和眼睛被打肿了且不说,身上也有很多伤口。尤其是两只手,刚才一阵乱打,拳头的关节全部都破了皮,掺了不少沙子,看上去非常凄惨。

工匠的工作需要包括五官在内的全身的协调,像这样的大考,所有人全力以赴,都要在考试前尽力把状态调整到最好。

许问现在眼睛受伤,视力成问题;鼻子流血,嗅觉或成问题;身上手上全是伤口,触觉和肢体的控制能力或成问题。

这种情况,他怎么参加考试,怎么能保证发挥自己最好的状态拿到最好的成绩?

孙博然这个问题,问得几乎有点恨铁不成钢了。

许问正要回答,突然转头看向另一边。

几名捕快正押解着老实和尚走过来,老实和尚一样鼻青脸肿,但看上去比许问他们好多了。他正在讨好地跟捕快说话,但走过许问这边时,稍微瞥过来的一眼,还是让许问觉得心中一寒。

他正要开口,孙博然看他一眼,已经招手让捕快把老实和尚押解了过来。

“怎么样,他交待什么了?”他问道。

捕快面对孙博然的态度,跟老实和尚面对他们的极为相似。

“回大人,这家伙挺老实的,有什么交待什么。”捕快点头哈腰地说。

“哦?交待什么了?”孙博然问。

捕快记性不错,一一道来,有时候说的话用的语气都跟老实和尚的一模一样。

许问仔细听着,却渐渐皱起了眉头。

捕快说的跟之前许问从左谦嘴里听到的差不多,这些和尚一共收了两次钱,都是在寺外的固定地点拿到的,随之一起的还有一张图文并茂的小画,指明了要让他们到哪里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为止。

小画老实和尚贴身放在了怀里,现在已经交了出来,捕快将其呈上给了孙博然。

捕快们自有一套工作守则,那两张纸是平放在一个扁平的木盒里的。

当然他们不这样放也不行,两张小画全部被水泡得稀烂,纸张皱皱巴巴,上面的墨色蕴染成一团,没几个字能看清楚。

“情况太过糟糕,无法修复。”孙博然注视着它看了半天,摇头道。

“能把这个给我吗?”许问接过木盒,也看了半天,突然抬头问道。

“不行,这是物证,就算无法使用,也要保存留档……”

捕快话还没说完,突然被孙博然打断。

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深深看了许问一眼,道:“给他。不,不能直接给,办个交接手续,暂时外借。”

“外借要有名义,用什么名义?”捕快有点为难地说。

“修复。”孙博然明明不久前才说了没法修的,这时这两个字却又说得干脆利落,一点也不打绊。

“嗯……是。”上峰这样交待,捕快也只能答应。

许问向孙博然道谢,把那个木盒装进了怀里。

捕快继续讲述老实和尚交待出来的事情,再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惊喜了,只补充了一下许问他们先前不太清楚的细节。

第二次拿到的画里指明了他们里面有内奸,并没有指明是谁。老实和尚本来就对左谦在团体里的地位有些虎视忱忱,这时直接就把矛头指向了对方,说他只关人不要命,现在又不见人影肯定有鬼,多半内奸就是他。

他是从结果倒推前因,没想到竟然说中了。这让其他和尚对他的信任多了不少,后面也愿意叫他老大听他指令行事。

大致就是这些拉拉杂杂的内容,许问真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匪窝里,竟然也有这么多勾心斗角的事情。

不过他突然想到之前他们凿船的时候,有人在上面快手补船,技艺非常高超,于是凑到孙博然身边,小声对他说了几句话。

孙博然扬了扬眉,一指老实和尚,对捕快道:“继续盘,查查他的来历!”

老实和尚一直低眉敛目,很老实顺从的样子,这时突然动容。

但他什么也没来得及说,就被带了下去。许问看着他的背影,转身向孙博然拱手行礼,郑重地道:“我必须参加这次考试,还请大人恕我昨夜未归之责。”

“那个我已经答应了武七娘了,你只要赶得上考试就行。不过你确定你现在能考?”孙博然皱着眉看他。

“我必须能考。”许问说。

日出东方,天色渐明,许问的形貌在晨光中犹为清晰。

经过这么短短一段时间的休息,皮肤底部的淤血渐渐沉积了下去,青青紫紫连成了一片,肿/涨的部分却又发了出来,比之前肿得更高。

现在他这样子,比刚从水里出来的时候还要可怕,完全看不出是以前那个清俊如竹的少年。

但此时他面向孙博然,语气依然带着不容转圜的坚定,一如即往,甚至超出即往。

人人都知道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是岑小衣,不可能是别人。

但这家伙实在太狡猾了,在所有的事情里都隐到了幕后,竟然没办法抓住他一点马脚。

江南路八府九人参加院试,现在徐林川手臂骨折自动退试,江望枫这样熬了一夜,难以发挥全部水平。除开许问,岑小衣的对手只剩下了五个人。

每少一个对手,岑小衣拿到三连物首的机率就越大。

三连物首,再有邓知府相助,岑小衣在目前的情势下势必一飞冲天,前途无法扼止。

许问绝不能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他必须要参加院试,拿到徒工试最高的那个巅峰。

“……不错。”孙博然注视许问良久,最后淡然点头,“不过就算状态不佳,你在参加考试的时候也是与别人一样的水平线,不会给你特殊待遇。”

“理所应当。”许问毫不犹豫地说。

旁边江望枫和左腾看着许问,前者眼中全是敬佩,后者表情复杂,似乎有无数话想说而说不出。

“赶紧给他上药,离考试只剩――”孙博然看了看天边初升的旭日,平淡的语气中有少许忧心,“一个时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