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810 四满

匠心 沙包 2822 2021-09-07 00:44

档案上以实操作品的照片为主,一共十张,记录了这扇圆窗的各个角度,从整体到局部,非常完整――这个测拍,本来就是有固定标准的。

每张照片都有两种尺寸,一个是标准尺寸,用蓝线标出,另一个则是测量尺寸,用绿线标出,两者之间若有差错,就是红色的线段。

老主管当然是熟知这套规则的,所以他凑过去一看,就“咦”了一声,睁大眼睛,凑得更近了一点。

但他凑得再近也是一样,图上看得清清楚楚,这里几乎只有蓝色和绿色的线条,几乎看不见什么红色!

这表示,这位考生完成的作品与事先规定的标准之间,几乎没有差错――不,几乎这两个字,其实都可以拿掉了。

这当然就是他得到这个满分的原因了,但还是很让人不可思议。

手工木工,就算借助工具,也是人手来完成的。

人不是机器,无论是思维还是肢体的控制力都不可能做到完全的精确,必然是有误差的。

也是因为这个,在考试标准的制定上,就留出了足够的误差空间,让这个结果确实是人力可以做到的。

但即使这样,满分也依旧是另一个标准,非常难以达到。

“放大点。”老主管对文员说。

文员依言办理,操控电脑把图片放到最大。

老主管“咝”的一声,轻轻吸了口气。

“太厉害了吧!”文员也忍不住说。

确实很让人震惊,即使这样,蓝线和绿线仍然紧紧地贴在一起,几乎看不见一点红色!

“这真是人做的?”旁边另一个年轻男性工作人员也凑过来看了,跟着发出了感慨。

“当然是人。”老主管似乎有点出神,突然说道。

他又让女文员把图片缩小,换成圆窗最正面的那一张全景,然后说道。

女文员和男工作人员一时间沉默了下来,盯着那张图片看了很久,最后一起长出了一口气,异口同声地感叹道:“没错,确实是人做的。”

这只是用来检验技工技术水平的考题,当然不可能非常复杂,也没太多花样,具备相当的统一性。

但就是这样一扇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窗子,这名考生就做出了不一样的韵味,难以言传,但只要一看就能看出来。

女文员又盯着这扇圆窗看了一会儿,突然道:“这就是手工艺作品必须保留下来的原因吧,真的跟机器做的太不一样了。”

男工作人员听得连连点头,老主管也轻叹了口气,道:“是啊……”

接着他又有点好奇了,问道:“这个考生是谁?这个水平了,怎么才是个技工呢?”

“糊名了,只有考号,看不见名字。”女文员无奈地表示。

主管当然也知道,只是心痒难耐多问了一句,这时他点了点头,说:“后面再有他的分数出来的时候,记得留意一下。”

说着,他转身离开,准备去做自己的事。

结果他刚刚转身,还没有走开,就听见了女孩的声音:“啊,出来了,是他的!”

“又是满分!”

主管一个急刹车,直接转身。

果然,第二项的分数也来了,是那个水曲柳弯头的。

跟前面那件一样,单看照片,它线条柔和,通体泛着温润的光芒,那光晕,仿佛是自它极深的内部透出来的一般。

同样的是,它的各项标准也是与即定标准完全一致的,这个满分,可以说是实至名归。

“要是我,肯定不能给这个弯头满分。”女文员突然又道。

“啊?为什么?”主管愣了一下。

“这只是一个弯头诶,是楼梯的一部分而已。这个弯头就这么漂亮,其它部件怎么跟它配?”女文员说。

“确实,你的顾虑也有道理。不过有一个办法,可以轻易解决。”主管忍着笑说。

“什么?”女文员好奇地睁大了眼睛。

“让同一个人来做呗!”男工作人员对着她翻了个白眼。

“哦。”女文员知道是自己钻牛角尖了,挠了挠头,嘀咕道,“就觉得让他这种人来做这种事情,有点浪费嘛……”

她声音不大,但主管还是听见了,叹了口气,道:“也有道理,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

紧接着,这名考生的第三项考分也伴随着档案一起传过来了。

速度很快,感觉是评卷的老师也对他产生了兴趣,提前把有他编号的作品搜出来了。

“没用钉子,纯粹的榫卯。”主管很快看出了其中的妙处,接着又去看它的受力结构检测,这一看,他轻轻倒吸了一口气。这个结构,承力结果远超标准,甚至两倍有余。

“很优秀的结构啊,值得推广。”他嘀咕了一句,这次他是先看档案的,然后再去看分数。果不其然,又是满分。

现在这名考生四项结果均为满分,老主管忍不住说:“我干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满分……”他眯着眼睛回顾了一下,肯定地说,“对,就是第一次。”

“降维打击啊这是。”男工作人员说。

“有点想知道是谁。”女文员说。

“哈哈,等全部结果出了就知道了,有照片的。”老主管非常高兴,端起了自己的茶杯,轻啜一口,看向了窗外。

窗外松针如瀑,鸟鸣啾啾,清爽的风透过虚掩的窗户,钻了进来。

老主管惬意地眯起了眼睛,喃喃道:“真没想到,这个时代,仍有这样的大师,真好。”

…………

许问并没有把这个资格证的结果放在心上。

有个证书,当然各方面走动起来会更容易一点,但归根结底,这个世界大部分时候都是靠实力说话的。

他专心致志,完善许宅的修复计划。

当然不可能全部完成,修宅子这样的大型工程就像写文一样,你前面做再多的准备,临到实际动工时,还是会发现有大量的细节没有想到,甚至中间你会学到新的东西,产生新的想法,一些更好的东西。你要思考怎么把它嵌入进去,有些可以,有些与之前的计划难以兼容,只能忍痛放弃。

为此,许问也留出了一些空间,供给未来可能会有的改动――尤其是现代技术,他已经努力在学了,但肯定还是有很多不懂的,必须把这部分留出来。

他想要以古法为核心,但绝不可能拒绝更先进的东西。

就在紧锣密鼓的准备过程中,宋继开带着文物局的团队再次来到了万园,同时带来了大量的各类仪器。

“又见面了。”宋继开笑着说,“这么大座宅子,方案从制定到审核时间挺长的,这几年,恐怕你要看烦我这张脸了。”

国家一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修复时间非常漫长,光是修复方案都得以年来算时间,这点许问也知道。

他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不耽搁了,过去开始测绘吧。”宋继开向后招呼了一声,一群人正在拆卸仪器,听见招呼,扛起其中一些准备往外搬。

这时,许问递了个U盘过去,打断了他们:“已经做完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