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64 这么重要?

匠心 沙包 2664 2021-09-07 00:44

即使是许问,在听到金先生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也咯噔了一下,隐约有些不安。

他心里很清楚,这种时候,最可怕的不是查出症状而无法解决――是问题,总能想办法解决的。最可怕的,是找不到问题究竟在哪里!

“我再看看。”金先生说,换着两只手各诊了几次脉,又起身看了看他的眼睛和面庞,还让他站起来做了几个动作,手在他身上几个地方捏了捏。

“面部被用力击打过三次,脑后一次。左上臂受了伤……”金先生沉吟着,缓缓道出检查出来的各种问题,与许问记忆里和身体上感受到的情况一模一样。可见这个大夫的确是有真本事的,这也更让许问担心了。

球球在哪里?是不是找个空闲回去那边确认一下?

但直到现在,都没有听见球球的声音,眼睛看不见也没办法去找它。

现在要怎么办呢?

许问在心里想着,脸上却还是没显出什么来。

“小小年纪,性格倒真不是一般的沉稳。换了别人,早就哭天喊地了。”金先生一直在留意安抚病人情况,看见这种情况,有些意外地赞了一句。

“而且伤成这样,还去考完了徒工试,了不起。这三天挺难熬的吧?”他的语气里是真的佩服,手指又回到许问的脉博上,声音停顿了下来。

“眼睛怎么回事还是看不出来?”武七娘有些忧虑地问。

“嗯……”金先生沉吟道,“据以往的医案来看,头部、尤其是脑后被用力击打过后,眼睛有可能会有短暂的失明。但这种时候血气淤塞,脉象上会有明显的体现。但现在许小兄弟的脉象却完全体现不出来这一点……”

金先生安静了下来,仿佛正在思考着什么。屋子里其他人也没有说话,只不时能听见江望枫吸溜鼻子的声音。

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了一些嘈杂的声音,声音渐渐响亮,越靠越近。

没一会儿,一个人从外面冲到了门口,叫道:“夫人,老爷,总,总督大人来了!还,还有主,主考官孙大人!”

他急促地喘着气,是一路从外面跑过来的。

衣服摩擦声和椅子移动的声音接连响起,武七娘起身说:“江望枫,你陪着你兄弟在这里坐会儿,我跟你爹去去就回。许问,你准备一下,他俩多半是为你来的。金先生,麻烦你也陪我们一起去迎接一下两位大人吧。”

金先生虽然是林萝第一名医,但也不是经常有机会见总督的。他很是感激地站了起来,应了声是。

一行人匆匆离开,屋子里再次变得安静。

“许问……”江望枫开口,声音里有点难过,许问却突然打断了他,问道:“问你件事,你回来看见球球了吗?”

换了其他人,可能会奇怪这个时候了许问怎么还想着猫,但对江望枫这种猫奴来说却是理所当然的事。

“对啊,我球呢?考试前跟我们一起上岸的,那时候是左腾抱着的吧?后来呢,咱们去考试了,你把它托给谁了?”江望枫冥思苦想,毫无印象,许问在黑暗里都能感觉到他瞪着自己的眼神。

“没托给谁,就让它自己跑了。”许问诚实地说。

“哇,你怎么能这样!我们球娇生惯养一个宝宝,跟着咱们累了一晚上,你就这样把它扔着不管了?负心汉,白眼狼!”江望枫痛骂许问,俨然把他当成了一个渣男。

球球从拣来的时候就不脱野猫习性,之后到了万园市渐露异象时尤其如此,怎么就是娇生惯养一个宝宝了……许问一肚子槽想吐。

不过老实说,江望枫现在这个态度,比之前捧着瓷器一样的小心翼翼感觉好多了。所以许问也不在意,无奈地说:“好吧,是我的错,拜托你帮我去找找它吧。它喜欢到处野,但大部分时候都不会离我太远。”

“嗯,你等着!”江望枫说着就跑出去了。

许问伸出手, 轻轻碰了碰自己的眼睛。

眼眶的浮肿已经消了,但还是有一些伤口,不小心碰到会感到疼痛。

找到球球之后马上回去,如果还是看不见,就去大医院检查一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现代医学的各种仪器,肯定比古代大夫的望闻问切靠谱多了。

江望枫很快回来,说:“放心,我找了我爹的亲信,跟他说球球灵性得很,昨天晚上没它咱们就回不来了,今天也要找到它才能治好你的眼睛!他听了很紧张,马上安排人去找了。他很可靠的,放心吧。”

许问抬起头,用无光的眼睛看了他半天。江望枫有点心虚地小声问道:“怎么了?我骗他的,他可信这些了……”

“……没什么。回头帮我多谢他。”许问按了一下自己被他惊得扑腾扑腾的小心脏,摇了摇头。

“嗯!”江望枫没有觉得异样,开心地答应着。

脚步声很快再起,刚刚出去的人全部回来了。

许问现在已经能清楚地分辨出这些脚步声分别都是谁的,唯一一个比较陌生的,应该就是张总督了。

孙博然会来已经让人有些奇怪了,之前许问拿到的资料上,清楚分明地写着江南路总督张风贤并不关心百工试相关的事情。现在他竟然跟孙博然一起到天作阁下属的一品坊来了……

武七娘非常笃定地说这两人都是为他来的,许问并不怀疑她的判断,那么,他们看重的是朱甘棠交上去的全分法?

孙博然不好说,张风贤的态度肯定跟朝廷或者说皇帝的息息相关。

全分法在皇帝面前,拥有这样的地位吗?

这些念头只是一闪而逝,一群人很快就走进了这间厢房。

“是怎么样一种情况?一点光也看不见,还是视线模糊但能看到一些光线?”孙博然问着,对此意外的熟悉。

“第一种,一点光也看不见。最棘手的是脉象诊断一点问题也没有,看不出来是哪里出了毛病。”金先生说。

“我听说,顾万村顾大夫在眼科疾患上向有专长,可否请他来看一看。”张总督突然道。

多名大夫会诊是常事,他这话提得也不算冒昧。

“已经请过了,顾大夫也没看出来。后来他与病人事先有约先走了,忙完了再过来。”武七娘简明扼要地说。

“郝神医呢?既然他已经回了林萝,应当也可以问诊试试吧?”江月白突然问。

“已经去请了。之前听了金先生的话,我就派了人出去。”武七娘说着向金大夫致歉,“非是不信任金先生,实在是因为这孩子被歹人所害是受了吾儿拖累,也是为了救他才变成现在这样。”

金大夫连忙说不要紧,此时三个人的声音却一起响了起来――

“为了救我?”

“郝神医?”

“为歹人所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