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55 漆与色

匠心 沙包 2483 2021-09-07 00:44

模型做到此处,已经大致完成,但仍然有很多粗糙的地方,这种时候就需要用修光来进行进一步的精加工。

修光其实是木雕的一道工序,但用在此处也非常合宜。

许问手持刻刀,眼睛微眯,些许木屑纷纷溅出。

此时朝阳刚从侧窗照进,透过他的脸颊落在上面,把这些纷纷扰扰的尘屑映得像金沙一样。

而在他的刻刀之下,线条开始流动,仿佛有某种无形的东西被注入其中,又像是光线变幻带来的错觉。

进行完进一步的修饰,许问先用蜈蚣锉把表面平整了一遍,再用节节草打磨一遍,最后用狗皮再打磨一遍。

三遍之后,整个木雕表面光洁润泽,竟然有了玉石一般的质感。

许问抬头看了一眼天光,再次低头。

建筑模型是差不多做完了,但接下来的工作还多着呢。而且这些工作不少都很耗时,不合理安排,真的很难按时完成。

许问闭眼回顾了一下之前拟定的流程方案,也借这个机会再次休息了下眼睛,再睁开时,他的眼神是三日以来从未有过的清明――他努力把自己肿得不行的眯缝眼睛睁大了。

作为原型的模型是上了漆的,这是主考方给他们定下的工艺标准,所以他们的模型也必须要上漆。

模型很小,漆比较薄,但至少也要上三道。上漆的时候不能太厚也不能太薄,但一定要均匀,对于这么精细的模型来说本来就是难度,再加上漆的颜色还需要调得跟原来的模型一致,这道工序又耗时又难,不那么好完成。

许问开始调漆。

漆色是一个关键,也是他必须要把这项工作放到白天来完成的原因。

晚上的灯烛再亮,其亮度以及对颜色的还原程度都是不如天光的,在晚上做颜色相关的工作的话,经常会发现一不小心就偏色了,非常麻烦。

所以就算在现代,这个白炽灯节能灯等各种灯具早已驱散了黑夜的时代,很多手艺活还是要放到白天来完成的。为的,就是这个“正色”。

调漆是一门艺术,也需要很多经验。

许问现在在经验上是完全不缺的,没过多久,他就用小棒沾了一点漆,举到天光下面细看,然后点了点头。

这漆色与模型表面的颜色非常相似,只是稍微浅淡一点。

这点差别会在上完三层漆之后彻底消失,到那时,两者之间的差别就会达到肉眼难辨的程度。

当然,这世界上连两片一样的叶子都没有, 彻底的一样也是不可能的。除非真的像某些脑筋急转弯故事里一样,同样的油漆, 把新做的东西刷一遍,再把原先的颜色样板也刷一遍。

调完漆色,许问先上了第一道漆,放到一边等晾干。

这段时间里,他也没有闲着,开始拿起另一些预备好的材料,重新开始修整,准备制作凉亭周围的庭园装饰。

这个时候,很多人从工位上起身,开始拿着一张清单,匆匆忙忙地往外跑。

开头像许问这样,把所有规划全部做好、所有材料全部拿齐的只有他一个。其他所有人几乎全部都只拿了模型的核心材料,也就是那一段段榆木。

现在轮到要用了,他们终于想起来缺啥了,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往外跑,唯恐落后人家一步,就要排队多等一会。

当然,这时候能发现缺了东西的,都还是考生们比较优秀的一批。

首先,他们拿够了榆木,也拿够了相关的辅助材料,在整个核心模型的制作过程中都没遇到材料不够的问题。

其次,他们的进度的确非常快,做到这个步骤的速度跟许问差不多。

不过,前期缺乏完整规划的问题在这里就呈现了。

你要重新去领材料,人家一次性全部领完了,你就比人家多浪费了这一段时间。

考试时间一共只有三天,要完成全部的模型非常紧张。多落后一步,就比别人多了一分失败的可能!

考了三天,两名考官监考了三天,也真是有点疲倦了。

其实要是真让他们做活,做满三天并不是问题,但监考本质无所事事,监到最后简直令人有点怀疑人生。

这时候考场终于有了动静,考官们精神一振,露出了笑容。

考生们当然不能擅自离开考场,走之前要举手跟考官们申请。

考官们一边笑吟吟地听他们说话,同时进行登记,一边不动声色地扫视整个考场,去看其他还没有表示的考生的情况,看他们是暂时没有打算,还是别的什么情况。

结果这一留心,他们就发现了有意思的事情。

有三个考生也做到了这个进度,但仍然稳若泰山,一点也不慌张。

他们的脚边堆满了材料,一看就知道早就已经规划好了整个流程,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这三个考生的身份也很有趣――

一级工坊天作阁的独苗继承人江望枫,桐和于水的前后两人府物首兼县物首岑小衣和许问。

江望枫出身毕竟不凡,底蕴比在场所有人都更加深刻,也不奇怪。

而桐和这两位……桐和在江南路排名不高,并不算很显眼,没想到倒是连续出了这样的人才……

江望枫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斜着眼睛瞪了岑小衣一眼。

他这两天身体情况也不是太妙,鼻塞头晕,典型的风寒症状。好在他娘给的药还挺有效,他每天晚上生炉子熬一碗,总算没有加重。

他很清楚前两天搞他们的幕后黑手是谁,这家伙想一石二鸟,把他跟许问这两个威胁大的对手搞掉,好让自己拿到三连物首,从此平步青云,江望枫不管是为许问还是为自己,都不能让他得逞。

许问现在的情况比他还糟,实力再强,也未必能完全发挥。

所以这两天,江望枫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尽其可能地做到了自己所能做的全部事情。

现在只剩最后一步了。

江望枫的目光重新回到自己手上的工作中,再次将全部精力投注了进去。

此时,许问恰好跟他进入了同一步调,开始制作凉亭外面的庭园布景。

这一步,看上去只是建筑额外附加的部分,但许问非常清楚,这才是整个模型画龙点睛的环节――真正的灵魂所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