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27 天不佑人

匠心 沙包 2772 2021-09-07 00:44

“原来是逢春。”

雷捕头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了黄匠官几个问题,就转过去跟兄弟们说话,不再理他了。

这感觉就是他那葫芦酒就配问这么多问题,多的一个也没有。

黄匠官自己心里也有数,这时就站了起来,回到许问身边,若有所思地喃喃道。

“黄大人知道这个地方?”许问问道。

“当然,我也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这地方还挺出名的。”黄匠官叹了口气,说。

许问一听就知道,一定出的不是什么好名。

逢春离绿林不算太远,大概八九十里地距离。它的名字听上去跟绿林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但远没有这么优越。

一百多年前,据说逢春地底也有地热,跟绿林是一脉的。?但不知什么时候,地热枯竭,逢春立刻成为了被抛弃的地方。

首先,有地热的地方跟没有的地方,盖房子的方式肯定是不一样的。前者注意散热,后者要注意保暖。

然后,生存以及维持生活等各种方面,两者之间的差异也非常大。

逢春地热枯竭,整个城市就像从天堂跌入了地狱,每到冬天都会冻死饿死很多人,是这一带出了名的穷地方苦地方。

说到是逢春,黄匠官也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无非就是穷人过不下去了开始暴动。上次他来的时候就听说了这样的风头,看来今年是成真了。

“朝廷不管吗?”许问这话问得有点天真,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管是管了,但逢春也真是有点遭鬼。前两年匠役大队过来西漠,一个大活就是给逢春盖房子。盖了几个月,大半人都住进去了,结果好家伙,十年不遇的雪灾来了!”黄匠官叹了口气,表情沉重。

“你是江南人,不知道西漠这种地方雪灾有多吓人。几尺厚的雪压在房子上,刚盖好的房子就被压塌了。那一年冬天,逢春比往年还惨,开春时一共死了三百八十二人,朝廷震动,又派了人来。这次未逢匠役,是特事特指。但还在路上,那队人就遇到了沙暴,连同向导一起,一个也没活下来。那之后再遇到逢春的事,朝廷就有点含糊了。其实不是朝廷含糊,是办事的人含糊。毕竟这地方……太邪门了。”

许问听着也无语了。

地热枯竭、巨大雪灾、沙尘暴。

好像全天下的不幸都集中到了这个城市一样。

但比不幸更可怕的是看不见希望的未来,连续遇到这种事情,逢春人自己也绝望了吧……

“不过朝廷对逢春还是有怜悯之心的。先前那个陈捕头脾气有点暴戾,当是做了什么事情被撸了。雷捕头貌相凶恶,心肠倒软,所以受了这许多伤。”黄匠官讲完逢春的事情,自己心里仿佛也有就不安,喃喃自语地道。

这时两人已经离开了城墙旁边,再次回到队伍里。

这次许问的感觉更明显了,城墙旁边的确比这边暖和多了。

就这么几步距离……这温度是怎么保持的?

手续办完,西漠队的开始排队进城。

绿林镇每年都要接受匠役,有了固定的规程,办完手续之后一个接一接,流程走得非常快。

没过多久,三百人就全部验完了路引,被放进了城门。

“绿林一共里外两城,我们住在外城墨明区。西漠风俗与其他地方大有不同,住定之后不要乱走,免得惹事。”黄匠官叮嘱队员的工匠,又让每个小组自我约束。

刚上路的时候匠官们对他们表现得很严厉,但走到现在,黄匠官简直跟黄妈妈一样。

许问不知道其他匠役队伍有没有这样的自由度,按照他以前见过的情况,应该是没有的。

西漠队各人完全被周围的景色迷住了,一个个只顾得上左顾右盼,嘴里唯唯应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

绿林城外看上去就很奇特了,但哪比得上城内。

西漠队这些人从江南千里迢迢地走过来,也不算没见识,但还是被这浓浓的异域风情惊呆了。

而进城之后,许问也明白城内的热度为什么收得这么好了。

绿林镇不知道是先天如此还是后天挖掘,整个儿是陷下去的,城市比地表大约低了五米,将近两层楼的高度。

于是,这一带就像是一个天然的碗,绿林镇就在碗底。

所以,它的地热相当于是被天然收束起来的,在镇底沉积,城里比城外还要热得多。

绿林镇的“碗边”相当于是山壁,上面全部建了窑洞,两层,上面一层在外面,下面一层有一半隐在地底。

刚才黄匠官说的外城,其实就是边缘部分的这一圈窑洞。

城墙建在窑洞上面,顶端距离内城地面近三丈,看上去极为高大。西漠队的人被带着沿墙根走,不自觉地感觉到了渺小。

“好高。”江望枫看着上方,嘴巴张得大大的。

“好热。”他旁边就是田极丰,一边哼唧一边脱衣服。

“刚叫你脱你还不乐意,现在知道厉害了吧!”江望枫早就脱得只剩一层单衣了,这时毫不留情地嘲笑田极丰。

“他没穿过这么新的厚棉衣,穿上就舍不得脱!”孙四也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他的真面目。

一群人哈哈大笑,江望枫一转眼,看见树上一朵鲜红的大花,从碧绿的叶片中伸展出来,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花上还有一些细碎的水珠,钻石一样反射着点点星芒。他连忙跑过去伸手,手指触到花瓣表面,又恋恋不舍地缩了回来。

“舍不得摘……”他回到人群,还在回头看那朵花。

“真美。”旁边的人也跟着点头赞美。

他们说的不仅是这朵花,也是周围这片的环境。

外城虽然是窑洞,但是并不枯燥,这里的植物非常繁茂,枝叶花朵向着窑洞门上墙上伸展,下面的木门雕刻着或复杂或简洁的花纹,异域风情十足。

绿林镇,真是个好地方。

此时,林谢也正看着那朵花。

美丽的鲜花他见过不少了,比这更美的也有。但他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风景,这朵花在他心里也具备了不同寻常的意义。

他微微一笑,转过头,正好看见许问。

许问同样在看这朵花,但他的表情却不是欣赏的,而是眉头微皱,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

能让许问露出这样的表情,那可不是小事。

“怎么了?”他低声问。

“刚听说了一件事情。”许问也不隐瞒,把听来的逢春城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

“这也太惨了吧?”蒋东辰离他们比较近,听完后,忍不住咂了下嘴。

林谢的表情沉了下来,过了一会儿道:“这地方我也听说过,天不佑人,当真是毫无办法。”

天不佑人……无疑林谢的说法代表了一些人的意思,他们就是这样想的吗?

许问心中有点堵,这时没人留意到,徐西怀也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他看着一边,脸色十分阴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